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说山西好地方

(2009-11-03 14:04:13)
标签:

杂谈

碛口古渡一水间,黄河已过万重山。鲤鱼作伴添高粱,古窑被暖好酣眠。

 

看来我还是不了解山西,先倒了三天长途车,从太原到临县,临县到林家坪,林家坪到离石,离石到白家峁,一路上长途司机以每两秒一次的频率狂按喇叭四小时,那声音大得我怀疑只有车里能听到,外面根本听不到,这谁设计的恶毒的喇叭啊!再加上完全黄色的低俗表演的车载dvd,那个声音和喇叭共飚,简直比中宣部还厉害。以为也就是二人转,没想到安徽、江西等南方省份的某某大舞台,也完全具备了黄色节目的一切土壤,除了一男一女说下流话,还有不知哪来的形色人等……难以描述。奇怪这种录像里总是有台下青春貌美的女观众若干,她们前仰后合的笑都被拍摄下来,她们到底处于啥心理,跟谁去看的这种表演,可怜。

 

对吕梁山区的黄土坡心生厌恶。太行还是巍峨雄壮的,怎么到了吕梁如此乏味不堪呢,土原没有陕北苍凉不毛的感觉,又不峻峭,只有“丑”能形容了。来回几次都离“碛口”不远,只以为是个荒滩渡口,平白的被做成没人气的景点而已,实在没有提起任何兴趣。奔波来回都毫无趣味,我实在无聊透顶,在肮脏酸臭的长途车上我对瞌睡了好几天的关大师说,“白家峁到碛口比到离石近,不如采访完了就去碛口呆呆。”关闻听此言立刻抖擞精神,又鼓起勇气和我冲向了被黑社会血洗的村庄。

 

白家峁其实是个漂亮的小村子。每家都有窑洞,中午的太阳暖和,被百家被拥着的十天大的小狗发出娇滴滴的哼哼声,苹果熟了就自己掉在地上。可怜的是被煤矿把山底下掏啊掏,每户都有不同程度的坍塌、房屋高低不平。山西人都很有礼貌很客气。他们把自己家也弄得相对干净整齐些。不过我奇怪的是他们似乎没有悲愤,只有一种决心和勇气,一定要让凶手们被枪毙,并且要挖出幕后所有的联系,没有悲悲戚戚,一个村民的哥哥是现任村长也是领着大家打官司,结果引来暴徒追杀,哥哥现在自己潜逃,而弟弟却在到处寻找一百多名凶手,“我哥哥只不过是一条命,村里已经四条命没有了,还有那么多受伤的!”他们说着激动的山西话,让人觉得毫不软弱,但曾经他们也被欺辱了4、5年,只为要一点可怜的补偿就被打,纠缠来回,当然也没有补偿。在这次10月12日的血洗之后,遍布山谷的40多个被砍杀的人,终于激起了白家峁全部的仇恨。人都说中国农民太老实懦弱可欺,最多有一点狡猾,我看全部被黑社会打杀没了,现在他们的仇恨和团结的力量却惊人的一致。“黑社会比日本人还坏啊!简直是三光政策!”我一直回忆那点野史,吕梁是出英雄的地方吧,怎么会出这么多黑社会,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屠杀?!

 

终于甩掉了县委办公室跟踪我们的胖子。他自称摄影爱好者和我们的同行,就迷惑了纯真的关童童。他一直要带我们去“指挥部”,并热心的说省里和县里都有记者接待处。好在他没有那么江西铜鼓的县委办公室那么负责认真,那几位可是一直好言劝我加“警车已经来抓你们”的恐吓我和关的,明明是林权改革中企业夺取村民的林地,引起不满,怎么就需要政府动这么大的干戈呢?宜春市委宣传部都在电话里和我吵了一个小时。他只是一个混事的胖子而已。他把我们跟丢啦!指挥部也不知用来干啥的,现在死者都没入土,郝兔照的棺材就摆在他死亡的地方,那里设了灵堂,他的一大把失去光泽的黑灰色头发,在路边沟渠里迎风飘着,他的血衣也被扔在那里。还有三个在太平间。3、4个小时不出警除了公安局副局长就是黑老大他亲弟,还真是找不到啥借口。有个村民说来过一个女记者很凶悍,被指挥部搞时说“你们早干吗去啦?杀人的时候你们咋不凶呢?”记者还真是个有地方充充正义正词严的职业啊!怪不得以前主编说“金炎正是以她的凛然正气折服了警方”。全国警方都这么好折服就好了,哈利路亚!

