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摩苏尔解放,IS末日来临?

2017-07-12 09:19:04评论 杂谈

本文为大专栏稿公报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历经9个月的惨烈战斗后,被IS(伊斯兰国)盘踞三年多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宣告解放。

   伊拉克政府宣布,随着摩苏尔的解放,IS在伊拉克“永远终结”。IS末日来临?情势并不令人乐观。一方面,摩苏尔将迎来艰难的重建进程。被IS搞得满目疮痍的摩苏尔,要想恢复伊拉克第二大城市的繁荣,必然是个长期的过程。城市的千疮百孔可以通过大规模重建来恢复,但是IS留给摩苏尔人的心灵创伤却是很难平复的。另一方面,IS退出摩苏尔,但其残余势力依然在摩苏尔周边村庄和沙漠中行动。此外,IS在叙利亚的大本营拉卡的战役还在继续,IS的老巢尚未被剿灭。加之IS的头目巴格达迪再次现身,凸显要彻底剿灭IS并不那么容易。

   当然,摩苏尔作为IS的“经济首都”,IS靠在摩苏尔的横征暴敛和走私石油,为该组织的孳生提供了物质基础。摩苏尔被收复,IS的“政治首都”拉卡估计也难以维持太久。这个恐怖组织未来也只能在伊拉克、叙利亚边界地区进行苟延残喘的游击战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东反恐战可以松一口气,否则IS也许会卷土重来。

   事实证明,IS具有“打不死的小强”的韧性,较之本-拉登时代的基地组织相比,不仅有着严格的组织架构,而且具有完整的思想体系,在伊斯兰世界、在西方国家,似乎都有巴格达迪的信徒和IS的崇拜者。所以,中东反恐还需勠力同心合力而为,将IS一网打击。只要稍微松懈,IS在中东留下恐怖主义的种子,都可能随时在全球绽放恐怖主义的恶之花。从欧洲频繁的恐怖袭击到菲律宾棉兰老岛上的穆特组织,凸显IS在全球范围内的入侵和渗透,已经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    糟糕的是,中东反恐战争,并不单纯,而是牵涉了大国地政学博弈和宗教派系冲突等等复杂因素。这不仅造成了中东反恐力量的分散和内耗,也给IS带来了夹缝中生存的时机。其实,从IS的崛起进程观之,本身就是美国主导的伊拉克反恐战争的副产品,美国打死了本-拉登,但在带给伊拉克不成熟的民主体制的同事,也引发了伊拉克的动荡不安。结果是,基地组织被消灭了,IS却在美国留下的伊拉克烂摊子中萌芽了。正如本-拉登是美国制造的“养虎为患”,IS也是美国反恐战争的恶果。

   叙利亚内战,看似叙利亚政府和反政府派系之争。其实背后也是美欧和海湾逊尼派国家一方对俄罗斯和什叶派国家的博弈,叙利亚之乱也导致了IS的趁乱而起。IS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短短几年时间里构建起一个有着国家雏形的恐怖主义网络,显然和外部势力在中东地区的恶斗有关。

   中东地区的反恐战争,同样存在着美欧俄大国之争和中东国家的宗教派系博弈。反恐力量难以形成合力,就成为IS势力喧嚣的主因。摩苏尔解放战争持续时间之长,除了说明IS已经有了足够的军事力量,也凸显中东反恐力量内部存在罅隙的尴尬。

   不管如何,解放摩苏尔是中东反恐的重要成果。如果中东各派势力能够放弃分歧,携手助力叙利亚政府对IS的老巢拉卡展开总攻,彻底剿灭IS有期。值得一提的是,有着反恐经验的美国,亦可通过强大的空中侦察技术,并配合地面特种部队的强大突击能力,发现IS头目巴格达迪的行踪,并将其“斩首”--就像对付本-拉登那样。“擒贼先擒王”,不仅有助于剿灭伊拉克和叙利亚的IS残余势力,也可在全球范围内摧垮IS追随者的精神意志。

   解放了摩苏尔,中东反恐战争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并非最后的胜利。要想中东反恐战争画上圆满句号,美国、俄罗斯、欧洲、海湾国家还需放弃内讧,一致对外。





--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