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落去
花落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30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可惜天使不歌唱——论比利亚雷亚尔之出局

(2006-04-26 08:19:06)

可惜天使不歌唱

——论比利亚雷亚尔之出局

  当清晨第一缕微光刺穿我的眼皮时,我的迷梦一下子惊醒了,抱着残存的对尚有几分昏暗色彩的天空的奢望,我打开了手机希望比赛仍在进行,刚到5点的现实打碎了我的希望,竟然那时我丝毫没想到过打加时赛的可能……
  那一刻从丢失的手机开始,一条无奈的短信让我忽觉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我微弱无力的安慰恐怕对新手机遭窃的好友而言毫无益处。神差鬼使地第一次想到决赛在阿森纳和巴萨之间进行,皇马支持者的好友将会有何立场。既然上帝的捉弄,那就闭上眼睛合上报纸,假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场名叫欧冠决赛的比赛。
  当我奇异地辗转在床上久久不得入眠时,不祥的预感再次划过我的心头,不会安眠在恰逢比赛的当口吧?不想让我陪伴的凌晨,是否因为上帝怜悯我的伤痛?越发玄乎的念头开始拼命转动,我终于无法坐以待毙,不惜大动干戈地下床喝了一杯牛奶,希望拥有一个短暂的安宁迎接彼时喧嚣,可是惨痛的代价竟是彻底错过了我在等待良久的重要时刻……
  于是,迎接我的便成了开头那个无奈的审判结果,我无需再次紧张不安,一切故事已经发生,时间赋予了它无可更改性,无论悲伤或者喜悦,马上等待即将面临水落石出。能够醒来又如何?文字也无法幻化为渴望中的图画,而信仰也不会在上帝心中泛起一丝涟漪,我们注定只有无奈地观望着牵挂的队伍那些平常与不平常。赞许也罢,咒骂也罢,改变不了那个奇怪的失利时刻。自我安慰完毕,迟滞了许久的消息终于到来,第一条短信就宣判了我的死刑,它说:“里克尔梅一脚踢碎了多少人的心。”是否也包括我的呢?那个瞬间奢望自己理解错误,便强压着惶惶不安往下看,剩下的只有对黄色潜水艇获得点球的质疑,以及盛赞莱曼神奇表现的溢美之词,我忽然觉得眼眶开始湿润了,那种想哭的冲动让我自责不已。利物浦出局的时刻我没有哭,甚至有些麻木不仁,为了他们无法攻破的本菲卡球门,尤文图斯出局的时候我更没有哭泣,三年前那个夏天,我已经为他们付出了无尽的伤感。只是这一刻,在缘分最浅的比利亚雷亚尔身上,我竟然面对感情闸门失控的窘境。单单里克尔梅罚失点球就足以牵涉起我脆弱的情感线,就像第一眼不经意扫过时为理想主义者未来宿命的担忧一样,因为里克尔梅太过理想化所以终究不可能成功。我以为里克尔梅不再是昔日的里克尔梅,其实我错了,里克尔梅还是里克尔梅,他的优雅他的绵软他的缓慢不曾改变,他注定战胜不了强悍的命运捉弄,那毕竟是刚强无比的战神巴蒂都无可奈何的东西。
  我没有看到里克尔梅主罚的点球,却有所预料这个点球射出的绵软无力,一如他永远不温不火的风格。更无法忍受的是,没有欧足联或者其他人作怪,里克尔梅还是输给了自己。即使面对同样绵软的阿森纳,里克尔梅依然无法负载过重,尤其是对手背后站着一个近乎可怕的梦魇——命运。
  里克尔梅可以创造无数机会,里克尔梅可以打出赏心悦目,里克尔梅可以主导比赛场面,可惜罗米不是致命的杀手,或者不总是致命的杀手,在一场绝对拥有优势的比赛里落败我们还能奢求什么呢?足球是圆的,它的非典型与非常态已为我们习惯,即使它大多数时候混合着日常的平淡与正常。10个射门从来都没有一个进球有用,不管进球本身有如何偶然,我看到那句“更大的威胁还是来自5个没打正门框的射门”,心便无法自已地疼痛着,这种嘲讽似乎更像是冥冥中的不可抗拒力作用,再没有准星的枪支也该有命中目标的时刻……这种奇异的感觉也类似于上一场海布里球场内罗米有失常态的激动神情,也许那一切在海布里的争议声中已经写成,一个偏偏漏判的点球和一个轻若柳絮的点球,太多的巧合吻合着英格兰的第五名定律,让奇怪的东西就自己奇怪去吧,只要里克尔梅依然是理想化的里克尔梅。黄色潜水艇没有一把锐利的飞刀撕开最后的防护墙,更没有一些运气的眷顾扯开命运的纽带,黄色潜水艇的离开本没有太多的理由可言,谁都会有忘带射门靴的时候,莱曼也不可能常常化腐朽为神奇,而这一切天意般地发生在比利亚雷亚尔身上,就这么简单,也不是所有理想化的梦都会破裂,偶尔它也会成为一个温馨的童话,惟独罗米不甚奇怪地落入了大概率中。
  当我看到里克尔梅射点球时佝偻的身形,忽然觉得他在天地间更加矮小,不过高大又能如何呢?并不是高大的背影就能制造美满的结果,有高佬的红军不是一样在射门风暴中凋零了么?不同之处仅仅在于,黄色潜水艇在一个更加接近胜利更加接近决赛更加接近冠军更加接近童话更加接近翻盘的地方——倒下了,而真正的灰姑娘正是在自家赛场失宠的阿森纳。
  多好啊,依然还是有一个童话的,即使那个童话不是你所期待的童话。没有人可以宿命是一种什么东西,只知道在你可以粉碎它的一刻变得荒谬,正像阿森纳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地扭转外战外行的前尘往事。天使没有在情歌球场唱出天籁,只是一个偶然性现象而已,就像我在那重要时刻没有醒来一样偶然,不需要什么掷地有声的理由支撑,一个事实的坚硬又怎么比得上一万个理由呢?
  可惜天使不歌唱,在最不英格兰的英格兰球队做客凶险的伊利亚半岛时,她不知去那里偷偷找乐子去了,还忘记了叫醒饱受牛奶催眠的我,让我在一个既成事实的时刻面对结局,只希望天使在德意志上空为潘帕斯草原的完美主义者用她动人的歌喉为蓝白之魂歌唱。
2006年4月26日于无可奈何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