 

二话不说就打人的人,居然有几个还是附近村子的,这些混混不顾邻里乡亲,上来就下狠手。医院里躺着的十四个,大部分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和妇女,老人们抬起仅仅能动的一条腿,这已经过去近20天,黑红色大片大片瘀伤仍在,被砍断七个指头的,被削掉胳膊肘的,头上都是4、5处刀伤,我们很难描述看到的景象,这些人都不伤心难过,还有个最大年级的伤者67岁,还说李保明小时候很温顺,平静的被伤害者,恐怕更让观者难受。

 

成新国是个好人,他在村口等了我们两个多小时,当然他也没啥事,并且满足我们所有的好奇心,连山顶上的庙都借来钥匙给我们打开参观了。“供的什么神都有,就是不管用。”他给我指认,“你只要看到摩托车上破破烂烂的,那就是白家峁的准没错。”真是如此。村民都很善良的告诉我们不要住那个豪华的“国际大酒店,最早来了那么多记者,还有几个香港的,全被连锅端了”。检察日报的记者拒绝和我们联系,“再也不想谈这件事,现在受到恐吓,说再有记者去就50万买一条命。”老大啊,这还是检察日报吗?虽然我没看过,难道党报沦落到这么可怜了?关说“那三联还不得值100万一条啊!”说的真好,也可能是50万两条。

 

我们告别了他们,就踏上去碛口的车。我啥也没带,除了充电器全都存在离石的宾馆了。轻装倒也毫无负担,下了车就是黄河古渡,河道不宽,当年内蒙下来的船经陕北全都得到这里来。黄昏时天已黑下来,但镇子依山而建的全貌还能看出,有几个三四层的大窑院,因为连着山,所以一进一进都是横着的。老关很有嗅觉,一下来就直奔古玩店买到古董美人照一张,这里2000年才开始搞旅游发展,所以古香古色的几乎看不出商业之气,我们都大喜,这真是此次旅行的意外收获!没想到丑陋的吕梁山脉还有这么一个古码头。水淡淡向南流动着,逝者如斯。冻得不行,先投宿了最漂亮的碛口客栈,灯笼都是木头做的方灯笼,白纸糊着,进了窑洞我还以为开了暖气,结果根本没有!外面挨着水那种冬寒让人皮紧,窑洞真的冬暖啊,夏凉有待考证。

 

住下来已饿得腰细,从早上奔波一天采访,水米未进,我们直接拐进了邻居的更漂亮的四层的窑院客栈,一个胖老板娘热情地迎出,可见是老待客之道了。这里的房间没有自带卫生间,所以都住着来画画的学生们,正是开饭时间,大家坐露天院子里吃,我们强烈要求屋里吃,结果直接进老板的房里,床上睡了一个巨大的宝宝,那个胖乎和神睡让我想起千与千寻里那个巨宝宝。经过我后来在学生餐桌间的故意溜达,考察结论是,我们的菜就是从他们的大锅里匀出来的,能吃而已。但奇怪的是,学生们没点的黄河鲤鱼居然这么好吃,名不虚传!老板说有一百零八九十八的,我和老关就退却了,结果上来一条大鱼居然三十八,我俩又开始蠢蠢欲动,“三十八都这么好吃,一百零八得好吃成啥样啊。”

 

老板一看就是个知道旅客要干啥的,让我们用大碗喝酒,结果我一高兴连干几大碗,本来很讨厌的啤酒啥时候变这么香甜了呢?也许我只能喝青岛纯生?以后谁逼我喝酒就只能要青岛纯生,才不反胃。

 

还黑着我就从被窝里睁眼盼天亮,前一晚只领略了个别,早上起来才能古镇里溜达。结果古镇真的很小,可能起真的太早,连个早点铺子都没有,看见路边热热的葱油旋子大烧饼,决定边嚼边找,结果大饼巨香,又掉转头买俩甜的。镇子里没啥可逛,零星古玩店还没开门,先爬两步上了最高的庙,白天看看也觉得太小了。只是有很多漂亮的窑院,部分颓败了,部分住着人,院子一颗枣树又一颗枣树,再又一颗还又一颗,枣子掉满地,要不就苹果,红红的干瘪着掉在苗圃里,大大地农村猫猫毛都很亮,身形又肥,这个时节,推人家门进去瞅瞅又出来,过去还有买海味的,有银汉当铺煤油杂货粮食等等店铺,商号的名字现在存下的已不多,当然有乔家的,孔祥熙这些的分号啦,这些建筑过去都是商号,而现在只有高庙里那个民国捐资建庙的石碑背面“恩录”,能见出繁盛。这些有钱人后来都哪里去了呢?

 

我很喜欢这半开发的石板街道,老百姓就住里面,略微湮没破旧了也没关系,明清镇子的建制大体还在,难怪全是画画的学生了。到9点多已经全逛完,还把街道逛了两遍,本想寻个古物买,没啥中意。还是喜欢这里,比起挤着进挤着出,导游大喇叭互相交替喊,小红帽和满脸茫然的平遥,真的舒服多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北京
后一篇:我靠啥活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北京
    后一篇 >我靠啥活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