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喻大侠的微博
喻大侠的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0,295
  • 关注人气:6,4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游武当有感:中国风景名胜区的“强盗逻辑”

(2006-08-18 14:09:04)
分类: 说长道短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钱!”年少时到茶馆听评书,每遇绿林大盗出场,必喊以上打油诗。泱泱五千年文明,即使强盗打劫,也要说番道理。尽管这道理听的人不一定觉得有道理,但喊的人还是觉得挺符合逻辑的。这逻辑就是所谓的“强盗逻辑”。

90年代初,有几年时间,我身挎摄影包几乎走遍了中国的锦绣大地和穷山恶水,90年代后期打理国际业务,也经常假公济私涉足地球上一些著名的风景区和度假胜地。其实,天下的自然风光大抵“不过如此”,古迹名胜也多半名不符实,基本上用一句套话可以概括:“不去终生遗憾,去了终生后悔。”阿坝的九寨沟和澳洲的大堡礁大约是不多的例外,是我去了还有兴趣一去再去的地方。

上周末带几个兄弟去湖北十堰公干,顺便去了趟武当山。十多年前去过武当,当时的我装了满脑子的金庸,一双眼睛主要用来寻找内家高手,武当的风光没有太过留意。武当山的自然景光确实乏善可陈,在我的记忆中,植被稀松,有些像一个患了脂溢性皮炎的男人的发际,只能勉强遮住头皮。那时上金顶还没索道,远望它高耸如云,羊肠小道蜿蜒消失在云雾中,两条腿当场就软了,而内家高手多半深藏不露,也不见踪影,只好在太子坡附近晃了晃,就败兴而去。后来听人说,武当金顶可以俯瞰荆楚腹地,可以见识仙山灵秀,不上金顶就不算到了武当云云,方自略有遗憾。这次去武当一则是照顾几个兄弟的兴致,另外就是弥补心中那份些微的遗憾。

遗憾总是偶然,后悔则是必然,这是我对游名胜古迹和风景区的规律性总结。武当果然没能例外。在中华大地无数名山中,武当的景致算不得上品,武当凭以传世的不外乎道家文化和道观建筑群落,正是这独特的建筑和这建筑所传载的文化让武当得以名列联合国颁布的“世界文化遗产”目录。不过武当山建筑群落中也仅紫宵宫和金顶两处尚算完整,其余或已破落不堪或为后来仿造,早已形似而神非。不过,武当自唐以来即为道教名山,至明朝鼎盛,从来香火甚旺。

但,事实上,我这次一路上所见,武当的香火比我想象的要稀落得多,游客也不甚众。为此,问导游,导游回答的理由与我想的竟然差不多:“门票太贵!”武当进山门票112元,加上上山的环保汽车费70元共计182元,另外上金顶的索道还有70元,进金顶和紫宵宫的门票分别为20元和15元。也就是说,到武当山游览最主要的景点大约需要花费287元人民币,这费用基本接近九寨沟的通票。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看,这实在不是合理的性价比!而对于大多数香客来讲,这基本上是不能接受的门槛。导游告诉我,以前大约每年有上百万人次的香客来武当,一般虔诚的香客一年会有多次来武当,这些香客多居于湖北、河南等地。现在河南的香客很少来了,主要因为门票的原因,每次来,车旅费加上门票,动则花费上千元,对于大多数工薪阶层的人来讲负担太重。至于游客,武当周边的人也仅仅来一次开开眼界,满足一次好奇心就作罢,确实不敢把武当当作后花园,毕竟湖北还是中部欠发达地区,穷人居多啊!记得十多年前来武当,游人和香客都比现在多很多,那时的门票大约只有20—30元。

自古林泉无主宾,风景名胜区本应是公共资源,谁有权力把它变成赢利工具呢?当然是所在地政府!政府的理由很充分:风景名胜区需要维护环保、需要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需要维护治安等等,没有门票收入怎么有钱投入?这理由看似颇有逻辑性,其实不过是“强盗逻辑”而已!道理很简单,政府税收的不仅仅是给公务员发工资,给领导搞腐败、还应该对公共资源进行财政投入。这个道理,中国大多数地方政府还是能够接受的。比如庐山,九江人上山凭一口九江方言或一张本地身份证是不要门票的,庐山的门票只针对外地游客。九江政府另有一套“逻辑”------庐山是九江市的公共资源,庐山的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维护等等是由九江市财政投入,而九江市的财政来源于九江人民的税收贡献。这“逻辑”九江人民肯定是可以接受的,但九江市以外的人民还是比较费解的。到境外旅游过的人应该清楚,在北美、欧洲、澳洲等地很少有在风景名胜区买门票的经历,除非是进入私人领地或者迪斯尼这类资本投入的娱乐场所,我们这些境外游客和当地人所享受的待遇没有什么差别。难道外国的地方政府就比中国的地方政府傻B吗?其实所谓财税贡献,有间接与直接两种情况,一种是直接纳税,九江市民之于九江市财政就是这种情况;另外一种就是间接税赋贡献,像我们这种外地游客,到旅游区游览需要住酒店、用餐、娱乐、购物、租车、雇导游等等,这所有的消费都可以提升当地的就业率,拉动当地的经济,外地游客给本地财政的就是间接的税赋贡献。第二种情况实际上是第一种情况的源泉,打个比方,间接税赋贡献人是直接税赋贡献人的衣食父母,而政府作为财政收入使用者又是直接纳税人的儿子。九江这类城市的做法实际上就是只认老子不认爷,当然,比起那些连父母都不认的城市,九江市其实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更多的风景名胜区,政府采用的做法是将公共资源作为股权与资本合作或者将公共资源整体租赁给企业,政府索性坐地分赃。相对而言,欧美等地风景名胜区的政府还是既认老子(纳税人)又认爷(间接税赋贡献人)的,素重孝道的中国风景名胜区的做法显然有违中国文化道德。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少年时茶馆听评书的情景,一逢江洋大盗出场,必然高喊:“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欲打此路过,留下买路钱!”这混帐话里,充满“强盗逻辑”。

我的逻辑是:无论武当还是庐山都不仅是当地的武当和庐山,是全体中国人的武当和庐山,是全世界的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当地人已经靠山吃山,何其幸哉?岂可得陇望蜀?把公共资源作为一小撮人的盈利的商品,实在有违天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