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好人丁晓莲

(2009-09-20 00:45:13)
标签:

杂谈

好人丁晓莲

 

我泡在半凉的水里,声音嘶哑、心情激动地向杨璐璐倾诉我对丁晓莲的采访。我把自己的稿费也装个信封给了丁晓莲。还从没有哪个全国人大代表,让我觉得她是一个需要物质帮助的人,就算她这16年里,已经在400多个贫困的高中生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至少她也是全国人大代表啊!即使一个杨璐璐采访的村支书,也知道提出“把给村官大学生的钱给真正的村官,更实惠”,来为自己的利益集团争取现实利益。而丁晓莲的人大代表身份,看起来好像一场梦。她只当选了第十届,也就是中央换届,和开始关注三农问题的那一届,这让丁晓莲非常快乐。“我觉得我是去实话实说的,农民工讨薪问题,医疗问题,农村大学生就业问题……”虽然她是一个基层公务员,但是她并没有意地代表这个群体。更多的她心里的问题意识,还是来自于她生长于斯的宁夏最贫困的西海固黄土高原之中。

 

我来之前,本以为以一个人大代表,又得到了如此多的荣誉,本人又是一名30多年工作经验的国税局干部,她的办学和慈善经历当然是充满了外界关注和帮助,她也在这种自我积累和社会积累中享受着一种特殊的经历。没有想到,她展露给我更多的是无助、无奈和脆弱。她并非无法得到帮助,可是去和自己熟悉的领导拉关系,或者向自己认识的大企业主们寻求帮助,对于丁晓莲来说,“完全张不开嘴”。“越是成功的人,身居高位的人,我越不会主动向他们寻求什么,我怕人家觉得我有所图。或者以后都带着有色眼镜看我。毕竟我是一个税务干部,我还有那一点点自尊,和自己对慈善的要求。真理解慈善的人,我才会接受他们的帮助,而一个老板随手一挥給点资金,或者领导大笔一写办成了什么事,也不过是给我一个面子,并不是他们真的愿意为了这些孩子付出。”她虽然结交高层的政商名流,却并没有真的得到什么实惠,这甚至为她在更现实的范围里招来了不待见,“劳模春节会发过节费,一千二,别人都是领导们亲手送到家,我的是打到我们税务局的帐上,让我自己去领。”

 

杨璐璐质疑的说“那是她没有处理好吧,如果她圆滑一点,学会利用资源来做事情……”我心里明白她的意思,如果一个人善用自己和一切可依靠的能力,又能够把自尊心等没用的东西抛弃,能用成功的目标说服自己放弃一些东西,那才是成功的必要条件。可是这个女人,根本就不会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她只是本能的认为,应该帮助这些贫困的高中生实现上学的愿望,给他们提供一个净土让他们安心于学习,供他们免费吃住,而不用整天活在对学费的担忧和对家人的愧疚中。“如果她够聪明,就不应该……”问题在于她并不聪明。

 

她穿着7年前女儿给买的粉红色短袖,她喜欢这个颜色,特别粉的乍眼,但好看,“才30块。”她有回民的白皮肤,但是她没想到今天特别冷,但为了见我,还是穿了这件她最喜欢的衣服。手上有一个剔透的玉镯子。“今年我生日时我小女儿和女婿两个人拽着我的手给我戴上了,我不要,可是拿不下来了。”镯子一千五,丁晓莲不愿意要,“可是他们专门给我买了个小了,戴上就拿不下来。他们说,省得我又把镯子送人了。”这是她最珍贵的东西了,“以往家里有什么都让我给人了,很多孩子上学去没有钱。”她每年都织几身毛衣毛裤,“有几个女娃就织几个。”来不及织就把自己身上的给人家带走。

 

今年女孩子更少了,只有四个人。“少数民族地区女孩子上学受教育程度太低。”她对我说如果有不要的旧衣物,御寒的,都可以寄给她,“虽然现在民政部门都不提倡捐旧衣服了,可是她们真的没有衣服穿。”

 

我本来一直想请她吃饭,我来到银川也没顾上吃,所以问她这些年有没有去饭店吃过饭,“除非真的是有政府活动。朋友熟人请我我从来不去。慢慢的他们就明白了,有时候给我帮一把。连我女儿都说,妈你整天吃土豆,我们今天请客带你去吃饭馆,我说什么也不去,咱们省一点吧。哪天妈真的向你开口的时候,你能帮妈一把。”她这样讲,我实在不好意思再提出请她吃饭的要求。我本来计划在酒店楼下的咖啡和她采访,幸好没有这么做。因为她一来就拒绝去那些消费较高的地方。“我只想把今年的煤炭钱弄出来,14个孩子,要生一冬的火。”西海固的天气非常寒冷,一年中有八个月需要烤火,用电热毯,“我需要10吨的炭,一吨800元。”她没有存款,工资卡上的钱几乎都投入到那个贫困学生寄宿的院子里。“一个月我有2千4的工资。”她的济学院现在已经被新盖起的小高层包围了,“不管房地产商给我多少钱,5万,50万,这些钱都要留着建一个助学基金。我前几年就给两个女儿做工作,他们一分钱也不能拿。”可是房地产商迟迟没有找她,于是她继续为一届又一届的高中生们提供着那个简陋而温暖的地方。

 

尽管我一再提起她的伤心事,她几次流泪,我真的很没人性啊!但是她在宁夏已经很有名气了。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她有很多机会站在聚光灯的焦点上,可是她最感动的是一次和几位局长一起下乡调研。“过路一个小村子,我们在人家家里停下休息,也没人介绍这是谁。回族大爷给我端出一杯隆重的八宝茶,双手献上,而局长们都干坐着,没的喝,局长们都开玩笑,说大爷怎么不给当官的人倒杯茶,大爷害羞了半天也不太会说话,只说了一句‘因为她是好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逝者
后一篇:你有这谱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逝者
    后一篇 >你有这谱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