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泊寒
张泊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278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孙伯江:请把我的感激之情带到科尔沁草原上(上)

(2010-12-04 10:58:16)
标签:

草原知青

科尔沁草原

孙伯江

天津

相濡以沫

往事

文化

天津知青孙伯江对蒙古族姑娘尹桂荣一见钟情,但是在姑娘眼里,他却是个“二流子”。偷鸡摸狗、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他破罐子破摔。在村里,小媳妇大姑娘都躲着他走。

  在尹桂荣父母的说教下,孙伯江踏踏实实地劳动,当上了积极分子,还赢得姑娘的芳心……

孙伯江:请把我的感激之情带到科尔沁草原上(上)

过目难忘蒙古族姑娘

  196951日,哲里木盟科尔沁左翼中旗腰忙哈公社塔本扎兰大队来了一群年轻人,他们是来自天津市河北区志成道中学68届初中毕业生,17岁的孙伯江就在其中。

  第二年秋季的一天,孙伯江等3名知青到尹武臣家,帮忙抹房子。

  一个容貌俊秀的姑娘走进屋来。孙伯江眼前一亮!

  “桂荣,给你哥他们沏茶水。”尹大娘对姑娘说。

  尹桂荣答应一声,给大家沏茶倒水。

  “我的两个眼球不由得随着那个姑娘转动。在这偏远的农村,竟然会有如此纯美俊俏的少女,从此‘桂荣’这两个字在我心底深深地扎下根。”孙伯江回忆说。

  “哎,你两眼直勾勾地想啥呢?该干活了。”知青吴晓刚推了孙伯江一把。

  孙伯江回过神来,跟大家去干活。

  尹桂荣出来进去,挑水抱柴禾。

  “只见她身段袅娜步履轻盈,辫梢在臀部下边轻飘飘地左右摆动,宛如风摆杨柳姿态迷人。我心好似钟摆,不由得随着辫梢摆动。”尹桂荣一出现,孙伯江的眼睛就不够使。

  晚上回到集体户,孙伯江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尹桂荣的容貌一直在眼前浮现。

  “你不睡觉瞎折腾吗?白天在老尹家,我看你就有点儿不对劲儿。一看见他们家的三闺女,你眼就发直。”吴晓刚说。

  “别瞎说。人家那闺女多说也就十五六岁,可能还上学呢。”孙伯江极力掩饰。

  “你还别说,老尹家三闺女长得还真秀气。”一知青说。

  “岂止是秀气,简直是太俊了!”孙伯江脱口而出。

  “怎么样?露馅儿了吧?说了半天你还是看上那闺女了,你还不承认。”知青们抓住了孙伯江的话柄。

交友不慎名声狼藉

  孙伯江名声狼藉与交友不慎有关。

  生产队老光棍柳二乐品行不端,在大队乃至公社是出名的坏分子。孙伯江与他相识后,成为朋友。

  “啥样人找啥样人,跟什么人学什么人,跟着叉门(巫师)跳假神。”社员们评价孙伯江,见了他像见到瘟神一样避而远之,尤其年轻媳妇和姑娘们更是唯恐避之不及。

  孙伯江破罐子破摔,他不参加生产劳动,每天在集体户之间东游西逛。

  “你嚎吧!嚎吧!你瞅着的,一会儿孙伯江拿刀来杀你!”尹家东邻家的孩子哭闹时,母亲吓唬孩子说。

  知青带来一条小狼狗,叫虎子。孙伯江经常牵着虎子游荡。

  邻村的知青来找孙伯江,要比赛赛踢足球,吃饭人多,他到尹家借碗筷,想借此机会去看一眼尹桂荣。

  “尹大娘,我们集体户来了几个外队的同学,吃饭的碗筷不够用,我来跟您借碗和筷子。”孙伯江借了碗筷,走出尹家。

  “剃个大光头也不嫌砢碜,我看他就不顺眼。跟个二流子似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尹桂荣似乎故意大声地说,随后“哐”一声关上门。

  “我剃光头招谁惹谁了?怪事!也就是你这么骂我完了,要是换了别人,我非得跟他吵一架不可。”孙伯江不悦。

干了令人惭愧的事儿

  一天晚上,孙伯江和同学们打扑克牌,连喊带拍的玩到半夜,肚子都咕咕直叫。5人拎着麻袋溜出了集体户。

  苞米地里,“咔,咔”声在沉寂的夜里显得特别刺耳。

  不一会儿,孙伯江背着半麻袋苞米出来,大家跟着往集体户走。

  在村口,岔道儿上走来一群人,手电筒齐刷刷地照到他们身上。想回避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谁呀?干啥呢?”来人高声喊道。

