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儿晴天-绘本插画
画儿晴天-绘本插画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2,884
  • 关注人气:8,4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若是你回头来牵我的手 插画

(2007-06-18 09:24:08)
标签:

花溪

画儿晴天

插画

小说

杨晓旭

三叶草

分类: 时尚插画/儿童插画/绘本
 若是你回头来牵我的手 <wbr>插画
我们的插画,这一篇文章一共画了4副,分别在156P 161P 164P 169P
——————————————————————————————
若是你回头来牵我的手 <wbr>插画
2007年6期的封面

若是你回头来牵我的手

文/杨晓旭   图/画儿晴天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隐痛。一家一家的窗口,望进去全是疑似的美好。其实并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了解到另一个人的真实面目——即使某一刻人们曾如此靠近。掩藏难堪是人的本性。是本性就不能变。这样想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很渊博,很伟大,并且——没那么可怜。

 1.

听到岳卓扬不愿再见伍善玺的消息,居然把我开心坏了。笑容凝固在我脸上的一刻,我也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急速将嘴角眉梢的位置摆正,然后四下望了望,幸好没有人注意到。我感到那一刻的自己竟是如此邪恶,如此阴损。

包箱里的火爆气氛依旧。四个麦可风被至少八个人揽在面前。“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不再见你,你才会把我记起……”那些声音与其说是在唱,不如说在吼。人们用这种粗暴的快餐情绪,毁掉了一首凄美绝伦的流行歌曲。

唱完歌,一行十二个人找地方吃饭。已经过了用餐高峰,我们轻而易举就找到了一家不错的酒楼的一个不错的位置,十几个男男女女像小学生一般,嘻笑怒骂着抢到各自满意的座位。笑声始终不停。

这六双男女我并不都认识。几对情侣档,我也只是见过其中一位而已。其实确切地说,这次活动是给冯大海接风。他在香港工作,一年到头也只有春天可以拿到几天假。基本每年都会回来。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这么一个大聚会。

伍善玺中途来了一个电话,诉说着一个人在家过周末的无聊。周围人声嘈杂,我不愿隐瞒自己在外消遣的事实,但也没有爽快告诉她我是在和谁消遣的勇气——那太残酷。善玺追问了两句见我支支吾吾便也没再坚持,然后悻悻地挂了电话。

善玺。我说。

岳卓扬什么也没说。把停在我脸上的目光拿走。那目光也只不过是凑巧停在我这里的,我知道。岳卓扬这一年以来变得愈发颓靡,整个人恹恹的,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事业不顺,谋生辛苦,前途无望。这些都有可能。反正不会是因为伍善玺。不会因为他们的分手。这是肯定的。

 

当初是岳卓扬铁了心不要她。善玺去他家闹过好几次,都是我陪着的。当然,我没有闹。我只是在好友有困难的时候陪在她的身边,以备任何不策。但这并不是说我和岳卓扬就算不上朋友了。我们大家都是朋友。怎么说呢?至少,如果单从性别上来界定的话,女人和女人总归更近一些吧。

至于怎么近,近多少,这就谁也说不明确了。

我没胃口,几乎没吃什么东西。这是奇怪的事,明明已经饿了一天。我想是放在我面前的那道狗肉锅搅了我的食欲。季兴冬刚刚夹过来的那块肉,黑乎乎,红通通,始终摆在碗里,搞得我一丝兴致也提不起来。又不能干脆甩掉筷子陪坐在那里。所以我只能一直捉着筷子,拨拉着碗里的米粒,食不下咽。

周碧珠你要死啊?打算瘦成麻杆去点天灯?冯大海即使去香港这么小资的地方进修也是白费,开口依然爆惊四座,一点柔情不懂。

人家没胃口啦。我学着香港小妹的语气,爱搭不理地回他。

为啥事没胃口哩?看上什么人啦?

嘁!我不屑一顾地叹了一声,抹开周围人调侃看戏的眼光,放下筷子,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是不是看上我们岳卓扬啦?身后传来冯大海不依不饶地追问。

要死啊?我招你了?一整晚也没说半句话的岳卓扬听到自己的名字,本能地递过一句。

我转个弯走进洗手间,听到身后一片哗然。

 

没错,我喜欢岳卓扬。如果冯大海真能将这根红线牵到让我满意,我回家就在客厅里摆上他的雕像,日夜顶礼膜拜之。

许多事情是很无奈的。就像长在背上的脓包,欲抓不能。

如果是一个新近认识的陌生人,而我对他一见钟情,或许我会有主动出击的勇气。大不了一拍两散,继续各奔天涯就当从来没遇上。但对岳卓扬不行,我做不到。我爱了他七年。从大学一年级持续至今。如果我们之间有那点缘分的话,该发生的早就发生了。这事情我太了解了。我一年又一年看着岳卓扬身边的女人陀罗般地转来转去。自己也谈了几场不咸不淡的恋爱。普通人的生活,大抵都如此吧。无论愿不愿,甘不甘,幸或不幸,时间都不会停下来等待。像伍善玺那种飞蛾扑火只求自焚的英勇豪情,我又学不来万分之一。我是自私的。虽然我的智商不见得有多灵光,但至少我有一些做人的准则,我不愿意为了男人放弃自己。即使,只是放弃那一丝微薄的自尊。我不愿意。

吃完饭又有人提议去酒吧。我一听双腿就开始打颤:你们都是机器不用休息啊?又不是世界末日,改天不行啊?

