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古月清照
古月清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20,502
  • 关注人气:4,1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还需要富士康之类的血汗工厂吗?

(2010-05-19 12:03:21)
标签:

血汗工厂

社会

需要

古月清照

杂谈

分类: 浮生杂记

         我们还需要富士康之类的血汗工厂吗?

                         文/胡磊

5月14日,富士康再次发生员工坠楼事件。在此之前,富士康今年已发生8起员工坠楼事件。于是,很多人给富士康冠以血汗工厂的恶名,这些人愤怒地喊叫着郭台铭滚回台湾去。

然而,中国之声《央广新闻》17天14时15分的报道,却叫人百感交集:今天上午,记者到富士康南门的招工点进行了实地探访。天很热,站一会儿就会汗流浃背,但这里依旧人很多,大概近2000人,队伍排到了旁边的马路上。很显然,2000多个应聘者,不可能个个都是傻子——非要往火坑里跳?

 

在社会批评人士眼中,富士康是血汗工厂,是打工者的地狱;可在应聘者眼中,富士康俨然是打工者的天堂——“原因是,应聘者大都有同学、亲戚、老乡在富士康工作,听说里面的福利待遇比较好,例如吃住免费,发放服装,甚至洗衣服都是免费的”。可问题是,如果富士康真是打工者的天堂,为何不到半年,9条鲜活的生活却消失了?

常识告诉我们:同一个工厂,同一种工作模式,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可以佐以为证的是:当年革命先烈为了让资本家取消长时间加班现象而领导罢工,今天又是怎样一副情景呢?前不久,《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说,富士康的大部分员工最怕无班可加。滑稽吧?吊诡之处在于:如果无班可加的话,只能拿底薪(也即基本工资,根据学历的差异,大约在900元到2000元之间),而凭底薪很难生存下去。员工们认为,“多加班的工厂才是好厂。因为不加班,根本挣不到钱。”

 

富士康有问题,还是员工有问题?估计不好下结论。但有一点可以确凿无疑: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有问题。试想,如果有更好的工厂,傻子才去富士康应聘、工作!这足已反证出富士康不是最坏的。试问:那些叫嚣着把富士康赶出大陆的爱心人士,要是富士康真撤走了,70万人的就业问题,你给解决?

 

提出一个要求很简单,解决一个问题却很难。前些年,联合国几个部门联手做了一件“好事”:责令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南亚国家严查童工现象,印度和巴基斯坦等确实严查了,但没想到的是那些童工被赶出工厂后,男童大多饿死了,女童大多沦为雏妓。

这明显就是好心办坏事。童工固然不人道,但童工还能靠劳动生存,总比饿死强啊。前几年,东莞查童工,这些童工的家长不理解,为何?童工在老家贵州,连饭都吃不饱。如果你不能给这些童工饭吃,就不应该禁止他们自己去赚钱买饭吃;如果你禁止这些孩子打工赚钱买饭吃,你就要给他饭吃,给他学上!

 

先不说富士康是不是血汗工厂,就算他是血汗工厂,它毕竟还给了70万人饭碗。只有那些怀着梦想到富士康工作的员工最有权利回答这个问题。各界社会爱心人士,要是真想关心解决问题,就该找对靶子,切莫无的放矢。

事实上,在福建、广东等民营企业发达的区域,企业的软环境相对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并不是一些评论刻板认识中的“血汗工厂”。比如为了应对用工荒,很多企业都采取了夫妻房安置、子女负责就近上学、开展各种企业文化活动等等人性化的制度化管理措施。而在这样的环境中,对于很多经历过早期打工生活的第一代农民工来说,他们对于企业的归属感很强。而新生农民工里面特别是80后、90后,情况就复杂很多了,这些员工中,首先是因为没有家庭负担,在生活中流于随性,对于工作也比较挑剔,在吃苦耐劳上,和上一代务工者不可同日而语。

 

其实,这反映了一种较为深刻的社会背景。这些新生务工者,他们很多都是直接从中学或者职校毕业后,走上工作岗位的,而且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他们所接受的信息,又都是这个滚滚城市化浪潮下的各色东西。在此背景下,他们对自我的期望,以及对于未来生活的憧憬,就常与当下的现实发生严重的冲突,而正是这种冲突,造成了他们的情感、生活上的种种迷茫。对于他们来说,用一句话来表达就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这种现实,无疑是很让他们感到有些沮丧。

 

在新闻报道中我们看到,一些员工把仓库常见的拉货油压车称为“宝马”,然后以性能好坏,分为“丰田”“吉利”和“奥拓”等,这个细节,正是这种背景最好的还原,他们憧憬着开着宝马的生活方式,但却拿着每月900元的最低工资,加上加班费,没有成为“月光族”就算不错了。

 

而这其实很残酷地揭示出了一个社会深层的问题:当社会的上升渠道与空间越来越小越来越难,而社会价值的衡量标准,却越来越以这种物质财富上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为取向时,那些出身于底层的孩子们,如何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谁又能引导他们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而放弃眼高手低,甚至罔顾现实过高地设定自我社会期待?

 

每个人都有梦想的权利,否则,就只能是周星驰所说的“跟咸鱼干有什么区别”,但是,梦想并不是那种飘渺的幻想。再加上,当社会现实经常会刺破这种梦想,让他们开始为了这种无法改变的现实焦虑之时,自杀对于个别人来说,就顺其自然地成为了一种解脱。而这种时候,这些自杀应该是作为一个严峻的社会信号,提醒我们应该要注意,这种社会潜藏各种容易造成极端情绪的深刻社会背景,然后引起重视,去改善这样一个日益容易扼杀梦想、产生焦虑的凌厉现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