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恩投资张延昆
厚恩投资张延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77,970
  • 关注人气:39,7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投资札记【336】不断买进更深的价值

(2011-12-19 18:42:31)
标签:

长线投资

安全边际

成长股

佐罗股飞扬

保守投资

股票

分类: 价值投资探索

=>导读

不断买进更深的价值

 

佐罗随笔:

1、每到一轮透彻的大跌之后,总有些股票让人唏嘘,习惯了一些声音:--"怎么会到了这么便宜?不可能吧?" "是不是企业出了啥问题?" "不敢买,看看再说!",每到一轮大涨之后,另外的声音又想起,轮回之间大多数人总会感叹:赚钱太难,赚钱太慢.此时一位叫做市场先生的人会躲在那阴暗的角落里偷偷冷笑!不是市场先生很有心机,是人们太“聪明”、太“务实”。

2、 一种投资思想的树立必须经过严谨地实践和逻辑推理验证.比如具有价值的企业下跌,应更有价值才对,对应的更应该买入才对.因此巴菲特说恐慌来了需要用大桶接,而且他说恐慌比贪婪更致命,为什么恐慌更致命呢?如果明朗之后再买,那么随着明朗,股价变得更贵一些,买入就不符合价值逻辑了,变成追涨追趋势了.

3、不断下跌,风险越来越低,未来可能的盈利空间越来越大,但这就面临一个问题:买进心态。就是不断向下探底时候买入价值最大,但往往这时候最恐慌和胆战心惊,而且随着下跌浮动亏损加大,给人的手脚以束缚,使得很多人因惧而乱.这就需要以合理的仓位计划安排和铁的纪律来实现恐慌买进策略.巨大价值区的浮亏其实是幸福的亏损.

4、一定时候,你轻仓躲过最恐怖时候,也意味着你可能轻仓躲过最辉煌时候,然后被迫加在高位,回头看看能加在价格更低的时候为什么等到后来追涨呢,你想的安稳其实不存在的,本心只是想避免短期的亏损挨套,但却脱离了价值投资的精神本质,“怕”变成了你的投资本质,“怕”就是恐惧和恐慌,一旦被其支配,投资会面临更大风险!养成这种追击高位趋势的习惯其实是有害的。这一点我经过反复学习和实践才有深刻认识的,我努力地去理解巴菲特所言:恐慌其实比贪婪更致命。

5、复读投资札记【334】熊市的记忆 ,你会了解在市场不断大跌之后,慢慢进仓后,我们通常都有短暂的被套浮亏时间,那些时间很值得我以后的大牛市里怀念,不断买进更深的价值区域是幸福的浮亏时间。

 

看看下面两篇文章,细细理解别人买进的勇敢精神。

 

投资不要忘记摊低成本

  莫道行路早,更有早行人。等到知更鸟来的时候,春天也就远了。在市场一片“狼藉”之中,请不要忘记成本更低的筹码。投资大师巴菲特指出,“等待是愚蠢的,不要因为觉得明天会更好,就错失今天的机会。”

  若上证综指从2001年6月14日首次攀上2245.43点算起,到2011年12月15日2180.90点收盘,十年之后,终点重又变成起点。不少沉浮于股海中的投资人为此忧心忡忡。十年轮回,上证综指涨幅归零,我们似乎进入了失望的“冬天”。然而,对于适合长期投资的基金而言,当下亦何尝不是希望的“春天”?

  鲜为人知的是,同样在这十年之内,基金却在不经意间演绎了一轮堪称圆满的表现。天相数据统计显示,成立10年以上的19只基金产品,同期的加权平均收益为202.95%,加权平均的年化收益为11.72%。其中,表现最好的基金10年来累计收益高达440.25%,即使表现最差的基金也取得了92.54%的业绩,显著地战胜了通货膨胀。

  在大盘涨幅归零的背景下,这些基金何以全部能够实现不俗的长期收益?是机缘巧合,还是势出必然?

