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妈啊我一路写

(2010-03-29 16:05:14)
标签:

杂谈

 

给我定风丸

出发

昨晚我因为要去民勤,激动得睡不着觉,我管这叫出差前自动调整状态。我把箱子收拾了好几遍,找出好多衣服来搭配组合,最后还是穿了无坚不摧的长靴、羊绒衫、狐狸毛羽绒服和紧腿黑裤子。剩下的衣服都扔在床、椅子和沙发上,乱作一团。今天早上我肚子痛醒了,发现昨晚因为笑的太嗨,以至于吃的太多,以至于回来喝了一杯消食茶,以至于我今早冒冷汗肚子痛又思维混乱。

 

堆在桌上的那些袜子内衣毛衣等等被扔进箱子,还有晴儿提醒的墨镜、口罩和帽子,我的墨镜那么黑,戴上去已经快瞎了。还有亮亮一再表示不理解的睫毛膏睫毛夹也放下了,于是我看了看那个空多了的化妆包,多带了几篇面膜,又塞了一件毛衣进去。这次我要一个人出发,这个念头实在沮丧,我知道对于某些人,沮丧倒是一个好的开始,让你首先镇静、思考和紧张。

 

早上起来身体的难受更加明确了,我在沙尘暴过去之后开始不断的打喷嚏,这实在不是个好兆头,躲得过北京的沙,躲不过沙源地的沙,我的鼻子已经快我一步知道了将要面对的恶劣情况,昨晚我查民勤的天气,网页上居然有,还显示出,扬沙来了!看着那个黄色的小旋风,我决定第一天先在兰州住着,买好了户外衣服再往下走。惭愧的是,出差这几年,我居然没有白菜和关大师那样的万年款户外服,也没有黄牛那样的万年款户外鞋。我每次和他们出差都要嘲笑这些难看的衣服,尤其是关的假美军款……恶俗!但我被道路折磨的每次想买户外鞋的念头,都是坚持又好看又禁穿,结果啥也没看上,又买了一堆半高跟回来,看着杨露露穿着8厘米高跟还要强装镇定,我实在是替她难受,但女人的成长正在于此,里面再难受外头也得光鲜!所以说高跟鞋不仅代表了一个女人对自己折磨的认可,也是对外界的宣战。为了强健内心,我于是又摸出了两盒万年灵的百服咛和阿莫西林。

 

昨晚在网上查查的结果是,我订了一家省军区招待所来住。这种城市住宾馆就不能相信携程,合作的一定不是有人气的宾馆,因为兰州这个烂地方正和西安一样,明明是二线城市,明明是招待所水平,所有的宾馆那么旧那么烂还要假装高贵的要个高价!用老妈的话,土狗扎着狼狗势!与其这样我干脆找个招待所好了,反正就凭我对军队的理解,这里一定不差,我在网上一看,哇塞,这个大楼完全就是80年代的百货大楼式样啊,真怀旧!我那被小虎队激起的复古心理又来了,我越看这个楼越喜欢,一问房价,才200块!还可以上网!我决定,以后但凡是这种烂一线,例如西安、太原、石家庄、贵阳、沈阳、哈尔滨我都直接奔军区招待所了。郑州和洛阳其实还好一些,尤其是洛阳,河南人虽然差劲,做生意的头脑还是有的,所以到河南的一般宾馆反而比这些城市好。

 

找到了风中最好的伴侣,冲锋衣

 

到达兰州已经是晚上8点多,在从大巴下来打车去招待所途中,司机问我“你要去哪?”我说民勤,他于是给了我两个判断“那你的脸要变黑,你的衣服要变黄。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他咋看出了我的郁闷呢?这下我再也没法逃避,进宾馆第一件事就是问“哪有卖户外用品的店啊?”答案是都关门了,让我直奔新世界。在我无数张办了都不会再用的Vip卡中,新世界卡是利用率最高的一张,迄今为止,我在成都、贵阳、香港、兰州都已经积过分了!要知道北京的卡我都从来想不起来要积分,新世界真是我永远的港湾啊!

