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淮上湖畔
淮上湖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807
  • 关注人气:6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天下冤之薛道衡

(2014-05-29 08:17:58)
标签:

人日思归与薛道衡

才学与谋略兼长

杨坚、杨广父子

不是知己便是异己

杂谈

分类: 史论

天下冤之薛道衡

    隋朝有这样一首小诗,叫《人日思归》:

    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

    据说,这首诗刚传到江南之时,人们在吟诵前两句时,都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并对他们一向钦佩的诗人竭尽嘲讽之能事;但当诵出“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的句子时,便又禁不住拍案叫绝。是呀,前两句平常之极,就是老百姓的大白话;但后两句则一下子击中那些至今仍在外乡漂泊的游子们的心!此诗语言简练而意蕴丰厚,雁归人却难归,但思乡之念却在花开之前。

    此诗的作者就是隋朝最有名的诗人薛道衡。

    薛道衡的诗多以富丽精巧见长,其代表作《昔昔盐》只是描写传统的闺怨题材,也并无多少新意;但其抒情的委婉细致则可以较好地体现出南朝诗歌的特点与长处,尤其是其中的名句“飞魂同夜鹊,倦寝忆晨鸡。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便一向为人所称道,据史书记载,“每有所作,南人无不吟诵”。

    他喜欢打腹稿,而且构思极苦。每当创作时,他便独处空斋,面壁而卧,并要求周围绝对安静,一旦听到有人从窗外走过发出哪怕极其轻微的声音,他就破口大骂。而且他的经历又极其丰富,因此,他的诗作几乎都是精品。当时的诗坛崇尚的是江南的文风,他的诗风也大多偏向梁陈。因此,他的诗作便广受大众喜爱。

    但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诗人,却冤死在隋炀帝杨广的手上。

    他由北齐入北周,而后又由北周入隋。他向以才学而有盛名,13岁时即能讲解《左传》,并依据子产相郑的故事写文一篇《国侨赞》,更得到了裴谳的大赞“孔子西行不到秦,我本以为关西无大儒,谁知今天竟碰上了你”。

    而且他也有极高的谋略。588年12月,隋军大举伐陈,大元帅高颎在咨询时任淮南道行台吏部郎中薛道衡时,薛道衡的一番分析让高颎大为叹服“本以才学相期,不意筹略乃尔”。薛道衡从四个方面仔细分析:其一,郭璞曾经说过“江东分王三百年,复与中国合”,从晋元帝在建康即位至今已有近三百年,就应该分久必合了;其二,隋主恭俭勤劳,而陈叔宝却荒淫骄侈;其三,陈叔宝任用“唯事诗酒”的江总为相,重用小人施文庆,让只有匹夫之勇的萧摩诃与任蛮奴担任大将;其四,军力对比悬殊,而且西自巫峡东至沧海,战线如此之长,江南10万军队根本无法布防,若“分之则势悬而力弱”,若“聚之则守此而失彼”。因此隋军一定“克之”。这论胜之势的四点,一是天运,一是实力,而人事有二,可谓精辟入微且深刻准确!

    难怪灭陈之后,隋文帝杨坚、权臣杨素对他赏爱有加。不喜欢文学的杨坚能容忍他写作的怪癖和迂诞,只要薛道衡作文书“称我心意”即好!战功显赫权倾一世的杨素也是诗人,所谓诗人相惜,其代表作多是与薛道衡之间的酬和之诗;而且在朝堂之上,杨素只推重三个人,除了高颎、牛弘,就是薛道衡了。

    但604年即位的隋炀帝杨广对他就不是喜欢了,甚至妒忌与报复多一些。

    有次,薛道衡受到别人的牵连而被隋文帝贬谪,当时坐镇扬州的晋王杨广想拉拢他,结果得到了薛道衡的不理不睬,史书记载杨广“心衔之”。但毕竟薛道衡的诗歌风格是杨广所喜欢的,杨广即位后将薛道衡自番州刺史任上召回想要任命他为秘书监,但有些老书生脾气的薛道衡没有对新君感激涕零,反而给杨广奉上了一篇文章,叫《高祖文皇帝颂》,颇通文义的杨广从文中读出了讽刺的意思,他说:“道衡致美先朝,此鱼藻之义也。”其意即为借赞美先朝先君讽刺现朝今君。

    这样的文章让杨广勾起了很多不快的记忆,包括当年伐陈之时,高颎、贺若弼与薛道衡把杨广看作“童稚”这样的往事。司隶刺史房彦谦已经看出了危险,他劝老朋友薛道衡应该“杜绝宾客,卑辞下气”,但薛道衡自己意识不到潜伏的重重危机,依然大放厥词议论朝政是非,即使被关入监狱,他也认为所犯之错不是什么大过,反而催促“宪司早断”;清高而单纯的薛道衡甚至让家人准备好丰盛的酒食,等他出狱后要宴请新老朋友。结果,隋炀帝下诏“缢而杀之,妻子徙且末”。

    杨广本以才学自负,作了晋王尤其是即位为帝王后,又多闻阿谀奉承之辞,便更是以为天下老子第一。自我极度膨胀,便难以容忍文名诗才高出自己的人,杨广曾对身边的侍臣说过:“天下皆谓朕承藉绪余而有四海,设令朕与士大夫高选,亦当为天子矣。”流传至今的一首已经失题的杨广的小诗,“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斜阳欲落处,一望黯销魂”,复旦大学《中国文学史》对其诗评价甚高,“意象的配置相当巧妙,画面简单而富有情味”。但做了帝王后,就不再有平常的心态了,他“不欲人出其右”,《资治通鉴》记述薛道衡死后杨广的快乐——“更能作‘空梁落燕泥’否!”

    清代王夫之在其《读通鉴论》中讥讽薛道衡为“雕虫之腐士”,只是“一词章吟咏之长耳”,但同样批评隋炀帝杨广竟以一国之君“求胜于一夫也”!其实,这仍然是即位之君如何对待先朝之臣的老问题。不能为我所用,便为仇敌;不是知己,便是异己——这就是杨广的帝王哲学!因此,薛道衡能为先帝杨坚所喜欢,而就不能为新君杨广所包容了。等待他的,只能是在70岁时的一根冷冰冰的绳索了!

    我们只能空闻历史发出的感慨——天下冤之薛道衡!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