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风沉醉,春风沉醉

(2010-04-22 01:10:09)
标签:

杂谈

 

 

第一次在没写稿之前就离开了我向来依恋的酒店。如果不回来,我想我在鄂尔多斯还会流连于各购物场,女人对于购物和欢歌的流连到底在哪里呢?实在是想不通。一直表现忧郁的黄教授对我用采访间隙的一个小时,花八百块钱买了立即上身的“薄薄的小片”大为疑惑,我美其名曰“为当地贡献GDP”在鄂尔多斯是这么没来由。人GDP还想往出贡献呢。

 

黄牛表情严肃,我们俩讨论问题每每以他对我的没心没肺攻击而终结。我纠缠了几个富人之后,最初对于财富的好奇心已经越来越弱,每日在大风中看着满目荒凉,和那些成片的漂亮的没人住的别墅群,我的腻歪越发明显。虽然我每天只吃一顿饭,但吃的很好,从蒙餐的酸奶拌炒米,到小南国的凉拌茄子,到路边小店的香葱豆花,再到最后为了赶飞机终于吃到的星级早餐里的核桃派,真是不错啊!

 

但我第一次决定离开这里,不再等待。这里给我一种感觉,我不留恋、也不喜欢,我让自己尽量的喜欢了已经,我采访的人都还挺好玩的。可是当我和设计师坐在她的工作室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正在动工的巨大土方,我和豪门精英聊天的人时候,他告诉我桌上的精美茶具只是摆设,“我一年有半年都在欧美。”他们都这样告诉我,精英的房地产项目是鄂尔多斯最豪华最昂贵的别墅,设计师在当地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名媛客户,他们在鄂尔多斯都是金字塔顶端的人,那些不仅抓住了机会,而且已经在这个平台里释放开来的人,然而他们的眼神却不在本地,我不断八卦的问,他们玩什么,去哪里玩,平时怎么休闲,他们给我的答案都不在当地。我以为是我采访的层级太高的缘故,又找了一些并非依靠家族,而是白手起家的人们,他们的答案居然也是一样,而他们更重事业和社交本身,至于玩乐还不在考虑范围内。

 

被风吹到一定程度,我开始怀念北京的阳光,怀念那一片大大的湖水,还有已经绿了的两岸。我从不曾觉得我如此渴望北京的水边的沙发,撒着阳光,喝着茶,打瞌睡。我想找一个青岩小镇那样的地方,我告诉设计师姐姐,那里有一个做银饰设计小店,下午5点就急着下班赶客人,每件作品就一件,还得过不少奖,但是网上城里全无踪影,就那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偶然的过客们,居然销售还不错。即使如她一样拥有自己的公司,自己的品牌,和辉煌的履历,她也对此表示了极大的赞赏和羡慕,我们窝在她无比舒服的沙发上,各抱一个羊绒织物的靠垫,开始幻想,她居然让我帮她寻觅一个管理人才,这样她也就真的离开,自己去一个地方,专注于设计了。

 

回到北京的采访果然如我所想一直等待和焦虑着。回到家我的箱子还甩在门口就给采访对象打电话,本来说好今天采访,我又奔出了家门,没想到他居然要去天津。。。我决定提早实现自己水边的瞌睡,抱着本本到了亮亮推荐的西海,再一次印证了亮亮的推荐如此靠谱。虽然西海周围没一个能抱着本本瘫在沙发的地方,一直顺着找啊找啊,越过43号那个很适合三联去办公的漂亮院子,越过一大片俗不可耐的水边花沙发,越过看似很高雅却只有竹椅的茶肆,越过一个正在长大嘴巴打哈欠的寂寞老板,总算在后海边上找到了一个玻璃里面全透明的漂亮小地方,实现了大片水和望海楼就在眼前,赛龙舟的欢快的划到这里就返航,我想吹风则拉窗,不想就窝在这里,还不用受过路游客们的瞩目,实在是,同样是后海,找个好地方也不容易啊!

