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买玉记

(2010-08-02 20:59:36)
标签:

杂谈

 

 

突然间跳起来大喊,腿上像被针穿过一样,原来是被一种叮马叮牛的东西咬了,长长的针扎得我腿上起了两个包,中间是个黑点,真是痛到家!我走路也不利索了,前几天的小宾馆,每日不是装修车吵,就是醉汉来砸门,今日好容易到了腾冲,哪哪都是满满的,只好在一个小客栈歇下,还没享受到客栈情调,在房间里赶了一会蚊子,刚一出房门,就被这不知明的恶虫子给咬了,痛到神经里,脚一动一伸,那部位就细密尖锐的痛起来,只好静静的躺在床上,不敢动,也不想写稿,心里充满了委屈,痛死啦!痛死啦!本来就不知道稿子咋写,现在更加郁闷,郁闷郁闷郁闷!

 

早上起来就去买玉,前几日扫街由黄龙玉公司李经理介绍,识得的李老板,拖着他带我们一家家一件件的选和讲价,实在是广东人里的极品,低调而帮忙的。后来好心于为了感谢他买烟相赠,他还很推辞和脸红,整整一上午我们都沉浸在前面几天被撩拨得无法释放的购物欲里,于终于买到了他理想价位的镯子,眼看就是完美的料子,而我拿下了我的鸡油冻。昨日我们家家转过去,果然还是培养出了眼力了。最早我们在昆明,黄澄澄并没觉得好,后来在芒市官老板处,开始有点培养出了感受,官带着去找到最好的玉师傅郑,我们在郑家看到了他不愿示人的三件新作品,这才有了直观感受,我们一开始到店里还觉得,并不入眼,然而好东西并不在外面摆,这是任何好玉石店的做法,所有的老板都把行货摆在外头,顶多摆几件上品撑撑门面。郑有一件摆件极润,我们第一次摸到如此大又润而美的玉,都被那感觉惊艳,郑很腼腆的说“不想拿出来,现在人学的太快,几天仿出来,我一件就做5个月。”

 

老板们给价格有个规律,看有熟人帮着说和,价格果然相差不少,实价三下五除二就能得知。一般的说法是,“有人出到多少没有卖,”“少了多少一分不行”,无论谁说什么底线都很坚实,回头不回头都一样,老板不会喜欢和你磨价格。大多数好的都在自家保险柜珍藏,并不轻易拿出来。当然,现在各家还是有的可挑的,等到都收进去,外头的东西就是摊货了。我看上的东西,柜台总是没人,李老板让人打电话过去问,卖家说“少了多少钱我就不过来”来了也是一脸不耐烦,一分钱不让,“因为是熟人说的我才说这个价,少一分不卖。我不会弄卡的,现金。”卖完了立刻闪人,丢下句话,“我是挖料子出身的,这块老料是我自己挖出来,自己找人加工的,不然你现在能买到这个价?满市场看去。”后来我和别人闲聊,说早年的好东西挂件还有一些,因为小,又是自己弄的,过去价格不高就没怎么卖,现在看着就是好东西了。

 

随李经理进市场,他快速前行居然能用手指一下指出4、5件,问价,问不到埋怨两声而去,每家柜台里摆的那么多无序的东西,他能一下看出来,言谈间刚介绍了我,喝了杯茶,他手里已经多了一件鹌鹑蛋大的小籽料,红的透亮而形状可爱,也没看他讲价,喝完茶他突然从裤兜里抽出一沓子粉红票,“抢了”,卖家也不看,只往兜里一放,这些人都不用钱包也不数钱,我问“多少钱啊?”于是老板扔给我,“你数吧。”我没拿,估摸有两千,李悠然说“这可是朋友价,不然拿不到。”

 

老板们并不着急卖货,只有不到一半的柜台有人,其他只留个电话在玻璃柜台下,来者自己拨打,一点见不到巧舌如簧像卖翡翠一般,用一堆名词来压你。也不说水头,也不说种,更不说细节,只是等你问了,才拿出来擦擦给你看,我说起荧光不好来,他就找个荧光的给我看,你问的细了他倒不好意思起来,“我也不太懂。反正这个东西现在是少了。”价格也都可以谈。万位以上的大都是大摆件,且大部分门市不是喝茶就是聊天,买主自然上门,那都是这个那个熟人约好了的,谁进了什么料,谁家拿到了好东西,市场上传得极快,老板们互相大多知道底细。自己上门的散客基本没人搭理。

 

老板先问你,好不好,你说好他自然不说话,看你也不好意思再还价,且还有一层,他会告诉你,年初买比现在便宜百分之3、40,然而往后则很难买到价格更贵,这更促使大多数人只是对着看中的东西叹气。“现在买东西的人比我们还懂,买之前不知道看了多少资料和书,就怕上当,所以我们只要大概知道行情就可以了。好不好不用我们说。”

 

买这东西就算不是行家,也能基本看个5、6分。前一日和当地人一起转市场,我看中同一柜台的两个东西,他看了也都说好,当时他打电话问的价,居然比现在高出3倍去。当时老板不来,我们还聊说如果总价多少就一并买了。结果今日和李再逛,李只看中坠子一件,说“没裂就可以买了。”而另一件他连看也不看,问他如何,他说“有层”,果然老板来了,坠子不让价,那件就一下子落价到底。果然是“不怕买贵,只怕买错。”

 

看东西也很有意思,指什么问老板,好了就给你,坏了也指出来给你,“这有裂,这有絮。这个不能买的。”倒也无关价格,只是说“买着玩就无所谓,要是喜欢就别买差的。”李老板自家店很有意思,摆些小饰品,现在黄龙玉还在以大件为贵,小件都是基本没有精细加工的,来这里的人大都迷恋其本来质地,谁会买镶嵌好的戒指项链坠呢?何况加上手工也不便宜,这些东西和精细的首饰比起来无论式样做工都很不好,可是李只不过摆摆样子,谁的生意都做,大的生意就几个就好,也不要多。他的好东西只留给熟人,反正店面也租了,于是就像个没什么看头的小店。看似精美幽雅的店铺,里头的东西好的也就3、5个,大多只是摆摆,买玉人要什么,这消息渠道逛商店难以获得,因此大多数人去了龙陵许多回,也还是拖关系找朋友,希望能让内行人带着进门,内行人一带就高下立现。

 

好在黄龙玉的市场在广东福建浙江已经是各地开花,云南人又比较实,老客户熟人往往自己就有一堆人脉,“看一块玉几十万,老板们飞机过来,赏玩一番,也不一定买就又回去。生意都扔给别人,买玉倒是要亲自动手。”上礼拜昆明石博会,官的朋友来了100多人,干脆包下16桌,大party全体参加,谁买了哪件都心中有数,喜欢的一路开价追过去。官说“看上去好东西还是在买家的圈子里,早年间大批入货的广东广西人,现在手里可能还有好的卖出来,我就不清楚了,但总体上没有谁能压价格或者控制货量。”

 

百万元的东西有一件是一件,在龙陵也不少,能到这个级别以上的无论石头还是买家,在黄龙玉圈子里很明确,想一天花掉一千万,在市场这条街上还是花的掉的,只是这样的大买家屈指可数,于是谁也没有了操纵市场的能力,因为货源过于分散,买家根本无法主导市场,一件像样的出来了,往往有三个人等着,主顾们追石头的故事太多,想犹豫一下结构身价番出数倍,近几年基本保持这样的势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又商丘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又商丘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