冯大海笑嘻嘻地凑过来,捉住我的肩膀,眼神色眯眯,语气酸溜溜:你回去有什么事啊?连个点烟人也没有,还不是漫漫长夜形影相吊?

我扭了扭身,企图甩掉他的手:你怎么知道我形影相吊?只有你这种大俗人才把这当成最大的痛苦!

冯大海徉装愠怒,瞪起硕大的眼珠,一双大手在我肩上逐渐用力,最后直逼得我撑不下去,屈服求饶。他才心满意足地大笑起来。

靠!什么人啊,就会欺凌弱小。我揉着肩膀,跳到离他很远的地方。

中国男人!冯大海举起双臂,摆了一个健美先生的POSE,专门欺负中国女人!

周围顿时爆发一阵哄堂大笑。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有岳卓扬没笑。站在人群之外抽着一支烟。仿佛置身事外。冯大海扭头看见他,一把抓过他:怎么样?卓扬兄?继续HAPPY?

所有人都饶有兴趣地望向岳卓扬。

不了。累了。岳卓扬身体前倾,配合着冯大海抓紧他衣领的手。尽管如此,尽管他此时的形象和英雄人物一点边也沾不上,但我却还是感到他的样子简直帅呆了。那种不愠不火的神气,是多么地吸引我啊。

累了?这么快就累了?冯大海松开手,似乎终于意识到了岳卓扬这一晚上的垂头丧气。语气也明显缓和下来:怎么了?你有事?

没事。就是累了。你们继续嘛。岳卓扬抽掉最后一口烟,在垃圾箱上捻灭烟头然后丢进去,虚着眼睛,不再多说一句。

冯大海一脸的不了解。大脑袋转过头,看见微笑的我,顿时茅塞顿开:你俩!就是你俩!你倆人绝对有事儿!他指着我,又指指岳卓扬,样子很冲动,像个傻瓜一样来回叫嚣。

大众的目光纷纷在我和岳卓扬脸上转来转去。我站着,笑嘻嘻,不置可否。

对。我们有事。岳卓扬慢悠悠地踱到我身边,揽住我。我们还有事,就先告退了啊。然后伸手招呼出租车,拉住我,在其他人惊诧而疑惑的注视中,一起钻了进去。

那个快乐的夜晚就这样被抛在了一边。

 

他先送我回家。小坐片刻,喝了杯茶,便起身告辞。

我们能有什么事呢?我不由得笑起来,笑别人上当,更笑自己的落寞。但是无论如何,那一晚我是愉快的。最后的早退也是愉快的。因为我不但让自己相信,别人也相信了,我和岳卓扬的交情,多多少少是有些不一般的。不一般。七年了,能混上这顶帽子戴一戴,也不算太尴尬吧!

我带着这种幸福的自我暗示,一夜好梦。

 

 

2.

善玺约我在和平路见面。她要去百盛刷又在搞促销的SK--Ⅱ。

美白五件套现在只要一千六,我有VIP说不定还可以有折扣,而且现在百盛又有满一千赠两百的活动。这样一来,你算一算,再没有比这划算的了,你也刷一套吧?……

我摇摇头,看着她兴致颇高的喋喋不休:你上个月不是刚买了一套资生堂?

善玺停口,撇了撇嘴:要这么说,上个星期我还刷了两瓶倩碧呢。

靠!我翻了翻眼珠:你就是个疯子,你真把自己的脸当成实验田了?

不是的,我跟你说,资生堂的东西适合油性肌肤,我的脸本来就很干,用起来难受极了。倩碧呢,倩碧的产品根本就是为小姑娘做的,我们这个年纪用起来没什么效果的……

嘿!打住!你说你自己就好了,我可没觉得自己是半老徐娘。我打断她,不愿意听她的这套理论。

呵呵。善玺干笑了两声:碧珠,你不要不敢面对现实嘛。女人到了我们这个年龄,该拿出点精力花在保养上了,接下去的几年会老得很快的,你不要不相信,我跟你说……

行了行了,我粗暴地制止她接下来的长篇大论:买你的东西吧!

