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藏组歌第二篇

(2010-08-02 21:23:02)
标签:

杂谈

 

第一次高原反应加精神重创

 

到达香格里拉机场是夜里12点,下飞机前空姐给了田七含片说增加含氧量,觉得缺乏科学依据未吃。坐车往古城而去,拉着箱子在石板路上格里戈等的上行,碰到一男士问“你在找住处吗?”于是他把我的箱子拉到了他住的客栈,路上他告诉我一个惊人噩耗:从香格里拉通往盐井和德钦的路正在大修,十天通一班车,还必须走两三天的绕往四川和西藏再到盐井的路!路途遥远而极为艰苦!他本意也去德钦看雪山,然而决定放弃,还告诉我,许多德钦人都困在香格里拉,路不通连包车也无法去。

 

我大惊!因为按照老于的计划,我们从香格里拉到盐井路程只有一百多公里,后来得知这个数字完全错误!车子行驶山路6到8小时就可以到达啊!怎么会这样呢?我差点哭出来。到客栈向老板不断确认,长得像帅版许三多的老板,当即打几个电话问司机朋友,果然,大家都说盐井去不得了!

 

在一具黑的床上躺下,已是一点,然而头这时开始剧烈疼痛,我应该没有发烧,然而头疼却像一记重锤,你摆脱不了,又接受不了,于是想着我和老于该如何是好?我们原本计划无比梦幻可爱的旅途,突然就变成了西天取经之路,几个人说你们疯了吗还要去?精神重创加上肉体折磨,我一下子被击倒,心想自己已经到了这里,又上不得下不得,想起陆晴玉树的扼腕之旅,心里极为恐惧。可又默默地觉得自己太弱,鄙视,就在这样痛恨自己的时间里,大概3、4点钟终于入睡,第二天中午我听到有人敲我的门,唯一的服务小妹高喊“你没事吧?!”我想她一定以为我死了什么的。于是说,“没事”。其实此时我已经告诉了于路途噩耗。他飞往成都也不知如何是好。到了中午电话不断,于已经有了这样那样的路线方针,然而我及时闻讯老板,得到的依然是“不可能”的消息。

 

我们计划改变的路线有,一从香往维西线走,沿金沙江而上至西藏盐井,这条算是路途恶劣的滇藏线,然而维西线也断。二从香往四川的乡城走,绕一大圈到达盐井,三是我飞到成都,一起找关系去买成都到昌都的机票,昌都往盐井据说还有5、600公里。我中午强忍头痛,带着老于的任务前往客运站咨询。如果按照这几、种方法,我们无论如何有2、3天时间在一千公里以内的路上,然而我们又觉得不能包车,只能一站站寻找长途车。于问昌都机票的结果是,这就是传说中世上最难买机票,只卖给高考学生,凭学生证,丝毫无网络或电话购票的可能,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机场如此之难以攀越。

 

我好容易坐公交车到达客运站,却发现售票员也不知道怎么去盐井,根据我的经验大部分客运站售票员都是既不懂地图也不熟悉交通,我问她们这个那个路怎么走,路况如何,她们只会用天外来客的眼神看着我说“不知道”。但是好在大厅里聚集了几个无所事事的大巴司机和客运站员工,我用真挚的眼神告诉他们,我们决定无论多艰险阻碍也必须到达盐井,且不能等待。他们果然指出了唯一正确的道路,即,先走最古老的滇藏线,从香格里拉上至四川界,在稻城绕一个大圈,再到西藏的芒康,再往下到盐井,这样算来我们虽然要走900多公里的山路,但是大巴司机会让我们在两天一夜之后到达目的地。我问“是国道吗?”摇头,“省道?”摇头“是基本无人的山道,苦得很。”

 

我大喜,立刻反复向司机核对,是否天天有车,有车又是否一定能买到票?于是一位热心司机把电话留给我,让我有疑问直接咨询。当时他问我是否一人来我说是,他就邀请我晚上去玩去吃,我很不客气地的推掉,也没给他我的电话。结果后来他帮了我一个大忙,使我无比汗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