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儿晴天-绘本插画
画儿晴天-绘本插画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2,500
  • 关注人气:8,4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结婚前后[图]

(2007-05-11 15:39:45)
标签:

结婚前后[图]

二月丢丢

《花溪》5期

画儿晴天

分类: 时尚插画/儿童插画/绘本
结婚前后[图]
 1.
  跟我一面之缘的斐小荷一定张罗着要介绍个男友给我。
  这的确是件急人的事,24岁了,我还没有正经谈过恋爱。但事被斐小荷说出,总是不妥的。我跟她毕竟不熟,这样一来任谁都会觉得窘。好像光天化日我的老大难,需要人人伸手来帮之。所以我拒绝了斐小荷。笑笑的,说不要。
  我的笑大概给了斐小荷错觉,故斐小荷坚持得像坚冰,一块迅速结成的冰。她不管不顾地把约会定在了这周六上午11点。对我的征求演变成通知,似乎跟我已是八百年熟识结交姐妹。
她这个好意我不会领,甚至觉得恼,有心爽约。可是程莉娜过来很严重地开始瓦解我,并替我满口应了斐小荷的约。在程莉娜面前我保持一贯的听话,就不好再自己拿主意了,只能赶鸭子上架。一面有些讨厌斐小荷多事。
程莉娜是我最好的朋友,大学四年的寝室长。工作后我们不同公司但租了同一栋楼的两个小单间,成为邻居。友谊成滴水穿石的姿势长得凌厉。在西安程莉娜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们相亲相爱,我们彼此希望对方好。
斐小荷是程莉娜的朋友,前阵子斐小荷买数码相机,程莉娜把她介绍给我认识,因为我曾做过半年数码产品的销售。我跟斐小荷的一面之缘或者说友谊,都是那天我陪着她逛遍两个电脑城的N个专柜,从下午一点到七点,最后终于选中一款奥林巴斯的机器,是以斐小荷很能接受的价格。或者斐小荷对我是心存感激的。一定是。
2.
  转眼到了周六。我竟有些紧张,毕竟是我第一次相亲。倒是没有抱多大希望,只是不想别人对我失望,成为笑柄罢了。我特意洗了头发,带了一只今年流行的大圈耳环,换了套衣服。想想又觉得自己太当回事显得傻,临出门又换了回来。
  这天早上程莉娜打了三次电话给我,打得我心慌意乱,我不断的应她,来了来了。逐渐急躁。
11点30分我终于见到了白天和李明凯。他们四个人在“天外天饭庄”里等我。我的脸很不争气的红透,因为在这种场合,白天的出现。
  李明凯是斐小荷介绍给我的男朋友。而对于这场阴盛阳衰的约会,李明凯显然更不自信,他带了他的好友白天来打气。我后来一直怀疑李明凯的智商,应该是从这第一面起就暗藏了伏笔。有谁,会傻到带一个远远出色过自己的男人来相亲呢?当然后来我知道了,李明凯所以如此,并非彻底愚蠢,而是因为斐小荷跟他形容我“一般到失去光华的女子。”
  我的确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女人。不妖娆不妩媚,甚至不是那么有女人味儿。我一直很自卑,不大愿意跟异性交往。那天看见白天的时候,因为对自己外貌的不自信,我的脸像香山红叶。所有人都爱美,只见了一面的白天,我被他深深地吸引。这不是可以控制或者阻止的,无关我的外表怎么样。
那天大家都很奇怪。程莉娜变得很多话,从一看见我夸我今天有精神,到招呼服务员布菜上茶开啤酒,她还不停地夸李明凯可爱、说话有意思。五年的结交,这次她活泼的过了。而斐小荷表现相反,不像上回电脑城见面时滔滔不绝,她一直笑吟吟地看坐满半桌子的我们,也不怎么动筷,一幅优质淑女的样子。我则有目共睹地红脸。
  三个女人的反常,都是因为帅哥白天瘁不及防地出现。我不笨,我看得明白。
蒙在鼓里的大概只有李明凯。小个子的李明凯笑的豪放,言谈婉转似歌唱。李明凯的确幽默,插科打诨信手拈来,随便什么事也能说得滋滋有味儿。但在我看来男人话多,或者正是不自信的解释说明。像一旁的白天,自始至终就是不多话的,也许白天是在刻意模糊自己的配角角色,可他1米8的高度坐在那,宏伟像一口钟,怎么都忽不略。
