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尘有沙
红尘有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418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

(2008-09-04 09:19:00)
标签:

杂谈

父亲清晨,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三儿呀,你父亲快不行了,你快来呀!”电话里传来母亲焦急的声音。
    “....妈,你别着急,我马上过去...”听了母亲的电话,我的心“咯噔”一下,二话没有说,撂下电话连脸还没有洗就冲出家门。
    父亲是在我没有放假回家之前,由于心脏有病在家晕倒过二次,后来送到第二门诊部进行住院治疗的,一直打着点滴,那时我还没有回家,母亲在电话里告诉我,父亲通过打点滴,病情基本稳定了,每天都是母亲陪着父亲去二门诊打点滴,完后就回家。
    放假回来的第一天,我就去二门诊去看父亲,精神状态还算可以,只是面色有些苍白,感觉有些贫血,父亲告诉我,是就诊前到八五三农场看亲戚,喝了点酒,回来后就感觉身体不好,没有想到过不了两天,头就开始发晕,医生说是冠心病犯了,在二门诊打打点滴,应该恢复过来了。
    当时看到父亲这样,心里感觉安稳了许多,于是找到主治医生,医生告诉我,老爷子身体很好,再打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但今天接了母亲的电话,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父亲怎么了?不是好好儿的吗?...坐在出租车上的我慌乱地想着,当车走到路口时,红灯!望着红灯一秒一秒的闪着,仿佛感觉父亲的生命一秒钟、一秒钟从我的手中流走,父亲啊,不知你现在怎么样,当红灯一过,我就催着司机加快速度,司机于是将车开得很快,几分钟后到了母亲家。
    见父亲躺在床上,脸色白白的,母亲在一旁守着,我只对母亲说了句:“车来了。”于是背起父亲就下了楼,父亲那时已经处于晕迷中了,父亲靠在我的身上,车急急向二门诊驶去。
刚刚到二门诊,正好遇到父亲的主治医生,主治医生简单问了几句,这时父亲也清醒过来,他嘴里喃喃的对我说:“不舒服,要吐...”话还没有说完,血已经从嘴里涌了出来,父亲大口大口吐着血....
    母亲见父亲吐了血,吓得哭了起来,我也慌了神,医生也慌了;慌忙呼120去大医院,却电话占线,医生边抢救着,边对我大喊:“快去找出租车!快去找出租车!”慌乱中,我冲出二门诊的楼,跑到街上,拦截了一辆出租车,此时父亲已经被医生的床车送到门口,我背着父亲上了出租车,车急急向大医院驶去!
    在车上,父亲整个身体靠着我,身体湿湿的都是汗,我知道父亲已经尽力了,面对父亲这样,我却显得无奈而又无能为力,我唯一做的,就是把父亲尽快送到医院去!
     终于到了大医院,急诊医生看了一眼我的父亲,就让护士忙把父亲送到单架床上,医生对我说,“你放心吧,送到医院有我们呢,你不用着急,你先把住院费交了,我们好用药!”听医生这一说,我才想起早晨出门着急,忘记带钱了,于是我翻遍全身,就只带了四百元,于我跑到交钱的窗口,对收款的人说,“病人是我父亲,出去的急,没有带多钱,先交四百元,回头马上把钱送过来!”还算顺利,药先用上了。
    父亲被送到血液内科重症监护室,几个医生都来了,二门诊的主治医生也在,医生简单问了一下病情,就开始了急救,望着父亲,我的心仿佛凝成了石头,父亲啊,你能挺过这一关吗!
    望着父亲苍白的脸,我的心冷到了极点。
    过了一会儿,大医院主治医生把我拉到办公室,把一张病危通知书给了我,告诉我,父亲由于病重,加上岁数大了,随时都会过去,希望我有个心理准备,并让我在上面签上字。
听了医生的话,脑子好象没有恢复过来,呆呆着望着病危通知书,医生把笔给了我,指着签字的地方对我说,你就签到这里!我把自己的名字签到上面,签字的时候,笔显得如此的沉,压得我透不过来气。
    回到重症监护室,看着父亲满身都被医疗管子困在那里,父亲象睡着了一样,此时显得很安静,母亲在旁边,明显看出母亲被吓坏了,当我回来的时候,母亲就问我,医生跟我说了些什么,我告诉母亲,“没有事的,你就放心吧,父亲是急症,过不了两天就出院了...”母亲怀疑地望着我,“那...你爸的血...?”“是积血,喝酒喝的...”我“自信”的告诉母亲。母亲听我的话后,紧张的脸仿佛一下放了下去,“那就好,真把我吓坏了!”母亲喃喃的说到,其实我的心里反而更沉重了,如果父亲这次真的过去了,不知道母亲如何面对这个事实,我也不知道如果对母亲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觉父亲渐渐稳定下来了,于是我拿起手机,向正在南方开会的哥哥和在北京的妹妹,及在农场的大哥打了电话,真实的告诉了父亲的情况,当这个消息传到他们那边时,象一声闷雷炸开了,妹妹听后哭着焦急的问情况,大哥说马上就过来,我的二哥把开会推掉了,尽快向这边赶过来。
