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逝者

(2009-09-08 02:10:07)
标签:

杂谈

 

昨天给远方的某好同学电话,他突然告知亲人去世。之前几日,我俩无聊,电话粥煲很久,我于是没皮脸的拜托他给我找若干采访对象供我荼毒,他也大聊工作有多么劳碌,多么想逃出这个境遇,在一个待遇名声和工作本身都游刃多年的电台,他似乎觉得媒体这行业做的多好也还是空空虚虚的外在,一个靠嘴吃饭的人如果想离开,甚至不知道该选择什么方向。我们俩感叹了半天媒体无论何路线都只能如此,我还是反复拜托了采访的事情。没想到昨天正在洗澡就接到他电话,说父亲突然辞世。62岁,正在超市留恋给自己买晚餐,他母亲全家都在外玩耍,伯伯自己先保龄球,又准备晚上继续写书,不亦乐乎,没想到在超市突然就感觉不适,14分钟后,心肌梗死而去世。

 

今天听姑姑说,9月5日我们家族姻亲中,最年长的一位爷爷,突然辞世。不可思议是因为8月7、8日左右我还给他们打过电话,因为打扰他而致谢。我的两个好同事因为北京解放的封面,去老爷爷那里进行了采访和拍照,他们还八卦出原来老爷子就是和梁思成意见相反而辩论,后来在《城记》中被写出来的那位,大家聊了很多故事,可惜我没有争取到这个和他聊天的机会,只是一味帮着联系,同事回来说,老爷爷说北京街上极为脏乱差,他们做的最艰辛的工作就是清扫人和狗的大便等等,这些有趣的故事成为最后一次老爷爷的对外活动。他8月3日从小汤山疗养回来,8月10日入院,就在这之间的某天很精神的接受了我们的采访,我还许愿把摄影的照片都找出来送给他们,结果唯一保存下来的,就是刊登在《三联生活周刊》上那一张,此前我本来为这事感到快乐。现在我不知该有什么样的反应,我看看自己留下的那张唯一的他生前最后的照片,他那么健硕清朗,挺直的脊背,细瘦的裤管,还细心给暗红领带上加了领带夹,目光坚决又安然,一点没有病态。奶奶说,是突然发现肝癌,很快不治,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这个秋天真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