  “是我们,没干啥。”孙伯江壮着胆子回答。

  是大队包书记、大队长、大队民兵连长、民兵排长、大队会计和4个小队的队长。

  知青们都愣住了,不知所措。包书记倒背手低着头,从他们身边走过去。包书记不吭声,其他人都没言语,跟着进村了。

  “大城市的孩子远离父母,撇家舍业的来到咱这疙瘩也挺不容易,跟自己孩子有啥两样?吃几个苞米能咋地?”事后,大队民兵连长告诉孙伯江,那天夜里包书记对大家说。

  大队有规定,社员偷苞米,会把偷来的苞米挂在脖子上游街示众。包书记一发话,其他干部也不好再追究了。

  但是,包书记宽宏大量,知青们并不领情,更加肆无忌惮。

  “我本是个穷光蛋,腰里没有一分钱。如果有了一分钱,买块糖来解解馋。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一天夜晚,孙伯江枕着铺盖卷躺在炕上,翘着二郎腿晃动着脚,手指敲击炕席唱。

  “看你这意思,馋了?”一知青说,“听说牧业队的羊倍儿肥,趁天黑咱上牧业队走一趟,你看怎么样?”

  “你意思是说,偷羊去?”孙伯江猛地坐起。

  “咳!别说偷,偷字多难听。牧业队的东西都是集体财产,也有咱们一份儿,应该说拿。”那知青说。

  孙伯江下地穿鞋,和两名知青摸向牧业队。

  3人跳进羊圈。孙伯江猛地向前一扑,一把抓住了一只大绵羊,他两手抓住羊前腿,使劲往后一抡背到背上,其他两名知青一人抓住一条羊后腿,疾步往集体户走去。

  集体户里一阵忙活,知青们和虎子美餐一顿。黎明时分,他们掩埋了羊皮,为了清除膻味掩人耳目,在屋里烧了一只破球鞋……

牧业队丢羊,上报到大队。

社员向大队报告,家里的鸡被人偷了……

大家把矛头全指向知青。

  大队全体干部开会,大多数人同意抓知青,包书记不同意。

  孙伯江被请到尹家。

  “孩子,前天夜里你们杀羊了吧?”尹大娘问。

  “您是怎么知道的?”孙伯江吃惊。

  “孩子,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鸟飞也有影儿。昨天晚上包书记来过我家,说大队干部开会研究要抓你们。包书记不同意,把这事压下了。”尹大娘说。

  孙伯江无言以对。

  “听说有的知青偷社员家的鸡吃,孩子,你们来了两年多了应该知道,咱这庄稼院里过日子,就靠这几个鸡蛋换灯油、针头线脑、茶叶、咸盐、孩子的书本铅笔啥的。偷鸡吃,那样做事可不对呀!毫不客气地说,是缺德呀!今天就咱娘儿俩,我是拿你当自己孩子才说了这么多,要不地我跟你费这口舌干啥?”尹大娘苦口婆心。

  孙伯江沉默,闷头抽烟。

一年干了17天活儿

  寒冬,生产队打场。

  孙伯江鼓足勇气,跟同学们一起去参加集体劳动。

  “小孙呐,咋不猫着啦?满月啦?”社员们见到快一年不参加劳动的孙伯江很惊奇,有人开玩笑说。

  海队长让孙伯江晚上和毛闹豪看场院。

  天冷,毛闹豪建议孙伯江到队部暖和,一小时来替换。

  第三天晚上,孙伯江在队部睡过了头。毛闹豪恼羞成怒,天亮向海队长告状,孙伯江被撤换。

  年底,生产队张榜公布工分。王会计让孙伯江对账。

  “咳!看吗?就那么几个破工分,错不了。”孙伯江全年168分,他装作无所谓。

  “你仔细看看,真要是没错,我可下账啦。”王会计揶揄地说。

  “别说,还真有点儿错。我去保康拉电线杆子,来回两趟14天是140分,我看了3夜场院是27分,两次加一起是167分。你怎么算成168分了?连这么几个工分儿你都算不过来,还是老会计呢,我看你还是补习补习小学文化吧。”孙伯江奚落王会计,给自己遮羞。

  “你是说多了一分,是吧?那是队里奖励你的。小孙,明年干脆一分不挣,申请当五保户算了。”王会计冷嘲热讽地说。

满屋子的人哄堂大笑。

孙伯江创下了生产队有史以来工分最低纪录。

  大队在社员中挑选有文艺特长的青年,排练节目欢度春节。

  “孙伯江会吹笛子会打快板,能不能让他也参加剧组?”尹大娘对在大队剧组的二女儿说,“大队干部要是批准了,能跟小青年们在一起也省得他想家,还能挣工分。”

