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与心情无关
与心情无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074
  • 关注人气:6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相思》

(2008-06-18 22:04:25)
标签:

音乐感悟

郁红

《走过相思丛》

分类: 精神散步
爱亦是苦,恨亦是苦;守亦是苦,念亦是苦;相聚是苦,别离是苦,苦苦重叠,辗转红尘莫非浅。

爱亦是空,恨亦是空,守亦是空,念亦是空,相聚是空,别离是空,空空无常,灭道轮回方知深。

 

红尘,不过是一场恰巧的经过,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到“错”的人,共渡了一生。而那个对的人呢?遇到,或是没有遇到,不得而知。但,这又怎样呢?犹如方方的短篇《细腰》里的话:这还不懂么?第一根黑发是怎么白的,最后一根也就是怎么白的。白了头发又有什么?生长了几十年的头发不白才怪,老人白发才老得正宗。她白发似雪,颜面似雪,慈祥而又高贵;而左腮那颗塌陷了仿佛雪地上掉了一滴热泪的笑涡,又恰到好处地显示了一个女人昔日的娇媚。不错,白了头发又何必感伤?

 

那是一个梅雨的季节,梅子雨下得黏黏的,那一定是一个湿湿的夜,让人有几寸愁肠,有几分绵软,他便想起了她——人在落寞时,总会想起一些淡忘了的事。他胸有成竹地穿行在迷宫一般的小巷里,便知他是曾无数次来过的,在那些白发还是黑的时候,在他还是住在红楼里的时候,在满屋子的家俱都还是鲜亮的时候。那盈盈一握的细腰,轻轻一揽,便可入怀,可此时,他们都老了,他的对面,仍然是那盈盈一握的,轻轻一揽便可入怀的细腰,却什么都不可再说,也无须再说。她说:心脏病发作住了两次院,都是在冬天。他说:我也发作了两次,也住了院,也是在冬天,我们一样的。是呵,一样的,心原本就是相通的,怎么可能是不一样的?而,又怎么可能是一样的?

 

袅袅的白烟散了,茶香四起,一道,二道,三道。三道茶毕,就该辞别了,人生,也不过是这茶香三道,苦尾淡时,总是该要辞别的,可他面前的细腰,盈盈一握,轻轻一揽便入了怀,他说:我无官一身轻了,我应该……  而她说:你应该走了。那时的他一定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的吧?险又抛给她一个空诺,她的白发,就是在那些曾经的空诺中,一根根白掉的么?

 

他回头望了望火红的炉红,望了望两把对放的椅子,望了望两杯残茶,望了望她的宁静淡泊,望了望她眸子里的空远,说了声“好”。只能说“好”吧?不说“好”又能说什么?他只能把她对他的守,对他的牵挂,把她对他的那些深深的东西,浅浅的悉数收藏在那个“好”字里,在两扇斑驳的重门关闭的刹那,他就看见从门缝里飘出的一滴眼泪,梅子雨一样地落了。摸索着用手指抹了,放在舌尖——也咸,也甜。

 

一个极静的夜,一泡淡茶,一曲《长相思》,一篇适时在头脑里跳跃的《细腰》,就是这个夜,风潮唱片的古筝与心灵的对话系列之一,《走过相思丛》所给我的夜——缈音淡茶的夜。

 

但凡能与心灵的对话,总是那些近于无声的话——是聆听,是沉湎,是也咸也甜的思绪,是深深的话,却浅浅地说。这便是红尘吧?在“筝筝然”的琴弦里,水一样的流过。筝音的抑扬顿挫,似那行在红尘里缓缓的步履——不必急着去赶路,身边的每一处,都是风景,我们原只是这红尘的过客、看客,微笑着看这红尘世间的争战不休,喧嚣不已。

 

《人间词话》开篇便是“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音乐也是遵依此道的,入境处,什么都可以想,又什么都可以不想,世间最深的事,总是最淡的,那浅浅的一笑,便是懂了,懂了那些未出口的话,懂了那些隐在音乐中的、三句一叹的、柔柔的花事。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