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粒粒风尘
粒粒风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8,747
  • 关注人气:6,7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记忆

(2018-07-01 16:34:01)
标签:

原创作品

分类: 随笔小品

夏天的记忆

李文臣

公园的树木,郁郁葱葱,每棵树仿佛在夏季都以最大的希望全力向上伸展。每一次经过这里,我都会有点兴奋,因为不经意间飘过鼻尖的气味常常唤起我对过去的回忆,准确地说是一些朦胧的记忆碎片。

那是花的香气、草木的味道,总觉得香味代表着事物的品性。如同从擦肩而过的瞬间以一抹淡香宣示自己品味的美女一般,草木无不如此,静静地把纤细的枝条伸到我的眼前,仿佛在说“看我的盛装”。这是自然的芳香,自然的艺术。

从公园里走出来。“你好”,一位学生模样的女子在街边跟我打招呼。她穿着校服那么得体,我不禁眼前一亮。当她走近时,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请您品尝,我们师傅亲手做的蛋糕。”哦,原来是烘焙学校的学生,她无邪的笑容里有一种期待。“大哥,你可以买一些我们的产品。”她旁边的男生这样称呼我,我有点不好意思,虽然我孩子的岁数跟他们差不多,但这样称呼,谁心里不喜欢呢?我想应该多买一点,毕竟他俩人的举动在我心中激起了无数涟漪,久久不散。

我的学生时代,男女生相携同行的几乎没有,星期天的时候,我常独步街头,看女孩们目视前方,挺胸阔步往前走。那天,路边一个女孩儿叫我,让我帮他卖一会儿雪糕,她要去不远处进货。天气比较热,买雪糕的人较多,等她回来时,箱子里的被人买光了。看她回来了,我想走。她说,不如以后我们一起卖雪糕吧。她说,她是卫校的学生,一个人忙不过来,这么好的买卖错过了可惜。于是,我答应了。看她的穿着,就知道家里不富裕。

“雪糕,五分钱一根。”她叫卖的时候,我会暗中偷看,她有着精致的脸庞,略微上挑的眼睛和一弯如月的秀眉。此后,我每个星期天来感受她的魅力,对我诱惑力最大的是她身上特别的香味,那时候,大多数人都不用化妆品,市面上即使有买的也很贵。我想,可能是她身体特有的香味吧。

那年代,学校不允许谈恋爱,我也不敢到她的学校找她,一起卖雪糕已经是非常行为。我想,万一被学校老师发现,我就说是我在助人为乐,学雷锋。不敢越雷池一步,所以我们始终保持距离。都是村里来的人,我们聊村里的事,中学时的事。她说,父母身体都不好,卖雪糕是为了供弟弟上学。

我们从五月中旬一直卖到六月底,学校放假时,没看见她出街卖雪糕,找不着她,我便回家了。我本来不打算与她分钱,谁知,九月初开学,传达室的人递给我267角钱,还有一张纸条:“大哥,因为家里有事,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就回家了,今年我毕业了,分配到县X乡卫生院了,有时间来玩。”这时我才想起,她的学制是三年,我是四年,我怎这么糊涂呢。

我毕业后,想到我分配工作的地方离她们县很远,便想见她一面,于是去了她所说的那个乡卫生院,卫生院的人说她调到了县计生局。我又返回县城里去找,正好是周五下午,去的晚了,已经下班。想问看门的老人她家在哪儿,老汉儿刚来不认识,我只好离开。这是27年前的事。

往事由不得回忆,越回忆越模糊。与她的往事就像流水一般,想要抓住却已从指间流走。重温那让我涩涩的心情,觉得美好,大概因为它有不可替代性,正因如此,它在我的记忆里留存下来了。

街道上人流如潮。不知为何,至今我还喜欢独步街头,漫无目的地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在我眼里,他们一个个都是幸福的。我闭上眼睛,耳边传来车流声、音乐声,人们欢乐的笑声,还有一个女孩儿的叫卖声——“雪糕,五分钱一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脸色
后一篇:时代的步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脸色
    后一篇 >时代的步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