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幽谷芷兰
幽谷芷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409
  • 关注人气:2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痴情女偏遇上无情郎

(2018-06-23 13:01:09)
标签:

杂谈

文学

霍小玉

尤三姐

分类: 小品文
清风介立 撰文


文摘:美好期望对局功利的、肮脏的凡尘,雪肤玉肌包着一颗莹莹冰心,其美无极,却是孱弱不经,一触上轻佻无情的顽石样的硬心肠即破碎幻灭。秋扇见捐,了无生趣,愤而以这种自戕的方式来抗议薄幸。然而这种死并无崇高的价值,孔圣人蔑称这种死为“匹夫匹妇”的行为,但是这些女子无惧于死的勇气确是令吾侪阳刚男儿自叹弗如。而我们这些堂堂七尺男儿遭受折辱时,动不动就大讲什么“包羞忍耻”云云,其实说穿了就是恬不知耻。我们这类雄性动物做不到的,而她们这类被男权文化刻意轻视的所谓执守妾妇之道的人竟然执著与人性善恶的共鸣,所以要称扬她们为贞烈……

痴情女偏遇上无情郎正文: 

   


  男女相悦,永结同心,除了极格别的道德方面败坏的情况,都要以永不仳离为原则。但世间有种浮华鄙俗之徒却喜欢把女人当玩物看,大言:“女人如衣裳。”他们拿对待衣裳的态度待女人,为以后的始乱终弃埋下祸根。女人是具备鲜活生命的人,她们有理智和直觉——虽然她们通常理智的时候较少,直觉行事的时候较多——有快乐和悲伤的情绪,具备爱惜与憎恶的感触,说到底她们不是衣服和玩物,将她们比作衣服实在是流行的偏见作祟。色相易衰不假,但爱一个女人,不光爱她的美貌与袅袅婀娜的身姿,她的磊落的居心,她的仁慈和善感,她的吃苦耐劳的勤勉、任劳任怨的大度,她的谈吐如舌灿莲花(当然不是那种喷壶下注的唠叨)令满室生春,她的丰富多彩的学识和才艺……细数下去,这方方面面的长处和优点,都值得一个男人去付出爱敬之意。愚以为除了极少数心存歹念的坏女人,世间大多数女人还是值得敬重的。  

 

 

   

 

   



 



女人心细如发,富于想像力,偏重感性认知,率直表达,这是女人的优点,也是弱点。西人慨叹:“脆弱啊,你的名字叫作女人。”——道尽了她们禀赋人格上的孱弱不足和聪敏善感的本能。恋爱中的女子——这里所说的是处于绮年的姿颜鲜润轻灵的女子。那些三四十岁的妇人经受岁月侵蚀与生活琐事的磨折,已走上枯萎与凋零的路途,她们的灵台方寸间暗淡无光,变得麻木刻板,功利庸俗,早已失去了玲珑善感的本色——大多痴情,痴情起于心思的纯净无污,一颗尚稚嫩、不能熟谙世事的纯真的赤子之心想当然把世上一切都看成良辰美景,正处于豆蔻年华,耽溺于柏拉图式的精神之恋中,活在自己营造的玲珑剔透的幻像里。她们情窦初开,仿佛干柴烈火,一点就着。爱就全身心去爱,不管不顾,如瓴水下泄,情之所钟可以倾注全身心,尽其所有,甚至不顾惜生命。可是美好期望对局功利的、肮脏的凡尘,雪肤玉肌包着一颗莹莹冰心,其美无极,却是孱弱不经,一触上轻佻无情的顽石样的硬心肠即告破碎幻灭。一旦秋扇见捐,即了无生趣,愤而以这种自戕的方式来抗议薄幸。无疑这世界上有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为负心人的无耻以生命为殉,归根结底这种做法并不崇高,几千年前孔圣人就蔑称这种死为“匹夫匹妇”的行为,认为它毫无价值。但是从另一方面看,这些女子无惧于死的勇气确是令吾侪堂堂男儿自叹弗如的。而我们这些大丈夫遭受折辱时,动不动就慷慨陈词,大讲什么“包羞忍耻”“退一步海阔天空”云云,其实说穿了就是为自己的无耻行径寻找遁辞。

 

 

 

 

 
 



 



我们这类好斗的雄性动物做不到的事情,而她们这类婉嫕可人,被男权文化刻意轻视的所谓要执守“妾妇之道”的人竟然以生命为殉,执著与人性善恶的共鸣,所以我们要称扬她们为贞烈,这并非过分的赞誉。

 

 

 
 