  美国学者Gibson的研究结论指出,投资收益的91.5%由资产配置决定。尽管收益总是与风险相伴,但由于非系统性风险是可以通过适当的资产配置而降低的;因此,并不是我们所承担的所有风险,都有可能带来收益。

  也就是说,大盘的涨跌实际上包含了个股之间的非系统性风险。如果基金经理的资产组合给力,这些风险完全是可以化解的。

  为了保证基金经理资产组合的科学性,基金公司还设立了严格的风控流程。比如:持有任一股票的比例不得超过基金总资产的10%——防止押宝;持有任意股票的比例不得超过该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0%——防止坐庄;基金经理对单一股票有投资比例权限,超过权限需要报投资决策委员会集体决策——防止冲对投资或内幕交易。

  对于普通投资人,一谈到股市或基金投资,大家往往比的是今天谁涨得多涨得快,持仓成本反而是一个冷门话题。事实上,建仓成本对于基金投资至关重要,特别是对于计划进行长期投资的人,敢于在“下坡”时买入,尤为可贵。

反其道而行之的逆向投资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19日 02:14  证券日报

  ■ 汇添富基金 刘劲文

  顾恺之是晋朝最著名的画家,其真迹今已无存,而流传下来的摹本《女史箴图》和《洛神赋图》都是国宝级珍品。据说他很爱吃甘蔗,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甘蔗尾吃起,慢慢才吃到甘蔗头。这正好和一般人的吃法相反。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吃,顾恺之回答说:“这样吃才能渐入佳境呀!”从尾到头,先苦后甜,渐入佳境,顾恺之倒啖甘蔗与投资艺术中的逆向投资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大家都知道“羊群效应”在投资中是极为常见的,投资者总是习惯于一窝蜂地竞相买入或卖出,逆向投资则恰恰“反其道而行之”。“人弃我取,人取我与”的古人经商智慧,其实也可说是逆向投资的一种体现。

  严格意义上的逆向投资理论,最早是由被投资百科网选为19位最伟大投资家之一的戴维·德雷曼在对行为心理学研究的基础上提出来的。德雷曼认为人性贪婪与恐惧的弱点在股市中表露无遗,投资者情绪会导致股价大幅偏离其内在价值,而利用投资者的错误反向投资往往能获得相当丰厚的回报。他的主要投资方法是在股价受到打击的时候买入市盈率、市净率较低但分红高于平均水平的股票。德雷曼表示,成功运用其投资方法的一个关键点是:不要期望你所采用的策略在市场上马上就能成功,给它一个合理起作用的时间。也就是说,要把眼光放在长期收益上。

  明星基金经理约翰·聂夫也被认为是典型的逆向投资者:“对我们来说,丑陋的股票往往是美丽的。如果温莎基金的投资组合看起来就很容易让人认同,那么可以说我们是在敷衍了事。”正是凭借着这种独特的投资风格,约翰·聂夫获得了令人瞩目的投资业绩,在长达31年执掌温莎基金的过程中22次跑赢市场,基金增长55.46倍,平均年复利回报率13.7%。约翰·聂夫投资方法的一大精髓就是低市盈率逆向投资。对于周期性行业,他只购买那些预计市盈率就要跌到底部的股票;而对于成长性行业中的稳健公司,只有当被坏消息打击而进入低市盈率状态时他才加以关注。此外,他还强调坚定的卖出策略,在基本面变坏或者股价达到目标价格时要有卖出的决心。约翰·聂夫的经典投资案例是对花旗银行的投资。凭借对花旗各项业务的深入认识以及对花旗管理层的信任,约翰·聂夫在股价下跌的过程中持续买入,最终获得非常高的回报率。

  在众人趋之若鹜之时能保持冷静不动心,当大家心惊胆寒之时反倒勇于逆流而上,这就是大师的逆向投资之道。当然,逆向投资绝不仅仅于此。成功的逆向投资至少需要做到以下三点:第一,对行业或企业基本面有深入的认识;第二,在关键时点敢于挑战主流认识,做出与大部分投资者相反的决策;第三,要有足够的持股耐心。相信对于能够管理好自己的情绪而且足够用功的投资者,一定有机会做到这三点让你的投资从此如顾恺之吃甘蔗般“渐入佳境”。

=>导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