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补武汉一日游

(2009-07-24 13:17:22)
标签:

杂谈

累的过劲了睡不着觉,奉欣怡之嘱记录武汉一日游

 

太累了,累得两条腿一直在发热,浑身好像失去了感觉,只是觉得没力气。开灯关灯进行了10遍,和失眠斗争,瘫软,但是睡不着,把自己那点神经给累醒了,脑子一刻不停的想活动,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把杂志和几本小册子也翻完了,还喝了蜂蜜水,还是不困,只是累,终于放弃斗争,随便吧,反正已经接到消息,本周工作不出差,再也不用紧绷着神经,等主编下令去新疆。从石首回武汉的路上,接到主编电话,问我在哪里,随时待命,我吓得几乎要买当晚票赶场。在乌鲁木齐,露和一平已经被大棒围困了,下午在武大的时候联系不上他们,我真给吓倒了,我想给李大人打电话,却又觉得他俩肯定已经想过各种办法,还好等来了有惊无险的消息。

 

不知道这累时从心里出来的,还是今天连续作战导致的。两本东野都看完了,甚至看了两遍,在从石首回到武汉以后,我都觉得脑子很空。早上六点就醒来的那种雀跃被我玩得一点不剩了,今天早上和欣怡约了八点半,其实七点我已收拾停当,无聊的在床上看凤凰卫视。一天时间都可以玩啊!我们的策划很美好,以轮渡过江去武昌,户部巷的小吃作为开场白。我们三人,还有她的朋友小帅某作陪,买了差不多十样吃食,一个也没吃完。浪费啊1罪过。

 

按照好吃排名先后,我记忆里能报出的菜名有,热干面、肉饼、糯米包油条、小面窝、糯米即、烧梅、豆皮、油条、糊汤粉、柠檬茶,正好十样。好好吃啊!好油阿!武汉人一大早胃口真实强健!我领教了,但是我们确实买得太多了,为了招待我,汉阳造欣怡和武昌小帅某,几乎能买得全买了,糯米阿,油炸阿,我吃得整整一天没有吃任何东西,刚刚干掉的鸭脖子两根不算。。。。。。

 

填饱之后的方向是湖北省博物馆。在我的要求下,欣怡来到了小学时代为了完成暑假作业去过一次的省博。我们的目标是——曾侯乙编钟!越王勾践的剑!元青花我看过萧何月下追韩信之后就觉得别的都不行,但这个元青花形制和那个一模一样,只是图案变了。编钟处站了个导游,蹭着明白了原来我们中国音乐丰富的很,根本不是只有北京欢迎你五个音嘛。湖北博物馆做的非常漂亮,规模陈列都像首博,先秦时代的东西看起来很有亲切感,不过虎座鸟架鼓,我们研究很久才明白了这个名字,这到底是楚文化中的什么寓意呢?阴盛阳衰?看着那黑红色的鸟,我说“周黑鸭”。还有一幅车上的画,圆袍细腰的,真是小时候连环画上那种画啊,真好看。很多好东西被拿到外面去展览了,不过走马观花还是觉得古人怎么都这么有品位,现在人却活得一点不美。甚至以丑为美,中国现在的东西,过1000年能叫艺术吗?无论是建筑还是艺术品,现在的艺术品已经完全脱离了工艺的概念了,虽然更接近我们的内心,只是可惜那美好的传统,小日本学了点皮毛就活得那么美,我们就剩一博物馆。

 

博物馆出来我俩一点不饿,只是太阳毒辣,我们又兴致的去了艺术馆。欣怡说艺术观隔壁的房子才一万多一平米,那房子是真正的豪宅,窗口正对着艺术馆的透明玻璃天空,再往前还有东湖,绿树荫荫。我沮丧,再次萌生了想在武汉过日子的想法。艺术馆是放大的高级798。我很喜欢这些现代艺术品,很有些感念。欣怡聊起英国和香港之行,感受颇有趣,我拿粗糙的一点对现代艺术的理解和她聊着,我们实在很多相同,不愧是一家人,真开心。有个毛爷爷无脸卡通头像泡在一大碗红汤里的陶瓷,是我们的最爱,实在太可爱了,还有一个毛爷爷躺在江中竹排上看书,我说他居然竖中指阿!她仔细观察后说“烟斗”。现代艺术总是让我开心,或者难受,和小吃一样简单易消化。

 

咖啡馆和咖啡都不错,关键是我们可以大聊未来和生活。她实在太优秀了,太可爱了,理想中的女孩子不就应该她这样,高兴着,永远都想冲向广阔的未来,对未知充满向往和期待。我这样思维停留在理想主义的人,和她这样即将实现理想的人,不成熟和早熟相遇,沟通缩短了10年。很好,非常好,优秀是常见的,但优秀还有理想,这样的美好品质在我们葛家的几个女孩子身上一一出现。低调低调!我又借别人自吹自擂了。哈哈哈

 

从艺术馆出来已是下午5点,她要赶去上课,我则选择武大转转,没想到没看到樱花、旧式建筑,被蚊子叮,腿快断了,也就算了,还被一个武大博士跟了一路,这个人矮巴巴干瘪瘪,拎个包瞎晃悠,一看就是校园神经猥琐男。我直走出武大又走了近半小时,打车正是高峰期,想上旅游线的公交车,就可以回到我住的地方了,可是他要跟着上来,没准还要一直跟到底,因为他不断要求带我逛武大和东湖,我只好靠脚力,才将他甩掉。害得我再也找不到那车,走到了一个很偏的地方,没有出租,公交又挤,又堵车,又站了一个小时才过了高峰期,我赶紧下车拦出租。

 

大学里真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我刚进武大没几步这个人就跟着了,我没注意到,但是已经在武大转了近一小时,我出了武大,这人才突然上来,开场白还傻的要死“请问几点了?”就因为戴手表就要被这种人死缠烂打,我一路低头发短信不理他,他居然自我介绍说如何去台湾,如何签了华中科技大学的工作,喋喋不休到我不断的寻找出租车,悲愤的是正是下班高峰,根本没车。一路给欣怡打短信求救,她还要她同学来接我,但我实在不知身处何地,我只好说了一句话,“华中科大?在哪啊?这里是哪?”他居然说“具体地址我也说不上来,连武大旁边的这条路我都不知道名字”。我考,呆瓜傻叉,那还不赶紧闪远!小心抽你!但是我还是很礼貌的不看他,也不说话,这人真厚脸皮,直接让我给他电话,我没说话,他让我记他电话,我只好假装记在手机,他又说了句很经典的话“打给我”,我抬起头来,停下脚步,运气,我想说“滚你丫的!”但我说“晚点再说吧”,我很没种,还是不好意思让他难堪,但他这样苦苦相逼,我只好存心骗这个不要脸的猥琐男一次。男人活到这个份上,不自求多福,还敢以身试法,怪不得王熙凤浇人家一身屎,玩不死丫。

 

总算打车了,我说江汉路,司机居然说“不能去汉口,太远了,除非你等我一小时我去加气。”我要是在武汉住肯定先买车,不然就被这些人气死。我说你就拉到中华路码头,我坐轮渡。轮渡就是好,但是上轮渡之前我进行了本次湖北行的唯一一次购物,我冲进一家小精品店,看那些布娃娃之类,里面有个沙发,我就一边选耳环一边在沙发上坐着,总算能坐着了,这时已经晚上八点了,我这一天走了真不知多少路,我想起小时候姥姥的记步器,以后出门带着,也能算出自己到底有多能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贵州边陲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贵州边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