我根本不关心伍善玺所谈论的这些事情。如果要老,就让它老去吧!谁能控制得了人类自然衰老?我不相信那些制作花哨的化学产品可以让女人青春永驻。所有事情,适可而止。大把的白银撒出去,大把的精力献上去,驻不了谁负责?都是芸芸众生,赚有数的钱。我的时间,精力,金钱,都有更为地道的去处。

其实,从前的善玺也不是这样的。就在一年前,就从一年前岳卓扬和她分了手之后,她几乎一夜之间就疯了。败金女。每天都在发疯般地到处烧钱。

那天我们买了好几袋子瓶瓶罐罐,买了衣服,鞋子,多到已经提不下。最后的最后,伍善玺还是不顾我目露的凶光,在周大福买下了一对镶着碎钻的白金耳坠。才心满意足地走出那家SHOPPING MALL。

我的心替她疼得难受,照这种造法,我怀疑她的信用卡早就透支了。

 

吃饭的时候岳卓扬打来一通电话。其实我和他的联系并不是很密切的。他在这个当口打来电话,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庆幸多一点,还是尴尬多一些。他问我在做什么,没吃饭的话一起出来吃。我望了善玺一眼,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像是要从我的脸上破译什么密码。我只说了两句话:善玺,在吃。那边就突然挂断了。

我有些局促地放下手机,对着善玺笑了一下,想必笑得是不自然至极了。

谁的电话?她还是问了。

季兴冬。我撒了谎。

什么事啊,叫他来啊?!善玺的兴致很高,她是个很喜欢热闹的女人。

哦。我出奇地听话。几乎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就拨了电话将季兴冬招了来。

季兴冬彼时正在家里用泡面应付自己的胃。接到邀请显然有些受宠若惊。二话没说就全速赶来。他到的时候,我和善玺刚好吃到酒足饭饱,他也刚好来得及买单。

饭后善玺嚷嚷着要去唱歌。我极力说服她:今天买了这么多东西,提着到处走多不方便啊。不如改日啊。下个星期天,好不好?

不好。善玺其实已经有些醉了——逢酒必喝,逢喝必醉。她的这种无耻行为已经让我厌恶很久了。但我拗不过她。她跳着脚,甩着长长的头发,执意要去唱歌。

没关系。我来提东西。季冬兴将我手里的两个袋子又接了过去:她想去就去吧。

我回头望了望季冬兴,他正非常真诚地注视着我。既然如此,那就去吧。我为什么一定要显得很刻薄?

 

不知道别的人都还有些什么消遣。我的生活基本已经三点一线了:上班、回家、KTV。这家娱乐城的服务生,见到我都会熟眉熟眼地微笑。然后说:周小姐,今天几位?

真晕。

季兴冬一坐定,就迫不及待地为自己点了一份宫保鸡丁饭。我这才想起来,刚刚他只是买了单,根本就没吃东西啊。看着他埋头吃饭的样子,我心里突然被什么揪了一下。

我知道季冬兴是喜欢我的。冯大海一早就半正经半调侃地告诉过我。此刻算是第一次,我亲身感受到了一些来自这个男人身上的柔情。想必我是太久没有感动过了,那一刻居然鼻子酸得难受。

我们都唱了几首歌。三个人的聚会,冷场在所难免。善玺又喝了两瓶喜力,已经彻底醉掉。折腾了一阵就睡了过去。我一直在做准备,计划着如果她一会儿突然跳起来,又要去找岳卓扬该怎么办。从前是有过几次这样的经历的,善玺喝醉之后,发了疯地要找岳卓扬。醉了之后的人力大如牛。我根本控制不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她,确保安全。

所以我的第一反映就是如果她今天再胡闹,就让季兴冬把她镇压住。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倘使我再陪着她深更半夜地往岳卓扬家里闯,惭愧的不是伍善玺,她的疯狂已经尽人皆知,没人会再说她什么。惭愧的那个人应该是我。

好在那天晚上善玺没有一丝要为难我们的意思。睡得像头死猪。我们又坐了一会儿,喝喝酒,聊聊天,就送她回去了。

 

那天晚上的彩头在我这边。

季兴冬送我回去的时候终于还是摊牌了。说他喜欢我,希望有机会可以交往。他的态度就像他的人一样,干净,直接,非常明确。

我不是没有准备的。我除了对于那晚自己主动招惹他的行为有一丝谴责之外,欣喜还是占了大半的。毕竟正常情况下,一个女人是不会拒绝异性传递过来的爱慕之情的。哪怕不接受这爱慕,至少也不会有什么过于激烈的抗拒——有人喜欢你,说明了什么,这是不言而喻的。更何况是得到像季兴冬这样各方面条件都还算得上体面的男人的青睐。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自信心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我们就站在我家门口说了很多话。说了对彼此的第一印象。他说了长久以来对我的每一丝细微的关注。说了现如今各自的思想状况。甚至还聊了几句对齐达内用头撞人的看法。最后实在是没什么可以耽搁着不回家的理由了。于是我勇敢地提出来,不如今天的会晤就先告一段落。

我说我要考虑考虑。这是一个必须的步骤。我是说,必须考虑。就算心里早就喜不自禁恨不能一口应允同时再馈赠香吻一个,就算女人迫切成那个样子,也要按捺住。毕竟不在这一时嘛。这个考虑的步骤是坚决不能少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谁的猫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谁的猫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