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泊寒
张泊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278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仲生:14年东瀛博士梦(下)

(2010-11-22 13:48:27)
标签:

草原知青

李仲生

北京

插队

往事

内蒙古

文化

李仲生生活拮据,他经常饿得昏死过去。

14年苦读,李仲生攻读下博士,面对高薪聘请,负债累累的他选择了报效祖国……

 

差点儿丧命妻子刀下

因为卷入KKC特大诈骗案,博士生李仲生在日本出了名。

家里的紧张气氛到了极点。

“离婚吧。”一天,李靖对李仲生说。

“好。”李仲生说。

李仲生拟写了离婚协议,两人在协议上盖章、按手印。

“咱们暂时保持现状吧,将来我把被骗的钱还给你,你也挣些钱,待生活有着落的时候,咱们就正式办离婚手续。”李仲生考虑到李靖在东京是陪住身份,一旦离婚就待不下去了,于是劝说。

李靖同意了。

9月初,李靖好几个晚上突然出门,半天才回来。

“看看你妈,要干什么去?”李仲生不放心,对李博说。

“我妈在河边溜跶呢。”李博回来说。

李靖回来了。

“你为什么老往河边走?”李仲生问。

“我不想活了,好几次想跳河,考虑到女儿还小,我死了谁来抚养?为了女儿,我才勉强活着。”李靖痛苦地说。

李仲生听了李靖的话,心里十分难受,他想,两人之间的矛盾难以解决了!

一天,李仲生打开电脑,准备些论文。

“都是你,把这个家彻底给毁了。”李靖突然控制不住情绪,大声喊道。

李仲生无言以对。

“我杀了你!”李靖突然从厨房拿来菜刀,怒目而视,挥刀砍来。

李仲生感觉愧对李靖,没有躲闪。

“妈妈,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在菜刀就要砍到李仲生肚子的千钧一发之际,李博扑过来,紧紧抱着李靖。

李靖心一软,菜刀掉地。

“你今天晚上就得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李靖说。

李仲生赶紧给朋友打电话,去那里借宿。915日,他通过朋友,在外面借到一间不足5平方米的小屋。

李仲生每星期到东京大饭店打两三次工,勉强维持温饱。

“日本的电视台、报社到处找你,他们多次打电话问你的踪影,我说不知道。你要千万小心,好自为之。”9月底的一天,李仲生突然接到李靖的电话,他感到十分欣慰。

李仲生在噩梦缠绕的情况下,继续拼命写论文。

一天,李仲生把两个小面包放在铁锅里加热,面包烤糊了,冒起了烟。他舍不得丢掉,拿起来吃了。

每星期一,李博到新宿一家气功馆学习气功。有一天,李仲生打工回来去看女儿,并送她到车站。

在新宿车站,李靖正在大厅等李博。

“你妈正在等你呢。”李仲生看到李靖,对李博说。

李仲生回忆,李博小跑过去,李靖拉着女儿的手走,连看他一眼都不看。

     “哎,怎么就走了?”李仲生尴尬地说。

   李博听到李仲生说话,扭转身子回头看。李靖搭在李博肩上的手用力把她的身子扭转过去,继续有说有笑往前走。

“也不说句话?”李仲生对李靖说。

李靖站住了。

“女儿向我走来,走了几步站住了,她夹在中间,不知所措。”李仲生回忆。

“怎么回事儿,怎么不说话?”李仲生说。

“我们走了。”李靖说。

李仲生目送母女俩。

“我确实对不起妻子,这一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这件事儿。哪怕投一半也好,我怎么没给她留一点儿余地呢?”李仲生说,“我当时要给她说一下就好了,她刷碗挣钱多不容易,是苦力钱,整整花了10年攒的钱,一下子就没了。这件事儿发生才几个月,我感觉到她瘦了,好像老了很多……”

常常饿昏过去

有一段时间,李仲生找不到工作,困难到“数着几个面包”过日子。

“每月月底,身边只剩下极少的日元,不得不节衣缩食,每天只吃三四个面包。因为胡萝卜最便宜,100日元买一大堆,我就多吃胡萝卜。”李仲生回忆,“一面吃一面想到居里夫人在实验室饿了就吃胡萝卜的情景。我肚子‘咕咕’叫了,就吃一根胡萝卜充饥。”

李仲生说,直到现在,他每天还有吃胡萝卜的习惯。

骨头便宜,李仲生买了回来,熬汤吸骨髓,他说有营养。

“我身子一般比较结实,但那段时间,因为饿和累,经常突然感到天旋地转,两眼昏黑,晕倒在地。有一次我摔倒在地上,过了好长时间才恢复知觉,发现自己没有死,又醒了。我挣扎坐起来,靠墙休息。”李仲生说,他挣扎着站起来,慢慢走到商店买了两个罐头吃下,体力才恢复过来。