 

于是在9点25分我终于来到了新世界的五层折扣区。我也想在二三层买,什么牌子都有,但是我一问,“您要的冬款都已经到五楼去了,现在全是春夏款。”至于吗?那些小短袖小轻薄打击我火热的购物欲。但是我在五层意外看到了专业的大玩家和kingcamp专柜!还都五折!户外衣服果然没有最难看,只有更难看,但是一想起司机的话我就奋不顾身的对服务员说“我要不买三件吧,一件薄冲锋衣,一件厚冲锋衣,一件抓绒衫。”她们很理智的劝服了我,并且告诉我,厚的其实都比薄的便宜,因为薄的质量要求更高,于是我买了一个薄的,外加两件抓绒衣,大不了套在一起穿嘛。我下楼时兴高采烈的听到,每个电梯口的保安都用对讲机说“电梯请注意,南区下来一位顾客,这是本店最后一位顾客。”于是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心满意足地拎着大袋子离开啦!

 

遇到风沙,我不怕不怕啦!我神经比较大,不怕不怕不怕啦!

                                                 

第二天早上我激动得7点多就起床整理行装出发!连牛肉面也没吃就告别了可爱的兰州,沿路我看到就在我住的宾馆后面的滨河路,有好几家规模不算小的户外用品店,我的小宇宙更加迸发,要不要再买几件这么好的衣服?兴奋终于过去的我,开始在长途车上昏睡,这种昏睡没有被任何东西打断,我既没兴趣看手机,也没兴趣看书,我只觉得自己头痛死了,想把旁边座位的人杀了,我就可以躺倒在他的位置上。

 

经过两次换车和一整天的颠簸,我滴水未入粒米未进终于到达了民勤。拖着个大箱子,本想随便投宿,但想想还是去了民勤最好的宾馆,就是温总理来的时候住的地方才一百多块。服务员只让我住一天,说领导要来了,让我去睡那种没有卫生间的旅馆,我问洗澡呢?她说“你今天洗吧,后面就别洗了。”结果她告诉我晚上8点半来水,却一直没来。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民勤整个县城的感觉还不算差,不用比我曾经去过的周老虎的镇平,即使是上次去的河北清河,都比不上民勤的县容齐整。虽然无高楼,但土房子也不多,四条大街一个十字路口,学校里放学的孩子骑车直冲的人开心。物价还不便宜呢,因为当地沙土条件所限,大部分食物都得从外面运来,好在民勤的交通极为方便,省级公路路况良好又一马平川,水果什么的也都不错。可惜我来的不是夏季,不然葡萄很可观呢。除了宾馆里废水收集桶,和限时用水的条件,也没有觉得不方便。

 

经过一天奔波,我整个人已经灵魂出窍。一路上看到了雪山,又看到高山草甸,我还以为我进入了高原反应,前一次宿醉得心口痛更加强烈,我赶紧躺倒在床上哀叹,杨露露让我去看病,我告诉她这没有看见医院,只有一个门帘上有个红十字的房子,旁边就是卖花圈寿衣的。我来的当天阳光灿烂耀眼,天空蓝的很,一点云彩也没,一下车我就听人说“这是民勤天气最好的时候了。”我赶紧打电话联系各路人马,唯一的一个治沙站让我第二天去,治沙协会已经不复存在还不接受采访,我于是只好心口极痛的躺下,又奋力起身去吃点啥,据说一过七点就啥都没了。

 

这里的葡萄酒倒是不错,还很贵!拿着个酒瓶,走在没人的大街上,心头想起一堆有的没的。买了一瓶来喝却没什么饭馆,只好干喝。就超大的不知猴年马月的噎死人板栗。

 

等待沙尘暴

 

我终于来到了沙漠边缘,因为昨天晚上出门已经冻了一下,今天决定把自己穿成个球为止。我穿的衣服包括,一件保暖衬衣,一件厚羊毛衫,一件抓绒衣,一件冲锋衣。为了以防万一我又带了一件。但我发现冲锋衣真管用!那个风大到,我一个人坐在车里,就感到车子在晃。但是我下车却不觉得冷,只是吹得厉害。我把衣服的帽子也搭上,基本就没问题了。怪不得售货员推荐的时候和我说了两个词,一个是风压,一个是水压,据说贵的衣服抗风抗水的系数都更强,我对衣服的科技含量从来不在意,只有站在大漠里才体会了出来!我觉得风在打我的衣服,但是却穿不进来!密度啊这就是。我估计羽绒服都能给吹透了,毕竟有缝隙。

 

因为没有一辆车,我也不敢包车回县里,只好在路边一直走,结果我穿过了整个乡,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点,走了一个多小时,完全迷路。等待过路车搭我,还是干脆就这么等待沙尘暴?今天天气不好了,风大也没有太阳,说不定就要下沙子了,我极兴奋的走在村里东看西看,就这样的情况下我都没觉得冷,只是被风沙裹着走路有点费劲,并且脸越来越干,戴口罩也没用。下午快5点终于碰见了一个过路车,把我带回了县城。风已经大的开始打旋了,砂子打在玻璃上的声音很清楚,和下雨一样。我越来越爱我的衣服,如果北京那种风大但是温度还可以的天气,这个衣服估计就没问题了。民勤还有6、7度呢,不过据说礼拜天或礼拜一有暴雪,我要是出不去就惨了,尽量明天采完往武威奔吧。

