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简单生活

(2009-11-22 14:33:51)
标签:

杂谈

 

 

以前觉得王石张朝阳这帮人都很矫情,没事跑南北极喜玛拉雅溜达,美其名曰让生活回归本质,人生变得简单,什么“当所有的欲望只是一双干暖的袜子,人就会变得。。。。。”意思是平时大鱼大肉、香车美人惯了,迷失了,找不到自我了,欲望越来越大却越来越不快乐云云,这种陈词滥调可真恶心。虽然恶心,可是是个人就会迷失,要饭的希望你掏10块,出租司机希望你让他顺路多带几个人,挣10万的想要30万,住60平米的想住140,然后就纠结,就折磨别人和自个。

 

到温州之前,我一直对这里长吁短叹的。冬天跑到降温阴雨的南方就是自找死路,我一进那个假四星宾馆就明白了。当夜里12点多从机场打了个黑车往市里奔的时候,寒冷和困倦已经快要把我袭倒了,尽管我穿的比北京还要多,羽绒服里面还有羊毛外套。小贾姐说“把南方气温减10度”我觉得自己果然是在零下5度里狂奔。奔到那个据说很抢手很四星甚至要我提前付了房费的宾馆时候,我一下子坐在前台话也懒得说,前台不理,大概有一分钟,才有人和我说话,结果我被告知,我要住的不是这个,是旁边亮灯的那个看起来连窗户都没有像个仓库的地方。我冒雨拉着东西往另一个宾馆走,七八拐走到以为自己住进黑店时,才看到一个小前台,最快办理入住之后,我进房子又没看到床,床在门后面,小到像个儿童床。房间冷的像冰窖,我迅速跳到被子里,结果比不盖被还冷。被子下面就是床垫上铺床单,床垫上的塑料包装皮都还在,于是趁着床单透过来冷。好像有人把一张冻过的保鲜膜裹在身上,不仅是寒冷,更是刺骨凉薄。空调没有热功效,开了一直吹冷风。我躺在床上毫无力气,只觉得鬼节的阴森跟我来了温州。很渴,屋里居然只有8块钱的矿泉水,我没勇气从被窝里起来去烧,也没勇气去洗漱,因为被子外面仿佛都结冰了。

 

实在很难受,甚至觉得制造这旅馆的都是坏人,因为门也没有反锁功能,连个挂钩也没有。想当年我还被人半夜打开过门。我就哆嗦着想开电视开灯,壮胆驱魔。结果,这房子是个长方形,电视很小,我在床上按遥控,电视硬是没反应,像我这么好的视力,开开居然看不清电视上的字幕,这房子是得多变态才能设计成这个样子?有点声音有点光总感觉自己还活着,于是大睡,没,没想到早上起来也成了问题。南方人是怎么冬天起床的呢?衣服在很远的地方,我问自己,起来去洗澡,会冷死吗?想想不会,于是迅速起床和冲向武警。武警部队更冷,战士们不怕冷,我怕,我一整天没吃没喝冻饿困累,最后他们开车送我的时候,那段路是我最暖和的时间,问“为什么你说话抖得厉害,是不是看见我们挺害怕的?”我心想“是,你们一枪把我打死算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