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仲生:14年东瀛博士梦(上)

(2010-11-20 13:46:22)
标签:

草原知青

往事

插队

李仲生

北京

博士

文化

在草原上,李仲生是打猎高手,还被牧民誉为打狼英雄。在风雪交加的夜晚,他去追赶被狼赶走的羊群。为了集体财产,他冒着危险,偷越国境线去赶马群……

李仲生:14年东瀛博士梦(上)

向毛主席庄严宣誓

196887日,对我来说,是一个永远难忘的日子。”在首都经贸大学,李仲生教授说。

“仲生,从小到如今,一直是妈妈照顾你。现在离开我,到几千里外锻炼,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听说那里很冷,冬天经常是零下三十多度,千万别冻着。“这一天,17岁的李仲生早早地起床收拾行李,母亲在旁边嘱咐。

在北京三十四中操场上,69名学生集合完毕,他们踏上张贴着“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标语的卡车,满怀豪情地奔向天安门广场。

“毛主席,我们永远忠于您!敬祝您老人家万寿无疆!”9时许,学生们走上金水桥,高举红宝书,向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像庄严宣誓。李仲生曾经多次来到天安门广场,但是他从来没有感到天安门像这一天一样雄伟、壮丽。

他们来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面向闪闪发光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8个大字,再次高举红宝书。

“成千上万的先烈,你们安息吧!我们一定高举革命的旗帜,踏着你们的血迹前进,担负起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 他们向先烈们宣誓。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北京火车站,标语鲜艳,彩旗飘扬,人们敲锣打鼓欢送插队的学生,高音喇叭里的语录歌更加触动着每一个人的情绪。

李仲生上了火车,母亲在站台上恋恋不舍地向他挥手。

在火车开动的刹那间,站台上千万只手一起高举挥动,每一个车窗里都探出脑袋,探出手,哭声、喊声一片。母亲的身影越来越远,李仲生的眼睛湿润了,泪水夺眶而出。

“再见了,北京!再见了,母亲!”李仲生心里默默地说。

当年火车站告别的场面,李仲生至今铭心刻骨地记忆着。

李仲生出生在一个资本家家庭,虽然积极报名插队,但是在审批下来的名单中,并没有他的名字。他急忙找老师,找军训排长,问究竟为什么不批准?他还约了未被批准的同学,去找来京接受知青的内蒙古干部,不批准就不离开办公室。结果,他们如愿以偿,被批准到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白音宝力格公社额尔敦锡勒大队插队落户。

火车上,女生哭作一团,男生比较坚强,哭的人少。

在苏尼特左旗白音宝力格公社,牧民穿着节日盛装,热烈欢迎知青到来。晚上,公社党委举行招待会,请他们吃手扒肉,还给每人发了一部收音机。

当李仲生等20多名知青到达额尔敦锡勒大队时,大队书记金巴率领近百名牧民赛马、跳舞、唱歌,迎接他们走进新搭建的蒙古包。

忠于职守牧羊人

李仲生4人住在一顶蒙古包里。

当天,他们发现附近有一口枯井,黄昏,麻雀纷飞进井过夜。

晚上,童心未泯的李仲生拿上手电、毯子,和伙伴们一起去逮麻雀。毯子蒙在井口上,李仲生下井,他用手电一照,石缝里的麻雀惊起,连啄带撞。李仲生忍痛从石缝里抓住一只只麻雀,往井口上递。一晚上,他逮住了两书包麻雀。

回到蒙古包,他们烧水褪毛、开膛破肚,油炸下酒。

大队派来一位青年牧民,教会李仲生骑马,他当上了羊倌。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当羊群散落在山坡上悠闲吃草,音乐天赋极高的李仲生被草原美景感染,动情地唱起《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