 

又是一天啥也没吃,回到宾馆第一件事,把昨天买的小零食给拆开,这个叫烤牛馍的东西,居然如此好吃!临走买十包。

 

今天在治沙站的带领下去了几个观测点,一路上都在聊,我发现科技人员真是明白人,都太聪明了,难怪这么个烂地方,博士都很难进了。科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尤其是沙尘暴这种问题,他们对于我的重视都有些受宠若惊。“要说灾害沙尘暴哪能和洪水比呢?”因为当地很难来一个记者,都是跟着领导下来看看就走,问问题的基本没有。所以站里连一份简介材料都没有,但是大家却对于我的每个问题都问有所答,几十年的工作真不是白做的啊!我曾经采访的中科院郑度院士,其实就是这里的开创者!记得那年我就冰川问题采访他,他给我讲了4个小时那么细心认真又有趣,没想到我来这里,他的名字写在第一个。作为竺可桢的弟子,他是1958年全国四支治沙小组的四组组长,来到的民勤。现在的治沙站也不过就是一个小白楼,旁边就是荒漠和治沙造林做的比较好的薛百庄。

 

现在终于明白了科学是不断探求的那句话。原来我们老说植树植树,现在看来植树只能治标,离本是越来越远。我和他们谈起三北防护林,他们都说“北京的水没有短缺过吧,植树太奢侈了,其实是以牺牲更大代价,来维持小范围的环境。”我们原来都把植树当成是唯一可行的方法,有多少造林英雄就知道了。但从科学家的角度一看,植树不过是人类自我保护的杯水,挽救不了大自然的车薪啊!

 

沙尘暴不过是一种极端天气,对于更大范围内,沙尘暴看起来实在是无法忍受的环境和生活质量的大干扰,然而对于沙源地的民勤,沙尘不仅是每年3、4个月的必然侵袭,更是沙子入侵的最前排受害人。

 

再不来我要走了

 

心口持续疼痛中,是不是菠萝臭豆腐羊肉串砂锅凉皮在我睡着的时候在我心里做鬼呢?我到达民勤整整四天,却没有一天看到真正的沙尘暴。第一天的阳光灿烂万里无云,使所有的人都告诉我“你带来的阳光啊!”这种真诚的赞美后期就使我很不知人间疾苦的问“沙尘暴到底是不是两三天一次啊”好在第二起了风,我正好在巴达吉林沙漠的边上采访治沙站和植树示范村,走了一个多小时我发现我迷路了,沿途只有一辆车,是个放着喜洋洋歌曲买超大袋洗衣粉的,买一袋送一个不锈钢盆,价值7元。走过三个村子了,洗衣粉车时不时出没在我周围,可我还没走到公路上,沙子和风都越来越大,半路上还碰见一群放学的孩子,骑着车飞奔,按理说这路没问题啊。

 

老天果然承受不住我的怨念,在我差点就要离开的这一天,稿子已经把我熬得睡倒两次的这一天,沙尘暴终于来了。沙源地除了沙子更大之外,也和北京差不多。沙子打在玻璃上好像下雨,人们裹着大头巾,孩子们奋力骑自行车,我跑到最近的一中门口,看到孩子们在楼里呸呸吐唾沫,虽然脸被打得生疼,我还是很开心。

 

不过我还是离开离沙漠最近的王治村了,要是我在那留宿就更好了,完全在沙尘暴的中心。一想到这事我就生气,和包车的司机吵了起来,昨天他硬要我赶紧回县城,我奔了近两个小时才到的村子,却一时找不到适合聊天的人,这里的人太顺民了,想想也是,都是汉族人,从来生活在人迹尽头,人烟稀少,究其祖上都是千百年下来的过去的屯守军队。限制限制,必须在有限的条件下生活,要不就离开。不顺民怎么办呢?但凡有点想法有点性格有点创造性的人,都离开了。民勤人占了内蒙阿拉善左右旗很大的部分。具体人数没有透露过,因为这些年里从民勤流散的人太多了,一个50年代有两百户的村子,现在有100户,一个80年代分地时有50户的大队,现在有20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浮生若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浮生若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