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泊寒
张泊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460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小佈:我们当年是草原上的一个传说(五)

(2008-12-24 10:13:41)
标签:

文化

没有悬念的战斗

知青进入场部,拴马时,发现一个小孩儿跑进食堂。

“坏了,有人报信!”这里是“六一八”的总部,知青们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于是迅速前后包抄了食堂前后门,冲了进去。

王树和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把蒙古刀,他冷笑着。打了3次知青无人敢还手,他分明在蔑视这帮学生娃娃。

紧张对峙!

16岁的闵琦突然冲上去,挥起马棒打在王树和脑袋上,大家条件反射,蜂拥而上,都打王树和的头。

“一个同学拿起板凳,‘咣’砸在王树和脑袋上,板凳面都飞了,劲真大呀!”刘小佈回忆当时混战,“我在前头,他们有的打在我脑袋上了,打了我好几个包。”

两分钟结束战斗,王树和已经没有还手之力。

“拽出去!”随着刘小佈一声怒喝,知青们把王树和扔到了院子里。

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壮泪流满面,捡起两个大煤块冲了过来。他是王树和同母异父的弟弟李正友。

刘小佈一声命令,知青们抄起了钢叉。

李正友冲劲儿顿失,不由一愣神。刘小佈一个眼色,陈宁上前,一拳把一个煤块打飞了,他也挥拳,把另一个煤块打飞了。

刘小佈站着不动了,他下不了手。

李正友原来在陶森队,想到场部打工,但是大队长不同意。刘小佈上任后,他又请求,说在这里放牧养活不了额吉。刘小佈向大队长说情,把他调到了场部工作。李正友感激刘小佈,每当张华来买粮,他们就主动跑过来,帮忙卸牛车,饮牛喂牛,还给装粮食。

“我们关系好着呢,张华每次回来给我讲他们帮忙的事儿,我怎么能下去手呢?”刘小佈说。

意料之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闵琦出其不意,给了李正友后脑勺一棍子。“你也不能埋怨闵琦,他是替大家出气。”刘小佈说。

李正友蹲在地上,抱住刘小佈的大腿狠狠咬了一口。“哎吆,疼得我!我要没打你?我挡着你呀?”刘小佈疼痛难忍,一急动了手。       

知青们蜂拥而上打李正友。刘小佈个高,躲闪不及,又挨了自己人几棍子,“把木棍都打飞了”。

李正友被打得哇哇大哭。

知青们不要命的劲头儿镇住了所有的人,“六一八”的好几十人,拿着铁锹和大镐在一旁看热闹,却一动也不敢动。

王树和坐着,悄无声息。刘小佈过去问:“以后还打我们知青吗?”王树和摇摇头。“我们的牛车呢?”王树和依然不言语,只是摆头示意在哪儿。吕嘉民跑过去,翻看王树和的瞳孔:“没事没事!”

“谁再敢打(知青)给丫挺的拼了!”刘小佈等人上马欲撤,借机造声势。

革委会副主任一向支持王树和打知青,这下也被吓傻了,跑上前来献殷勤:“同志们辛苦了,喝点茶再走吧。”

之后,知青每次到场部买粮食,虽然就两三人,但是“六一八”的人闻风丧胆,再也不敢挑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