严冬,天气异常寒冷,白毛风雪漫天狂舞,天气恶劣。

李仲生打开羊圈,羊群挤缩在一起不肯出来。他走进去,挥鞭猛抽,才把羊群赶出来。

在避风的地方,李仲生骑着骆驼,跟着羊群,寸步不离。

突然,李仲生看见羊群收缩,远处,一匹灰狼正吐着舌头盯着羊群。

这是李仲生第一次在草原上看见狼,但他并不惊慌,心想它要过来,就用鞭子狠狠地抽它。灰狼保持300米的距离,不紧不慢地跟着。

李仲生警惕地赶着羊群。一只体弱的羊因为风大吃不上草,饥寒交加走不动了。李仲生拿鞭子轻轻抽它,仍不肯走。他把羊抱在怀里,骑上骆驼,跟着羊群走。对峙了很久,灰狼才怏怏地离开。

“不管春夏秋冬、刮风下雨,我尽着一个牧羊人的职责,精心爱护着集体的羊群。”李仲生说。

一天傍晚,李仲生收了工,和吴刚去塔木泰找朋友玩。两人骑马向西奔跑。大约跑了一个时辰,但是还没有到。这时,夕阳西下,他们快马加鞭,继续向西奔跑。

月亮升起。透过朦胧的月光看去,附近的山头都差不多,渐渐分不清东南西北,两人骑马跑来跑去,直到午夜,仍找不到朋友的蒙古包。

他们登上一个较高的山头,看见山两旁有两条深沟,四野寂静无声。地形险恶,他们急忙想离开。

突然,李仲生看见前边山谷里,有六只绿色的眼睛。他们一惊,遇到狼了!

在寂静的深谷里,狼在嚎叫。

“我俩手无寸铁,如果3匹狼冲过来,我们无法对付,快跑!”李仲生害怕,对吴刚说。他们打马下山。

“咱们俩骑着马慢慢走,你先打个盹,我睁大眼睛环视四周,你放心打瞌睡。过一会儿,你再换我。这样轮换着,好度过黎明前最困的时光。”李仲生说,跑着跑着,马疲乏了,人也累了,他想了这个办法。两人以计而行。

天蒙蒙亮,他们精神抖擞起来,跑上山头眺望,终于发现了朋友的蒙古包。

1970年初夏的一天晚上,李仲生骑马找朋友玩。他借着月光飞快地跑着。途中,他突然有些紧张,因为那里是野狼出没的山谷。

李仲生快马加鞭,想冲过危险的黑山口。突然,马踩进老鼠洞,马失前蹄,他从马头上翻过去,摔在地上。

李仲生赶紧用右手撑地,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月光下,他定睛一看,抓着的正是一具只剩下骨头架子的干尸。顿时,他的心怦怦之跳,头发倒立起来。

李仲生跨上马背,迅速逃离。事后,他才想起当年的草原上有天葬的风俗。

一不留神成打狼英雄

两年后,李仲生虽然适应了放牧生活,饮食单调,他感觉光吃牛羊肉喝奶茶不行。

 一天,李仲生骑马飞奔80里,在白音宝力格公社买回24个鸡蛋。他向落户在当地的汉人借了两只鸡,在蒙古包里孵小鸡。

28天后,小鸡出壳。半年以后,鸡开始下蛋,改善了伙食。

李仲生给回京的知青要了一些菜籽,翻耕播种。几个月以后,五颜六色的大葱、萝、大白菜、小白菜、韭菜、西红柿都长出来了。

从此,他们的伙食丰盛起来。

边境形势紧张,李仲生成武装民兵,一次练习打靶,他5枪打了45环,全大队第二名。

一年春天,大队书记金巴分配李仲生4人组成修建组修羊圈。“羊肉所剩不多了,你是不是打两只黄羊来?”一天,同伴对李仲生说。他点点头,背起半自动步枪,骑马出去了。

在一个山头上,李仲生看到远处山坡下聚集着六七百只黄羊。黄羊耳朵特灵,如果听到马蹄子的响声就会马上逃窜。

李仲生兴冲冲地骑马绕了大半圈,下马,猫腰上山。他看见黄羊散成一大片,其中有一只黑色公羊,犄角特长。他举枪瞄准, “啪”的一声,因风大没有打中,黄羊闻声拼命逃窜。

李仲生“啪啪啪啪”连开4枪,两只黄羊倒下。

一只黄羊瘸着腿又跑,李仲生追过去。追了三四里,黄羊因流血过多,速度渐慢。他飞身下马,把黄羊摔倒,抽刀杀死。

此后,每当羊肉快吃完的时候,李仲生就去打猎,他俨然成了猎手。

初冬,李仲生发现一群千只的黄羊群,其中一只高大无比,犄角特别大,毛色发黑,如鹤立鸡群。李仲生想起牧民说过的话:数千只黄羊群中,往往有一只黄羊王。他断定遇上黄羊王了。