 

无论鄂尔多斯吃住多么好,总是没有这样的感受,巨大的风吹得我和陈晓要晕过去,在一个干等采访对象回信的下午,我跟着她去溜城,先看到都是幼小油松的号称森林的大片地,又被领去看了一个诡异的号称4A的养动物的地方,一进门看到一只可怜的腿断了不知死没死的狗,有人拿石头打它,被陈晓厉声制止,我们俩同时感叹,看了这些可怜的动物一下子就降低了我们的印象分。然而,这就是鄂尔多斯的现实,酒店极多也是现实,10点钟以后就没房也是现实,随便干什么都有百分之一百甚至二百的利润也是现实,餐饮ktv日日爆满,商场丝毫无折扣也是现实。这种现实看似繁华,却似乎很躁动,很不满,很平淡,过于干净肃整。基本上所有人都是非常淡然的表情,即使拿出一堆LV送朋友也毫无得色,即使开再好的车也心事重重,很少有人形象鲜明的快乐着,喜悦着,满街的路虎宝马奔驰,却没有真正顶级的跑车,物质的外壳尚在渐渐完善当中,这里的人,还没有开始对自我形象的诉求。每个人谈到事业宏图都勃勃生气,谈到生活本身却都一样的言不及义。“这需要时间,我们毕竟刚刚开始。”酒店如此之多,却没有真正的豪奢大户,还都是本地人去消费的。他们把麻将叫做最健康最让老婆放心的活动,因此人人麻将。能想象半岛或希尔顿的每间套房里都是麻将声吗?

 

这里是另外一种繁华,钱的指向性太明确,没有多余的要消费的精力,名利场还尚未形成,人们谈论着地下钱庄,谈论着更高的回报率,以及怎么赚有钱人的钱。新兴的巨大娱乐场所还未建成,很多传言说那里将成为赌场,也许拉斯维加斯就是鄂尔多斯多年后的下一站?有钱人考虑的是“钱该怎么办?”他们还来不及考虑怎么丰富自己的内心。因此这繁华缺了些趣味和意味,多了些迷惑和盲目。

 

一个上升期的城市更加焦虑,没有真的愿意做全职太太的女人,他们门户相当,女人也在筹划自己的某个事业,哪怕是飞到某度假胜地买房,也就是网上查了,去了就买,每年总要买一些。丈夫赚再多钱,女人们都丝毫没有小女人的心态,“一比较就知道了,不可能觉得自己怎么样,也就是还可以。”她们也不炫富,因为都知道谁炫的厉害很有可能是家族或丈夫的资金链有问题,或者欠了巨债眼看要不行了,但她们也都能承受各种风险,她们谋划的事情都很实际,更远的事情都不在她们的掌握中。

 

很多人对我说“我们发的是政策财。我们也不知道为啥咱们国家一下子需要这么多煤。”他们不需知道,也对此无权过问,只要把机会掌握住,该放高利贷,还是该做房地产,这都是顺着钱就去的,只要肯干,在鄂尔多斯太容易发财,只不过3、5年时间,3万年薪的经理人,就成了5000万营业额的物业、酒店、汽车贸易公司总裁,做铁艺材料的小生意人,就开始投资娱乐业,正在准备买下一栋楼自己做成酒店。如果炒房是最保险的,他们大都对炒房没太多兴趣,因为房子能投入的太少,利润又有限,买几套只是放着,大部分钱会投入谈们认为最赚钱的行业。

 

在后海如此美好的景色下,我却拉着电线开始想稿子。夕阳继续西移,小船划过,我对三年没见的David说,我现在才开始慢慢的喜欢上北京了。他回来的短暂时光里我们在三里屯逛荡,他对我的评语居然是“你咋这么健步如飞呢”,作为一个三联社会女,我的大步流星经过各级县市,各种地貌的洗礼,已经如此令人赶不上。我急着追赶的到底是什么呢?又为什么不能停留下来?我只好以一贯的无赖告诉他,他老了而我依然年轻。

 

天花板被铲掉了两大条和一大块,回到家那么阴冷更觉得心情不好。我们家明明是南北向怎么会冷成这样?简直隔绝了阳光和温度。我以写稿为名抱着本本出来溜达追寻温暖,还带了砸死人的采访本,结果根本就没用。。。人物怎么写怎么写?不会写,还是得回去看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不出差便做妖
后一篇:樱桃厨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不出差便做妖
    后一篇 >樱桃厨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