这一点,我最佩服《红楼梦》里的尤三姐。她待字闺中,却对没落公子柳湘莲一往情深,至于念念不忘的地步,卒坚以身相托,欲为其永奉箕帚。她在宁国府那么荒淫溷浊、秽徳彰闻的环境,特别在自己的姊姊也有污行的情势下,禁得住金玉富贵的诱惑,能够洁身自好,令人油然心生敬意。不料好事多磨,她痴痴等到的却是湘莲悔婚的消息,原来柳郎为小人所惑,误认她为“无耻淫奔之流,不屑为妻”,当然这是浅认巾帼为俗流的短识(眼下有”红学研究者”认为尤三姐与其姊二姐同归于淫滥,我不能认同这种观点)。练素焉受青蝇污?终于积毁销骨,佳人绝命,“揉碎桃花红满地”,一缕香魂随风逝。三姐仙去,于柳郎梦寐之中诉衷情:“妾痴情待君五年矣。不期君果冷心冷面,妾以死报此痴情。……妾不忍相别,故来一会,从此再不能相见矣。”呜呼,闻此断肠语虽铁石心肠亦将为之戚戚心伤,叹嗟之音发于五内。辜负这类好女人,不亦愚哉?男人自大务虚的秉性使多少佳偶绝配的好姻缘付之东流。

 

 

 
 

唐代蒋防《霍小玉传》是一篇凄美的恋情故事。现代名学者郑振铎称之为“恋史”,既为史,大概确有其事吧?李益,篇中的负心郎,历史上确有其人,中唐一大诗人,其郡望陇西姑臧,大历四年进士及第,文宗大和间以礼部尚书致仕。他是大历时代的名诗人之一,他的绝句为中唐之冠,五绝名篇如《江南曲》:“嫁的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名闻遐迩,至今吟诵不绝。七绝名篇也不少,如《夜上受降城闻笛》《从军北征》《听晓角》等边塞诗,音节激昂,气度慷慨。据《旧唐书》说他“每作一篇,为教坊乐人以赂求取,唱为供奉歌词”。唐人《霍小玉传》讲述进士李益与名妓霍小玉相爱,二人“婉娈相得,若翡翠之在云路”,两年之间,琴瑟相谐,卿卿我我,携手不离。既而李益赴任所,两人约以当年八月团圆。尔后李益又往洛阳觐亲,知母已为其订婚于表妹卢氏。李益不敢违母命,遂断绝与小玉的片言只语。自李益负约,小玉数访李益音信,“赂遗亲知,使通消息,寻求既切,资用屡空”,就连心爱的紫玉钗也卖了。后来,李益到长安,对小玉避而不见,小玉仍然想望不绝,“便请亲朋,多方招致,生字以愆期负约,又知玉疾候沉绵,惭耻忍割,终不肯往。”小玉日夜涕泣,寝食俱废,“期一相见,竟无因由。”可怜弱躯怀忧抱恨,缠绵病榻,奄奄一息。于是长安城中共感小玉之多情,无不怒李益的薄幸失信。谷雨三朝,牡丹绽放,李益与友侪诣崇敬寺赏玩,韦夏卿(韦丛之父,元稹之岳父)借机殷殷劝喻:“风光甚丽,草木荣华。伤哉郑卿,衔怨空室!足下终能弃置,实是忍人(狠心人)。丈夫之心,不宜如此。足下宜为思之。”忽有一风神俊美黄衫侠士卑词相邀,半途疾转,强挟李益诣郑氏门。小玉闻益至,豁然而起,若有神助,遂与益相见,怒目而视,良久乃举杯酒酬地曰:“我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负心若此!韶颜稚齿,饮恨而终。慈母在堂,不能供养。绮罗弦管,从此永休。徵痛黄泉,皆君所致。李君李君,今当永诀!我死之后,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于是引左手握益手臂,掷杯于地,长恸号哭数声而绝……我们不知道这凄恻缠绵的恋情悲剧是真是假,但对于为情所困,肝肠寸断的霍小玉莫不给予深深的痛惜。而对于薄情反复的负心者无不心生怨愤。如果说尤三姐之死是由于柳氏的偏听偏信的误解造成的,尚值得宽恕与同情,而霍小玉的断肠而死却是李益不折不扣的薄情背叛有意为之的恶行所致,那么其人的品行便确实不得不令人诟病了。常言天下美人不可见其夭,凭李益恁等铁石心肠,没有一丝推己及人的怜悯之心,宁能称之为人哉?我们审视其为人,除去才情学识尚有可取之处,他的人品、心术确实令人大大的生疑。“天下无才子佳人则否,有则必当爱护怜惜之”,若李益辈可谓反其道而行之。世上这类有才无德、人性大半死去的狼心狗肺之徒不知几许,他们傥或满腹才华,而惯常巧舌如簧,寻花折柳。世间险恶,恋爱中的处子,要保住自己的贞洁,切莫被甜言蜜语的蛊惑而昏头昏脑,尔等要夕惕若厉呵!

   

 

 

 “虽有姬姜,无弃蕉萃”,我思我感,所以我以为既然爱一个女人就要善待她,善始善终,永以为好,不要弄成兰因絮果。“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归根结底不出寡情者籍以推诿的借口。

 痴情女偏遇上无情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