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泊寒
张泊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416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小佈:我们当年是草原上的一个传说(七)

(2008-12-25 00:16:24)
标签:

文化

暴风骤雪之夜

    前不久,刘小佈看完《蒙古秘史》,发现蒙古人在700年前就对放牧进行了总结,比如牧民冬季放牧,要顶风走,顺风回。

    1969年,满都宝力格的冬天。

    “张华早晨起来放羊,非常豪迈的拉着马顺风出去了,我的建议人家理都不理。”刘小佈说,“我把马给她备好,她舍不得骑,牵着马走了。”

    傍晚,一场暴风雪席卷大草原。气温骤降,零下40多度。

    “那温度,就是你只要把手伸出去,一瞬间手就冻僵了。你碰一下马绊子,动作不快点儿,手就冻坏了。那天晚上是我们遇见的最大的一场雪。”刘小佈回忆。

    刘小佈烧好奶茶,天已经黑下来。张华还没有回来,他急了。

    走出蒙古包,知青们一动不动,没有人想去寻找张华。“人家肯定不动,又不是他们的女朋友!”刘小佈跨上马,风雪肆虐,近在咫尺却看不到马头。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出去就被扑天大雪赶回来,怎么办?”刘小佈想到了牧民,跑到旁边的蒙古包求救。

    “张华往哪边走的?”牧民问。

    “南边!”刘小佈说。

    “那可坏了,只有顺着风才能找到她!”牧民说。

    浩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出来了,100多人,骑着马分头去找张华。

    刘小佈分不清东南西北,他紧跟着牧民。

    终于看见羊了,刘小佈对它们憎恨至极:“羊有一个外号叫‘小市民’,一是不正眼瞧人,老是瞥着你,只用余光看你。第二个呢,它们全部卧在地上,没有一个站起来的,多可恶啊!”

    张华声嘶力竭地赶羊群,2000多只羊,没有一只理她。最后她没辙了,干脆就和它们在这里过夜吧。

   “我也没有办法啊,打也不动,踹也不起。”刘小佈对“小市民”服软。

    牧民很聪明,上前把几只羊拽起来,然后轰着这几只羊走。一看有几只羊走,别的羊伸伸懒腰,一个挨一个地站起来了,但是不肯迈步。牧民拳打脚踢,赶着前面的那几只羊一走,羊群一起走开了。

    “不管怎么说,我救了你(张华),我走到哪里都这么说。”刘小佈笑了,“实话讲,是人家牧民救了张华。”

    在刘小佈记忆里,张华招狼。

    张华放羊时,很多时候狼就在她两丈远的地方。张华走一步,它跟一步,“跟绅士似的”,就是不靠近。一开始,刘小佈以为是狗,仔细看才分辨出是狼。

   “狼和狗一样都是靠嗅觉,他们只要一闻气味,就分辨出放牧的是男是女,更能分辨出危险程度,情况不妙立马就跑。”刘小佈说。

    张华下夜,她的声音特别尖,喊一夜吓狼,第二天发现一定有羊被狼掏掉。

   “我呢,只喊两声,告诉狼‘我来了’,然后放开大睡,从来没有出现狼吃羊的事儿。”刘小佈说。

   “当时,我们队有一个笑话,只要是张华放羊,狼准来。”刘小佈说。

    前些年,张华写作了长篇纪实小说《羊油灯》,描写了她和刘小佈插队草原的故事。

   “她运用俄罗斯文学手笔,描写的草原和人物关系比较真实,也比较美,缺点是思想深度不够。”刘小佈非常支持张华的写作,“这样丰富的人生阅历,是我们这一代人用血和生命的代价换来的,理应写成《静静的顿河》那样水平的作品!”

    《羊油灯》在社会上反响不错,尤其是在当年插队锡林郭勒大草原的知青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