李仲生情不自禁地想起,以前写论文累了,李靖常给他喝牛奶,吃鸡蛋、香肠和生鱼片……

一天,李仲生的弟弟给李靖打电话找哥哥。李靖给李仲生打电话,没人接听。李靖急了,跑来找他。在途中,李靖看到了一副病态蹒跚的李仲生,她顿生怜悯之心,问长问短,还问缺不缺钱。

12月下旬的一天,李仲生受凉了,感觉身体不适,晚上早早躺下。

“你吃饭了没有?”晚上,李靖打来电话。

“没有。”李仲生有气无力地说。

“我给你拿点儿药去吧。”当李靖问清李仲生着凉了,当即说。李仲生嘴硬,说不用。

一个小时,有人敲门。李靖来了。

“快吃药。”李靖把药送到李仲生嘴里。

李靖出去,买来了蔬菜,还有一只螃蟹。

“这螃蟹太贵,你也不富裕,以后不要买了。”李仲生动情地说。

李靖没有说话,帮他做饭。

“我和李博在中野车站,给你送点吃的。”一个星期后,李靖打来电话。

“不用。”李仲生说。

“你来取吧。”李靖说。

“她和我结婚后,没有享过什么福。到了日本,一直打工。她称得上是贤惠的女人,在我困难的日子里,一直在帮我。我们分居了,她处处牵挂着我。我心想,以后一定跟她和好,好好报答她。”李仲生取菜回家,心里很不平静。

除夕早晨,李靖打来电话,让李仲生回家过年。

这是分居后,李仲生第一次回家。

“妻子将怎样对待我呢?”李仲生脚步沉重起来。

“过年的菜都买好了,快回来吧。”李仲生忐忑不安地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李博在电话里喊道。

李仲生把买来的肉放在案板上,但他找不到刀。

“刀呢?”李仲生问。

李靖递过刀,没有说话。

“这刀是新买的吧。”李仲生感觉刀很快,问李靖。

“还是那把旧的。”李靖说。

“怎么这么快?”李仲生问。

“我磨了几下。”李靖说。

“你真能干,磨得这么快。”李仲生说。

李靖笑了。他们一起包饺子。

“最近身体不太好,每天都熬夜,每天都写到早晨六七点。”李仲生对妻子说。

“我不是跟你说叫你别再熬夜嘛。”李靖心疼地说。

“不熬夜不行,睡不着。”李仲生说。

“我给你带去的东西吃了吗?”李靖问。

“嗨,根本顾不上,一写起来,什么都忘了。”李仲生说。

“一个人拿到博士学位本身就不容易,可是我担心的是,回国后是否真正能用得上,这是我最担心的,我们都吃苦受累无所谓……”李靖眼睛湿润了。

“今天是除夕,我想唱一首歌。”李仲生想缓和一下气氛,他灵机一动。

李博打开音响。

“啊,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么晴朗……”李仲生因吭高歌。

死在日本也要拿下学位

19971225日,李仲生进行博士论文答辩。

在校园里,李仲生停住脚步,从书包里拿出一瓶人参营养液一饮而尽。营养液是李靖预先买了放在包里的,她说答辩之前喝下去,精神可能会好一点儿。

答辩中,主任指导教授佐佐木让李仲生谈论文要点,他花了半个小时概述了《中国的人口变动和经济发展》的论文重点。

当即,有教授提出李仲生的论文不够严谨,有矛盾之处,自然也没有否认精彩之处。

“我曾经提议,让你回北京搜集人口流动的资料,结果如何?”阿部清司教授问。

“我回北京以后,去了几个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这些科研单位都欠缺这方面的材料,所以没有及时搜集到。”李仲生回答说。

3周后,答辩结果公布,李仲生的博士论文没有通过。

“这可以说是我最惨痛的日子。”李仲生坐在池袋小广场的栏杆上,一连几个小时,茫然地看着喷泉,呆若木鸡。

“仲生的博士论文没有通过,这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近两三个星期,经常通宵失眠。这对他是一次致命的打击。”李婧留下了眼泪。

“你的博士论文没有通过,我有责任,对不起你。”佐佐木教授要退休了,在李仲生的恳求下,答应继续辅导他。

此后,佐佐木教授在一个简陋的临时研究室里,精心辅导李仲生。

“从现在起,由我指导你,你的每章论文写完后,复印3份,一份交给佐佐木阳一郎先生,一份交给我,一份你自己留着,然后我们共同探讨。”阿部清司教授也关心着李仲生,他和蔼地说。

李仲生每星期一、星期三下午到千叶大学听课,平时每天13时到23时在一家饭店里洗碗、扫地。他每天从深夜开始写论文,一直到天亮。

秋天到了,这是一个多事之秋。由于日本受到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冲击,经济不景气,在大裁员的风潮中,李仲生和李靖相继失去了工作。

“这13年,我起码找了几十个工作。每年平均都有三四回。我的工作一直不固定,所以习惯了。唯一沉重的就是学位的事儿。我对妻子说,我死在日本也要拿下学位来。反正呢,博士学位是36年。我现在才第4年,还有两年。万一拿不下来,我就是在这儿就职,也要把学位拿下来。”李仲生说。