李仲生把枪架在石头上,“啪”打出一发子弹。黄羊王应声倒下,他心中大喜。

一瞬间,黄羊群逃窜。意想不到的事情竟发生了,黄羊王居然又爬起来,挣扎着往前走。

逃跑的黄羊发现后,竟然冒着被打死的危险,快速奔回来救它。

说时迟,那时快,一眨眼的工夫,那群黄羊保护着受伤黄羊王跑得无影无踪。

“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使我终身难忘。”李仲生说。

一天,李仲生打死了两只黄羊。但是枣红马拼命尥蹶子,不肯驮黄羊。天马上黑下来,他急得抓耳挠腮,只好回蒙古包换马。当他回到打黄羊的地方,突然一惊,一匹灰狼正在死黄羊周围绕来绕去。

李仲生埋伏,架枪。狼机警地向四处东张西望,看看没有什么动静,就想过去吃黄羊。

李仲生射击,狼倒地,可惜打在腿上,它踉踉跄跄地逃跑。

李仲生又瞄准,一枪正中。狼倒地而死。

李仲生惊喜万分,这是他第一次打死狼。

李仲生把狼和羊带回了蒙古包,金巴书记表扬他为大队争得了荣誉,并按公社规定,奖给15块钱和85发子弹。

“你成了打狼英雄。”牧民夸李仲生说。

狼口夺羊风雪夜

197312月底的一天傍晚,风雪交加,白毛风肆虐。

牧羊狗拼命地叫。李仲生见牧民索登道尔吉骑马放牧回来,他帮忙把羊群赶进羊圈。以往,1100多只羊把羊圈挤得满满的,今天却少了一半。

李仲生等人问索登道尔吉,他回答说放羊时发现了黄羊,就去打猎了,羊群不是被风刮得分群就是遇上狼了。

牧民达西东德格立即安排兵分两路去找失散的羊群。

李仲生暗暗叫苦,他刚刚喝完一碗奶茶,还没有吃饭,肚子正饿得“咕咕”叫呢。

李仲生和达西东德格一拨,快马加鞭向东奔去。自毛风刮得更厉害了,像野狼爪子似的撕扯着脸,李仲生感觉饥寒交迫。

一个小山头上有一只羊,耳朵上血淋淋的。达西东德格说,糟了,羊遇到狼群了。他们用手电一照,附近还有零乱的狼蹄印。达西东德格说,狼群不会走得太远,马上寻找。

快到南边山坡时,他们听到几声狼嚎。山坡下,是一副惨景:羊有的腿被咬断,有的脖子被咬断,有的被吃了半拉,死伤一片。

他们继续往山谷中走,发现许多羊躺在血泊中,正在垂死挣扎。

达西东德格带着李仲生顺风往前走,很快看见前面有3匹狼正在追赶着十多只羊。

“你枪法准,快下马打狼。”达西东德格说。李仲生跳下马,举起半自动步枪,扣动扳机。狼听到枪声,掉头就跑。

李仲生又打了一枪,一匹狼被打中,一瘸一拐往山上逃走了。

在一条山沟里,他们找到两百多只完好的羊。李仲生听从达西东德格的安排,赶着羊群往回走,叫人来这里继续寻找。

风猛烈,羊群顶风走得很慢,一直到天快亮时,李仲生才把两百多只羊赶回,轰进羊圈。他带领索登道尔吉和知青战毓凯返回山中,又找到了近百只羊。

化雪煮肉,李仲生等人饥肠辘辘,狼吞虎咽。

中午,金巴书记走进蒙古包说,山中还躺着两百多只死羊,你们赶着牛车把它们拉回来。

李仲生和战毓凯背枪赶牛车,去运死羊。

天黑了,他们运了8车,有一百多只死羊,垛在大队部院子里。第二天天刚亮,他们又赶着牛车东奔西跑,把散落的羊运回来。

金巴书记召集全大队牧民开会,说索登道尔吉放羊时,遇到了狼群,咬死了两百多只羊。大队损失很大,希望每户都能买两只回去。

牧民们听了深表同情,争先恐后地买羊。

金巴又告诉大家,这些羊刚死两三天,天冷冻得硬邦邦的,羊肉非常新鲜。平时每只羊要12块到15块,这次减价处理,小羊卖3块,中的卖4块,大的卖5块,公私兼顾,大家不吃亏。