  大队副书记答应让他试几天。

  “太棒了!别说给工分,就是不给工分我也愿意。尹大娘,太谢谢您了!”孙伯江听了喜出望外。

  当晚,孙伯江按时来到大队部小礼堂,大家很热情,这出乎他的意料。

  晚上,孙伯江到大队部礼堂表演完节目,回到尹家吃饺子。

  大年初一,尹大娘又把孙伯江叫到家里。

  “给你哥热饺子去。”尹大娘对尹桂荣说。

  “嗯呐。”尹桂荣答应一声,忙活去了。

  “尹桂荣答应得很干脆,似乎承认了我这个‘哥’,这令我完全出乎意料。” 孙伯江心中暗喜。

  春天,大队砖厂开工。尹武臣跟海队长打了招呼,让孙伯江去砖厂赶驴车拉土。

  孙伯江当上驴车老板子,踏踏实实地干活儿。

  这一年,孙伯江工分总数是3200分,是知青当中是最多的。

带上了鲜红的光荣花

  春节临近,大队组织青年排练节目,还组织了高跷队。孙伯江白天练习踩高跷,晚上排练节目,忙得不可开交,几乎天天在尹家吃饭。

  初一上午,大队部锣鼓声骤起,高跷队出动走街串巷。孙伯江向复员军人借了一身军装,扮作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里的杨子荣,卖力地表演。

  晌午,孙伯江扛着高跷来到尹家吃饭,他脱了军装放到北炕上。

  “你就穿着呗,挺好看的。”尹桂荣说。

  “要知道你爱看,我就多穿会儿了。”孙伯江说。

  尹桂荣顿时脸色羞红。

  197310月,孙伯江递交入团申请书,大队团支部批准了。

  年底,大队团支部推荐孙伯江参加旗里召开的“知识青年先进集体、个人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他带上了鲜红的光荣花。

  上级通知,让生产队派一名民工去修筑公路,生产队每天记满工分,工程指挥部每天发给4毛钱菜金补助。孙伯江听说后,找海队长毛遂自荐出民工。

  40天后,公路工程进入养生期,孙伯江回到村里。

  “你出民工走了以后,虎子总上我们家来,有时一天来好几趟。虎子都知道想我们家,你咋不想?”尹桂荣问。

  “怎么不想?想得我夜里都睡不着觉。”听到尹桂荣的责怪,孙伯江不由心里惊喜。

  “你既然想,为啥这么多天才回来?”尹桂荣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柔情。

  “瞧你说的,不才40天嘛。”孙伯江心头一热。

  “才40天?你说得轻巧,你不知道我妈多惦着你?你这是出民工修公路,要是真选调走了,恐怕永远也不回来了吧?”尹桂荣似乎话里有话。

  孙伯江在施工中,不怕脏不怕累,被工程指挥部评为74年度筑路工程先进工作者。

赢得姑娘芳心

  公路工程竣工,指挥部挑选一批工作能力强和表现突出的民工,留在道班当养路工。

  孙伯江非常高兴,他听到消息,自己在被选之列。

  “工程结束以后,指挥部要留下一批民工当养路工,计划中有我。你说我是留下还是不留下?”孙伯江目不转睛地盯着尹桂荣问。

  尹桂荣低头不语。

  “伯江问你话,你咋不吱声?你听不出来呀,他是想和你处对象。”二姐回家,对送她的尹桂荣说。

  “我是寻思,天津再来选调咋办?”尹桂荣满腹心事儿。

  “大娘,我特别喜欢桂荣。我情愿永远守在您身边,这是我的真心话。如果没有留在当地工作的机会,我是绝对不会把我的心里话说出来的。”趁着屋里没人,孙伯江对尹大娘说。

  “孩子,话是这么说,还是应该先告诉你父母才对。”尹大娘提议。

  “我回到工地就给我父母写信。不管我父母是否同意,我是决心已定。”孙伯江毫不含糊。

  孙伯江从书包里掏出一封信,交给尹桂荣。

  “我跟你说心里话,如能在当地有份称心如意的工作,永远不离开你,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如果上天有眼随我心愿,能永远和你在一起的话,这是我莫大的幸福。我多么希望这一天能早日到来。”信中,孙伯江表达了对尹桂荣的爱慕之情。

  工程收尾时,孙伯江又被工程指挥部评为75年度先进工作者,他接到了留用的通知,分配到巨流河道班。

  孙伯江迫不及待回到村里,把这个消息带回来。

  “看了我的信,你有啥想法?”孙伯江约尹桂荣单独出门。

  “你父母不同意咋办?”尹桂荣羞涩地低下头。

  “这事你放心,我自己的婚姻我会自己做主。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谁也分不开咱俩。我就想听你说一句真心话,你愿意不愿意跟我一辈子不离不散?”孙伯江问。

  “愿意。”尹桂荣毫不迟疑地说。

  晚上,孙伯江抹黑到砖厂,去找尹武臣。

  “大爷,跟您说句实心话,我特别喜欢桂荣。如果我在当地没有工作的话,要让我在农村当一辈子农民,毫不隐瞒地说我真不情愿,我也没有这个勇气,把喜欢桂荣的话说出口。您是位明白老人,我恳求您成全我。”孙伯江恳求。

  “万一有了选调回天津的机会,你……”尹武臣欲言又止。

  “现在我有了工作就等于选调了。我真心实意地喜欢尹桂荣,无论以后发生什么变化,我绝不会做出对不起大爷、大娘和桂荣的事儿。”孙伯江信誓旦旦。

  “想不到这小子修公路干得还挺好。”尹武臣回家,看到孙伯江的奖状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