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遭遇逆转之后

(2010-08-02 21:41:46)
标签:

杂谈

情商真是不高啊。想起来小时候,总是因为很小的事情心情不好,于是在日记本上写下自己心情不好,顺便开导自己,没什么大不了,一切向前看之类的话,写得多了,自己觉得好累,因为想做一个完满的人,认真的人,不虚伪的人。长到现在了,做事方式一点没改,给自己不断增添负担的人就是自己。已经都不想问为什么了,壁虎会把自己的尾巴断掉逃走,人能不能也斩断无谓的烦恼,在承担和愿赌服输中坚强起来?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总不肯承担沉重和灰色的部分。后来回头去看自己那些牢骚,真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为何会有牢骚,问自己一堆问题也回答不了,同样的问题又一再出现了。

 

出差的最后突然出现了大逆转,采访对象居然以钱来要挟,真不知道前几日我们的和睦欢乐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人变化的这么快呢?没有伏笔。我果然还是不了解人的心,第一天采访时采访对象特意说为电影官司来的都不再收取任何费用了,我当时还触动了一下下,回来时还和蔡说,果然和所谓炒作之说是有差别的。现在因为收取了费用,我突然觉得纯朴、想要为他们开解的心思都化为灰烬。很多人会觉得可以理解农民也会误工,也有收入,为何要被你摆布呢?可是他们并非不明白我们的用意,我和他们几人都反复说了,没人要听。

 

想起以前王恺果果采访某扁担诗人,也支付了费用,不过那时他们未采访时就知道会承担这个东西,我这都开写了,为何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呢?采访中没有出现问题的人,今天却带来了困扰,我反复申明我们不是商业目的,只是采访做稿子而已,却是自说自话,那边得不到任何反应。我又何必要申明呢?我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剩下的也只能顺其自然。

 

反正也开导不了自己了,我准备放弃开导自己这件事了。想不开就想不开吧,也没必要非得想开,保留一些偏见和气愤并不一定会出现在稿子里,于是决定就这样下去,可是我的文章写得气不顺,总觉得被人摆一道。不过也没期望得到友谊或善良的对待,采访时总是怀着试探摸索别人的心理,因此得到太多有时反而是累赘。就像丢的手机一样,还不如都不记什么电话号码,重要的人写本子里就好,细细想来,反正真正重要的想丢也丢不了,不重要的也就随他去了。

 

心情受到影响之后,猛看乱七八糟的综艺什么的,往常觉得无比好笑的节目,甚至看了很久以前的剧。自己这样单纯又直线条的想法都这么多年了也没能改掉,敏感易触动的心思也没能改掉,唯一慢慢改变的,大概就是犹豫不决的龟毛性格,和动辄自我怀疑的奇特思路。站在对方角度我也明白那感受,记者有什么了不起呢?张艺谋有什么大不了呢?与其总被人骗,又搞不清各路牛鬼蛇神,不如树立自己的原则,我觉得他们也学精了,好事一桩,比吃闷亏要好。可能每每有怨气总忍不住向李大人喋喋的关系,有时学到一点点他的认知方式的皮毛,关键时刻还是很有用,终于慢慢的化解了自己的郁闷。

 

完全坐在宾馆的地上搬动电脑,这个小小房间让我很舒服其实,什么都很合适,顾不得许多就倒地而卧。这工作的真实有点残酷,使写作者总要审视自我和别人,我喜欢受到限制和束缚的屋子,就好像自己必须面对写作这样的事情,而不是那么随心所欲。做梦梦到妈妈送我一只小狗,多么不可思议让我感动的想哭,蔡说正是我手机丢了才会这样,至今没想到这俩有啥关系。

 

我明白的东西并非所有人都明白,我认可的价值,并非所有人都认可,恰恰相反很多东西是无法沟通的,正是这种无法沟通,给人和人之间留下了神秘的距离,“怎么也除不尽的余数”。最近听到beyong的歌,忠实粉丝我高一时的朋友高曾经说过一句特刺激我的话,“你可以不喜欢,但是不能批评别人喜欢。”后来我每每想大放厥词的时候,就想起她这句超有哲理的话,果然是不狭隘的人呢,自己写东西有时写得过于自我了,和人相处就忘记了这句最重要的底线,所以关系一熟起来我就忍不住发神经,好在朋友里没人和我较真啊,万幸万幸。

 

飞机误点两个多钟头,我忍不住看表,又看表。窗外的夜色渐渐降临了,停在飞机跑道上的我们流离失所,孤魂野鬼一般。书包里买了大堆食物,却一点也不想吃。用很多耐心才吃完了飞机餐,又用很多耐心才把报纸和杂志也看完了,接下来头脑陷入空白,好多好多事要做,可是却不想做,不想面对。今天一路都有奇怪的问话,“你一个人吗?”餐馆的人问我,卖蜂蜜的人问我,开计程车的人问我,大巴车上的无聊男问我,突然敏感起来了,难道我是半个人?以前一个人也没觉得怎样,人本来不就应该是一个人吗?我一向认为自己是来如自如的,为什么我看起来像是随时要倒地不支的感觉?也许是手机丢了,这次倒真有点丢了魂。

 

丢手机之后抓着别人哭诉,基本得不到同情,都觉得我太弱的缘故。在安顺汽车站旁边的路边店差点买了个手机,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很想发几条无聊的短信,和杨璐说说自己当时的心情,迷微博的人一定忍受不了突然断信的孤单,谁也找不到你,谁也没有音信,谁也不能沟通,虽然平时也经常处于自我封闭的状态,但被动的感觉真不好,越是这样越盼着去上班,或者约会,或者和家人在一起,总之想念好多周边的人和事。

 

写稿写到早上八点多,外面的人都在往外走,楼下的车子发动,我却灭掉所有的灯,拉上窗帘,把自己蒙在枕头和被子中,被电话吵醒已经过了1点,提示我2点要退房,我说好。洗澡,泡茶,把乱糟糟的东西打包好,又去买了牛肉和蜂蜜,这才觉得该是回家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天走过无数遍的街道,突然多出好多看起来可以逛的小店,我知道自己又沉浸在一个人行走的乐子里了,想喝醉、吃巧克力蛋糕、逛cD、手机、衣服、鞋子,所有觉得有趣的店,工作时心里满满的,情绪、胃口、眼睛每天都在寻找和焦虑,一做完就彻底抽空了,我不得不感叹自己变得还真快呢。如果有个心脏或呼吸测量器,我想写稿前和写稿后肯定不一样,零落成泥碾做尘,只有香如故。

 

只是不知这样的日子,会到何时。有时候很恐慌,觉得自己在重复前辈的路,不知前路漫漫,何处是个出口。看《阅微草堂笔记》里面居然很多熟悉的故事,以前是不是看过或买过啊?这是爷爷喜欢的书,我想再怎么不在一起,我很多性格还是好像他,如果小时候是在他身边长大,我想我的性格绝对就是他的翻版了,又馋又乐的,喜欢的食物、衣服、手机、房子甚至异性都好有共同语言。很想去和他住一段时间,要不我请假到烟台去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樱桃厨房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樱桃厨房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