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浮生若水

(2010-03-18 21:03:02)
标签:

杂谈

 


去过贵州几次?六盘水一次,一家人的十年冤案,到处找十年前的证人,看到一大堆无主的骨灰盒,兴义晴隆一次,矿难过去几十天居然救出了活人,那两次我似乎自己去过两个小时的黄果树,又在深夜的山路上碰到一个跳大神的,还有车祸,此后就全都是在路途上看着窗外的连绵的山,真是眼馋着却又焦虑着,对于贵州只有意外的惊诧,纳罕和惊异多于开心。这次去贵阳的题目,一看就觉得好有趣味,这种强烈的趣味驱动我恨不能立刻动身,居然有人因为把高尔夫球攒起来卖而获罪,我一方面因为又要去贵州而开心,一方面确实对于那长途的交通头疼不已。

出差的大部分路上时间都是在看书聊天和发呆中打发,这本来是常态。没想到的是,第一天晚上我就彻底醉倒不省人事,只是在一家干锅店要了一瓶白酒,但是后来酒劲上来的我又来了一大瓶,我现在还坚持认为,后面那一大瓶绝对是假酒,我一个礼拜多以来心口疼就是这酒闹的。至于此后发生的事情,厚道的白菜同学啥也不肯透露。我只在太阳刺眼时睁开了眼睛,第一件事是想起前一晚给陈超打电话了,然后看见狼藉的一个房间。喝到茫是有过的,完全失态却从来没有过,连借酒装疯也没有,彻底失去记忆和意识,我到底都干了些啥呢?

酒醒还是新的一天,我在极度惭愧和惶惑不安中退了房间,杀向农村。好容易一路本波转来转去到了,发现最方便的地方居然是高尔夫球场的酒店。修文县碰到一个超级搞笑的司机,他一路都在和我们闲聊,一看我们就是北京的,那时阳光已经不错,暖风吹着,而我顶着个大肿脸坐在后座,一路上都因为酒醉晕车难受的我,坐在最后一排,努力压抑着自己。但是上了这个很有喜感的车之后,我居然发问的第一个问题还是和采访有关的,等我脱口而出“这个县靠什么资源?”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已经醒了。

被司机忽悠说高尔夫很便宜之后,我们发现他根本就是不负责任啊!但我豪爽的决定就住一个晚上,并且很正经的说不住不足以感受差距。酒店里的房间景观真是漂亮,站在阳台上,楼下就是绿色的湖水,小鸭子在里面划过一个圈圈,小鸟在柳树上摇晃的站着,平衡可真够好的,阳光一路洒下来,像一只温柔的手,抚过森林边缘的高尔夫场,抚过那些和缓的柔软的曲线,无力无力,什么力量也不能加上了。喝酒是一件奇妙的事,喝的时候只是一个随心所欲,爱咋咋的,喝完之后却有了一点自怜的满足感,不再纠结于没完没了需要我应付和解决的问题。风和阳光让我更加意识到了,美好的时光,美好的时光。

本来想在贵阳周边找个划船的地方的,看看早上起来的镇里的雾,再看看水边的残阳。此后的青岩古镇简直让我们大惊,一开始惊叹于,不会吧这么烂!是我们没走对地方吗?后来又走到了真正的街道上,转了一下就直接扎进个小茶馆。那个小茶馆还挺有意思,藤椅摆在太阳底下,一杯去年的毛尖也就那么回事,音乐非常轻柔,绝不同于贵阳的烂酒吧,酒不过就是一个搭配品吧,真正有意思的是我们遇到的那些人,经历的那些事,“沉淀”这个词真好,真的有东西沉在心里,哪怕是我这么健忘的人。和白菜聊和李大人聊,感觉到三联还是一个很单纯很放任的地方,目标那么单一,想法那么简单,我以为自己的要求很高,现在和大家聊一聊,发现我不够高,远远不够,如果不能达到那么高的高度,三联给我们的自由反倒会让我感到一种压力。好的男人,女人,稿件,单位,都应该像一面平静的湖水,内在怎么波涛翻滚吸收一切,外在也是平静,但我明知道,这平静背后巨大的力量,隐含在那里,绝不善罢甘休。这压力让我在短期的快乐和满足后,又感到了隐忧。

浮生若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穿白衬衫的人
后一篇:妈啊我一路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穿白衬衫的人
    后一篇 >妈啊我一路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