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贵州边陲

(2009-07-21 00:32:35)
标签:

杂谈

还是喜欢贵州,这次紧赶慢赶,真是偷着存着闲心却一点也没释放出来,从北京一到贵阳我就找了个四星酒店,除了吵点,床真舒服,一想到接下来就要进山面对矿难,我就想死,所以对张锦江说,咱们就奢侈这一下,接下来啥情况没底,只能听天由命。一向乱走得我本来订了从贵阳飞兴义的机票,准备从州府兴义再往深山奔,没想到张锦江说我错了,从贵阳到晴隆县的车是直线,我们飞到兴义再往晴隆走,虽然兴义和晴隆是一个州的,但其实比从贵阳直奔过去还远,我一听赶紧把机票退了,张锦江同学在出行方面确实比我强啊!我都国航4万多公里了,还不如他这个2万的。我们吃完一场饱饭,挤在大巴的尾巴里昏昏沉沉到达的黔西南州晴隆县,这个连个正经饭馆都找不到的小县城,害我们只能吃西红柿炒蛋,居然有一个正经的3星宾馆,在山窝里,正对着青山蓝天,漂亮极了,除了山上直对窗口的墓碑群有点恐怖,早上起来打开窗子的一霎那,山里的阳光,新鲜的空气让人舒服的直感叹。

 

从县城往矿上赶,山路飞速的开也是3个多小时,这里实在太诡异。我们深夜从山上下来,看到苗族人正在为一个88岁的老太太的死亡举行仪式,我真没见过跳大神。那个鼓点完全是神叨叨的,穿着红白两色长袍,带着大帽子的人,围着绑有招魂幡的旗杆跳舞,就在马路中间,过往的大车打着车灯,慢慢的避道而行,并不按喇叭或冲散他们。我问一个人这是什么教,他说道教的仪式,还反复强调道啊道啊,可是长子却告诉我是佛教的仪式,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只是被几个跑跳的人弄得晕,他们真的动作和演员一样,还会跑到周围来和我这种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比划,表情因为太黑了看不清楚,借助摇摇摆摆的啤酒瓶做的火把,能看到他们投入的奔跑,时快时慢,身体晃动手舞足蹈并且念念有词,“这是一套给死人的经文,要她从十八层地狱里超脱出来的。那个高高的杆子就是指向天堂的。”

 

看完了这一幕,我还挺开心的,虽然一开始有点怕,但很快就被热情的苗族人拉住,给讲解了半天,我们告别他们之后再往前走,却看到了一场车祸。一个红色大卡车刹车山崖的边缘,一个男人躺在车轮旁边,头已经被盖住了,模模糊糊有大滩血迹,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一个女孩子顿在离他几米的路边,摩托车倒在一旁。我们停车但没下车,很快警车什么的全来了。“晚上在山路上飞骑摩托的很多,也经常出事。”现在一想,如果大车为了躲避摩托车,冲下山崖,又会死几个人,山崖两旁什么拦护措施都没有,我赶紧和司机说,咱们都年轻,千万开慢点,他也自动开的稍微慢了一点。但本来我看星星的好心情已经全然没有了,只觉得这里太诡异,尽管一整天没有吃东西,我却一点也不饿,只想赶紧回到住处。

 

住处让我更害怕了,针头毛巾虽然都很洁净崭新,可是屋子里有一股山里的阴湿霉味,尤其是那肮脏的地毯,还有白墙上那些不敢深究的污渍,熏得我睡不着觉,每天醒来都是浑身酸痛,这个宾馆的硬件服务都不错,可惜被曾经住在这里的人,糟蹋成这样。第一天的兴奋全都没了,我和张锦江商量一下,都想赶紧结束战斗,早点回到贵阳去。我回来的时候精神恍惚,颠簸了一路的大车其实并不难受,但是难受的是,我必须忍受其他人身上极其大的狐臭味,那种味道从身后、身前飘过来,尤其是有的人从后面过来,又走过去,那味道居然经久不散,能整整保持几分钟。这到底是一种什么物质啊,能臭成这样,虽然我旁边坐的人并不臭。一开始我坐的位置被一个带小孩的少年占了,两个人就一张票,于是我就悄悄坐在了后面,没想到我后面的两位已经臭到我必须坚持坐在我本来的位置上的程度,还好我给那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找了个两人的位置。到了贵阳我已经快跑到车站口,才发现自己没拿大箱子,为了躲避味道飞奔而下,好心的司机笑了我半天,他好像已经知道我跑掉又回来拿箱子的原因,搞得我很不好意思。

 

听张锦江的话准备住在之前就路过的一家锦江之星,我满怀希望走进去却得到没有预定就全部满员的答复,难道他们都这样对待散客?不过我这才发现此处极好,离贵医很近,正对着小吃一条街合群路。于是我冲到隔壁的7天,我居然还是会员,住下也感觉不错,以后来贵阳就在这一片住好了。我们狠狠地一家家吃下去,臭豆腐,啃了巨大的骨头,还吃了极品绿豆汤、怪鲁饭、等等奇怪的吃食,我还是喜欢吃我们临走时吃的类似麻辣香锅的那种东西,或者酸汤鱼。其实合群路的小吃大同小异,我还是更喜欢有特色的小馆子。我决定临走再去一次看电影的那条街,找到附近的那个卖酸甜小糕点的铺子。

aa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