3.
  李明凯对我很满意。见我反应淡,程莉娜恨铁不成钢地敲我头,说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死心眼?李明凯吃的公家饭,三金劳保哪样不牢靠?车子房子都到手一半了,咱们这种干一个月拿一月钱的不就需要这样的吗?你这回辞职没收入多久了?嫌李明凯个子低?你不要那么幼稚好不好老大?
  我答应了跟李明凯交往。因为忽然一瞬间想到,那样,我不是就有机会再见到白天。这是很傻的一种想法吧,但在我平淡的生活里,需要这种傻念头。因为白天的出现,我看到了彩虹。
跟李明凯最初的交往,仅是通电话。程莉娜时常跑过来问我们进展,问李明凯有没有约我,问我打算跟李明凯去哪玩?我说没有,我们只是在电话。
  程莉娜就说我笨,她说你能不能灵活点,暗示他要出去呀,感情不联络怎么增进?我知道程莉娜是想借机起哄一起出去好跟跟白天见面,不太理会她。李明凯再来电话时,我说程莉娜想和我们出去玩。李明凯听了很高兴,定了这周末他开公司的车我们去丈八沟。果然,第二次见面李明凯又拉了白天一起。只是这回,白天自带了个女人来,竟是斐小荷。他们拉着手来,神情亲密。
  距离初次见面的陌路关系也就十天左右,不得不佩服斐小荷的神速。再往前我陪她买数码相机时,她当时还有男朋友在交往。
  那天一路上程莉娜脸板的铁平。一起五年,我太知道她的喜怒流于色。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听李明凯讲他在东北的逸事,斜斜地从后视镜里看坐在我身后的白天。车子行驶发出嘟嘟轮胎扎马路的声音,我竟感到温馨。我从没有幻想我能够拥有白天的爱情,能够跟白天坐在同一辆车子里前后座,看见他,我已经很幸福。我跟他不是一个级别的人,我明白。
  刚到郊外,天下起了雨。噼噼啪啪地越下越大。我们被困在车里出不去。程莉娜开始抱怨,说“谁出的馊主意要出来玩?挑的什么时候真是扫兴死了,做什么嘛淋透了再搭上一场病!开车回吧回吧这个周末真郁闷。”气氛就变得不好了,没有人再说话。
  出来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我们丝毫没有防备,没有带伞也没有帐篷。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李明凯又不想这么快回去。就把车子杵在马路边上,侥幸地等雨停。斐小荷开始不自然。 
这时我从包里掏出一幅牌,我扭头说我们来玩捉王八吧。大家都愣了一下,白天最先反应过来,问为什么是捉王八呢?我笑,答他因为我只会玩捉王八。
  李明凯大声说好主意!斐小荷默许,程莉娜撅了嘴说我不玩,把头扭向窗外。然后我们四个开始玩捉王八。我跟李明凯转过去,我把膝盖并在一起在腿上洗牌。洗着洗着有一张牌蹦出来跳到白天脚边,白天拾了放在我腿上,手碰了我的膝盖,我抖了一下脸又飞快地红了。
我想一车人都看到了我的不自然,李明凯问我怎么了?我一边洗牌一边说,下雨真冷。余光,看见白天一直在看我,看着看着他就笑了。
  这天我们捉了三次王八,被捉到的都是斐小荷。程莉娜在一旁先是不理,后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观战,到最后一盘已经看得乐滋滋。斐小荷玩着玩着开始骂,骂自己运气差骂李明凯藏的牌臭。一直挺有范儿的斐小荷粗口一出,大家居然感觉亲近了。别的人都笑起来,斐小荷也笑,后来程莉娜也笑了。大约两小时我们又都亲密如初次见那回。      
  下午3点,天阴得厉害,雨是停不了了。李明凯发动引擎打道回府。
  一次失败的春游。
…… (待续)

文/二月丢丢 《花溪》5期  感谢二月丢丢的文字,感谢花溪杂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