    当天下午我的大哥全家从农场赶了过来,还有我的小姨,此时父亲醒了,看着小婕,眼睛里噙满了泪,但此时太虚弱了,仿佛想说什么,但嘴只是喃喃的动了动,我知道父亲的意思,忙示意让大家伙都坐下,并告诉他们父亲的病基本稳定,请他们放心。
     当晚我和大哥决定留下来陪父亲,我又到主治医生那里问了一下情况,医生告诉我,看现在监测的情况,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就是需要静心调理才行。我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父亲打点滴和监测一直持续着,一点动不了,就这样持续到第二天,父亲通过一天一夜的输液,精神也渐渐有些恢复,也能说话了,早晨头一句就说:“三十多年了,没有得过病,这一得就是个大病,看样子今年真是个坎啊!”我听后,忙对父亲说:“爸,不要多想呀,这算什么大病呀,医生说你身体好好的,过几天就出院了!”“我的病我知道,我不怕死!我就怕临死见不到你们呀!...”父亲叹了一口气。
     这几年,由于工作,我们几个都不在二老的身边,连我这个能依靠的儿子也因为学校的搬迁,离开他们到远方工作,身边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这次幸亏我在家,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到中午的时候,监护室又送来了一个重病号,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送来的时候还能说话,当病人刚刚被医生放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出现了心脏停跳,医生紧张的忙碌着,我在另一个床上静静的看着医生在抢救着那个病人,父亲在对头床上静静的听着那边的抢救,为了不打扰父亲治病,护士长让护士把父亲送到另一个病房。
     病号的儿子来的急,什么都没有带,我把自己的东西都给了他,用抢救他的父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抢救,还是没有抢救过来,最后还是离开了人世,看着病人家属哭泣的脸,还有医生与护士沮丧的神情,自己的心真不是滋味,人来世无常,说离开就离开了!
     到了第三天,父亲的病情更稳定了,二天多没有吃饭,现在就喊“饿”了,但由于医生还没有确定胃的情况,所以一直不让吃,我吃饭的时候尽是躲在父亲看不到的角落静静的吃上几口。
     第四天,父亲的精神明显好转,象没有得病的那样了,点滴也不用整天打了,只打六组药就可以了,当天就做了全身的检查,检查后,医生也感到奇怪,身体除了心脏有些问题,还有酒精肝外,其它的器官都很正常,问起吐血的事情,医生怀疑可能是喝酒引起的胃出血;听了医生的话,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父亲看起来真的没有大的问题。
     以后的几天,父亲越来越有精神了,能自己下地了,就这样转到普通的病房进行治疗,每天打五组药就打完了,打完针后,我就陪父亲到外面走走,父亲依然象过去那样,走步很快,吃饭也很正常了,只有想多吃,但每次我都不敢让他多吃,怕把胃胀坏了。
今年的8月2号,是父亲的生日,本来应该多住几天,但父亲一直要求要出院,问完医生,医生告诉说,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可以出院,于是在生日的前一天出的院,此时我的哥哥也从外地回来了。
    在8月2号生日的那天,我找了当地最好的饭店,给父亲过了一生中最难忘的一个生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新年快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新年快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