牧民们听了他的话,满意地点点头。

“你们辛苦了,回去休息几天吧。”处理完羊,金巴书记紧握李仲生和战毓凯的手说。

回到蒙古包,李仲生浑身发软,精疲力竭,他很难想象,这3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斗胆偷境赶马群

1974年底,李仲生和两名民兵在边防线上巡逻。站在山头上眺望,周围数十里内的情况,尽收眼底。

一天,白毛风狂刮,雪花飘零,李仲生正在站岗放哨。

队长激勒木德、民兵连长车登等人赶来,说昨晚马被冲散成三群,其中一群已经跑到了蒙古。

大家手持望远镜寻找,但是什么也看不见。风稍稍小了一点儿,车登突然发现西北方向的小山窝里好像有一群马。

李仲生用望远镜一看,果然有二三百匹马在扒雪吃草。

激勒木德说,大队共有1200多匹马,跑出去了三百多匹马,几乎损失了四分之一,无论如何也要把境外的马弄回来。

“我去,一定把马弄回来。”李仲生请命。

“我去。我是马倌,这么多马跑到了外蒙古,是我的责任。” 苏伦克尔说。

正在争执,激勒木德决定让李仲生和战毓凯去。

研究完地形,李仲生两人决定,趁着风雪的掩护跨过国境去赶马群。

“马群离我方哨所大约4里多,其中两里在我们边境线内,两里多是外蒙古的地方。从望远镜里看,对方哨所离这儿大概有8里地。换句话说,我们离马群是4里,对方哨所离马群也是4里左右,所以你们要小心,骑马要飞快,绝不能犹豫。”激勒木德吩咐说。

风大起来,两人正准备拍马向境外冲时,发现两辆吉普车驶向蒙古的边防哨所。为了避免被对方发现,他们只好停下来再等待机会。

过了一会儿,白毛风雪刮得更凶猛起来。

“快冲!”李仲生和战毓凯只花了四五分钟就冲到了马群旁边。两人相距一里地合围,挥动套马杆往回赶马。马群一惊,由北往南狂奔……

“好样的,你们追回了大队一大笔财产。”把马群从蒙古赶回境内,前后只用去10多分钟,两人当即受到表扬

一天,李仲生巡逻归来,到民兵连长车登家汇报情况。时逢腊月,天黑得早,除了满天星斗眨动着眼睛外,周围是高低起伏的山峦。

李仲生骑马在雪地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突然,有一颗绿色信号弹,从配种站方向腾空而起,直冲云霄。

“这肯定是敌情。敌人是不是就躲在配种站里面呢?如果我猛冲进去,他在暗处,我在明处,肯定要吃亏。我想靠近配种站,等敌人从门里出来。他一出来,就逼他投降;若不投降,先把他腿打伤,然后把他押到大队部。”李仲生紧张起来。他下马,往枪膛里压了10发子弹,推上膛。

李仲生逼近配种站几十米外的小山坡上,卧倒在地,两眼死盯着配种站周围和门口。

人趴在雪地上,冷得厉害,他的手脚都快冻僵了。大约过了半小时,配种站里仍没有人出来。

“那信号弹是谁放的呢?”李仲生靠近了门口,仔细听听,没有声音。这时,他想起“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的诗句,还想到了“人总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

“老子今天冲进去,怎么也要把敌人逮住。要是遭到暗算,那就以身殉国,值!”李仲生对自己说。

李仲生猛地拽开门,举枪闪电般冲进去。

“缴枪不杀!”李仲生高喊。

里面空无一人,他很失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