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庆

(2009-12-31 01:05:55)
标签:

杂谈

 

宜宾的鱼真的很鲜,虽然我们一直在寻找黄蜡丁,但是没想到被火锅和被麻婆双椒的花鲢,居然如此之鲜美。伍勇是一个非常奇异的个例,我和李大人讨论的时候,李大人用一句“失败者逻辑”差点打倒了我,想起过去小时候看南周,说“让无力者前行”之类媒体代表弱势群体的语言,突然涌起一股勇气,失败者是这世上大部分人的角色吧,即使外人看来再怎么成功,每个人还是有最原始最脆弱的地方,变形金刚都会被打倒,再强大的人,也有其无助。觉得如果我只能用成功者逻辑去判断的话,我也只能成为一个疯子吧。

 

我想还是中间者更适合这社会的每个人,虽然很多人认为“中间主义”是一种蝇营狗苟,懦弱犬儒,但过于强大而鄙薄,过于弱小而激愤,似乎又都不是我要的。我只知道伍勇爸爸和我们千辛万苦爬上山洞之后,突然放声大哭的时候,我也哭了,我能想象一个父亲多年没有尽到什么义务,等儿子死刑判决之后,才来到他野人般寄居的地方,悲从中来的感受,那感觉伴着岩壁下的溪流声,一直在空荡的雾气流淌的山谷里,让人觉得诡异和奇妙。黄牛同学很鄙视我这种没来由的抒情,他总说“你这样总不是长久之计吧,你总不可能一直……”我明白他的意思,人的心终究会变得坚硬,对物质的欲望越来越战胜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我都明白。

 

一到年底总有些情绪在每个人心里晃荡,去年我还无所适从,今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获得了很多,认同是靠什么实现的?也许是大展宏图的讨论,也许只是一种交流,平等的,没有障碍的。我觉得自己好像不着急了,买不起房也不着急了,月光也不着急了,我曾经问各位大哥大姐,“你们这么优秀为啥要甘于做一个文人?”我是真的对物质和职业的矛盾感到困惑,尤其是看到信用卡账单的时候,并不想掩藏自己自杀的冲动,但是等到朱哥哥这样突然离去高就之际,我却只想知道理想弥漫的三联人,是否会觉得突失一员大将而正视现实呢?应该还是不会吧。。。。。我就还是不会。。。。

 

朱哥哥走了,带着未竟的事业。。。。哈哈哈!啊呸!他终于放弃了这“理想”逻辑,去追寻他的“美好”人生了,其实他已经比我们这一辈好很多了,至少在他那个时代,房子看起来还不那么遥不可及吧。我的理想到底会消失还是越挫越勇?也许我过清心寡欲的日子就能守住理想,再穷奢极欲下去,我只会崩溃。

 

重庆机场又买了项链一条眼罩一个。喜欢喜欢,女人就是这样神经。购物狂这个电影真的很误导,女人因为爱购物居然可以嫁给富豪,这啥逻辑啊。杨露很喜欢这个电影,她被这逻辑毒害了。她要去神木,我却回北京,今年从生日到现在简直没一个节日能高兴的,有觉睡就不错了。重庆爷爷家特别漂亮,整个小区简直树木成荫山势错落,这么漂亮的江景房,比起北京的房价不知好多少了,真是怀疑北京疯了,不想在北京干了,重庆找个地方猫起来了此余生算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