“结婚16年了,到今天才算了解他。”听了李仲生的一番话,李婧说。

“以前他们俩吵架的时候,我老觉得他们俩快要离婚了。”女儿李博说。

生活贫困潦倒,李仲生靠借钱来交学费。让他痛苦的是,论文答辩一次次失败。

19981224日,李仲生参加了第6次博士论文答辩,因为稻叶弘道教授参加学术会议缺席,推迟10天进行。

“这一年来,你的指导使李仲生的论文比较顺利,估计这次拿博士学位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我感谢你对他的栽培。”散会后,佐佐木对阿部清司说。

李仲生心情愉快地回到家,李婧听说了也很高兴,当晚买酒犒劳他。

4天后,李仲生接到阿部清司的亲笔信,为他的论文提出了12条意见。

李仲生紧张起来,年也没过好,每天修改论文长达20小时。佐佐木教授对他修改的论文进行了润色、修改。

199915日下午,李仲生激动地走进博士论文答辩会场。

“这篇论文已经达到了博士水平。生命表的推算、将来人口的推算以及出生率的多元回归分析,都是很吸引人的,独具特色。”佐佐木阳一郎首先发言。

会场上沉默了一会儿。

“一个多月前,我曾经提议你用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的差和人口纯流入率两个指标进行单纯回归比较,你怎么把那个给忘了。我建议你再改一下。”野村芳正教授有些生气地对李仲生说。

“有两个图表,还有点儿问题。”稻叶弘道说。

“你的论文和去年相比,确有很大进步,但有些地方还比较粗糙,还需要改进。如今,论文审查的最后日期已经到了,来不及改了。希望你再作努力,争取今年秋天再一次提交论文。”教授们闭门讨论后,阿部清司教授对李仲生说。

李仲生对这次失败,没有一点儿思想准备,他有点儿措手不及。

“只要再进行一次拼搏,一定能够成功!”李仲生的心情平静下来。

深深地爱着祖国

19991015日,李仲生再次走进博士论文答辩现场。他的论文得到了教授的一致好评,但是一些错别字和图标需要修改。 1224,李仲生又进行了博士论文答辩。

“李君的博士论文写的出色,特别是对中国将来人口的推测,打破了传统的高位、中位、地位的国际惯用手法,推陈出新……他目前已经达到博士水平。”200015日,在李仲生博士论文答辩中,千叶大学名誉教授佐佐木阳一郎说。其他几位教授微笑点头赞同。

19日,李仲生没有去打工,他在等待答辩的消息。

“今天的投票非常顺利,经过投票表决,你已经通过了,祝贺你!你需要精装两本博士论文,一本放在千叶大学图书馆,一本放在国会图书馆……”阿部清司教授打来电话说。

“通过了,通过了!我多年的夙愿实现了!”李仲生激动地对妻子喊叫着。

“我和你结婚18年,从来没有见过你如此激动,在那儿咧着嘴没完没了地傻笑,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你是个偏执性精神病患者呢。”李婧看着他疯狂的样子,动情地说。

“无论李仲生最终能不能拿到博士学位,我所在的系都欢迎他去工作。”2月份,李仲生回京,他在电视中看到首都经贸大学劳动经济系主任杨河清说。

当时,《我们的留学生活——在日本的日子》在北京电视台热播,李仲生是其中主人公之一,他的求学事迹感动了许许多多的人。回国的李博,在北京市领导的关心下,顺利地进中学校读书。

李仲生被杨河清的一番话深深地打动了。

324日这一天,是我在日本苦读十多年最最幸福的一天!”这一天,李仲生如愿以偿地穿上了博士服,戴上了博士帽。他领取了千叶大学第一号经济学博士学位证书。

4月,他到了早稻田大学,做博士后工作。但是,他心里念念不忘的是报效祖国。

在日本的最后日子里,李婧流泪劝说他,哪怕在再待一年,挣些钱回去也不迟。这时,李仲生这个经济学博士不仅身无分文,而且负债累累。

李婧没有劝住李仲生,她只身留在日本打工还债。

2000101日,50岁的李仲生结束了长达14年的留学生活,启程回国,到首都经贸大学任教。

办理完行李托运手续,李仲生回到候机厅里。

李靖突然放声大哭。

“当时我有些伤感,她为了攒钱将来供女儿上大学,只能孤苦地留在日本。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强忍着情绪打手势让她回去,自己赶紧登机。”李仲生回忆。

 “选择在国庆这一天回国,是为了表达自己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李仲生说。

李仲生拿出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上面记录着他的一笔笔钱款和借款人姓名,他已经还了24.2万元,还欠25.8万元。

“我回国不是为了挣钱,挣钱在日本早就挣了。”李仲生博士毕业后,一家日本公司高新聘请,被他婉言拒绝。

“以后,我也要挣些钱,改善一下生活。”59岁的李仲生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