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幽谷芷兰
幽谷芷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153
  • 关注人气:2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苦乐参半的人生

(2018-03-29 16:32:03)
标签:

杂谈

人生

快乐

苦乐参半的人生

 文/清风介立

      在穷措大眼里,皇帝一呼百应,执掌生杀予夺大权,后宫粉黛三千(这一点也不夸张,那个晋武帝后宫佳丽超过一万了,当然也有例外,最可怜那光绪帝,只一后两妃),八珍罗列满桌,该乐不可言。可梁实秋文章里记载的那位西班牙国王拉曼三世认为自己御宇五十载,却仅得十四天快乐的日子,难道他说了假话不成?皇帝大多短命,不仅仅因为纵情声色所致,古人所谓艳声与丽色乃伐性之斧,不是说亲近女色者便一定损寿,对于女色,像酒饮微醺,并不一定伤生。那个皇帝不纵欲?不仅是为人诟病的纵欲贪色,皇祚的嗣续都需要皇帝非这样做不可,如果他不近女色,岂不要后继无人、王权旁落了吗?人之成庙廊器者究是少数,毕竟有苗而不秀、秀而不实的情况,以稼穑作譬,惟有多播种,才能收获颇丰。帝王之福寿不得长延的症结,其实主要由王朝专权的统治方式所致,这不是皇帝自身的错。一个人精力毕竟有限,他白天处理王朝繁琐的事务殚精竭虑,已经弄得身心俱疲,每夜还要为王祚嗣君之事孜孜尽力,一年到头始终不得真正养身归息,所以尽管物质享受远超常人,他也不得保命养寿,归根结底,短命的帝王大多是劳瘁致死的。古人云宴安鸩毒,不过适当的休息娱乐,对于身心放松是有益无害的,而受人仰望的皇帝有园亭姬妾之乐而不能享、不善享,能有多少快乐?我们并不羡慕他。一个人一旦位居九五至尊,那么他的日常言行举止,包括夜间择选嫔妃侍寝等各种事情,都变成了军国大事,都要有专人记录在案,这在历史上名之曰”起居注”,皇帝的生活是透明的,并没有多少隐私可言,现代人普遍讲求隐私,但身居高位的皇帝反而没有隐私的权利,不难想见,一个人整天像傀儡一般被人摆弄,能有多少真正的快乐?历史上许多勇于殆政的皇帝,其实说明他们心底里根本厌恶做皇帝,而强为人推上位。所以那个西班牙国王并没打诳语。

       皇帝生活高度优越尚且得不到真正快乐,这是由于他身份特殊、必须担负军国大事日理万机的重任所致。相比君主一般人身上的担子轻松很多,那么他们就一定很快乐吗?

     

其实也不尽然。一般人的人生之途充满诸多的不确定,他们的命途各各不同:幸运的落到锦绣绵软的花毯上,便一路鲜花铺地,阳光洒路,一生走下来可谓“功德圆满”,但他们并非就真正快乐。巨商富户夙兴夜寐,常常盘帐辛苦到深夜;大僚在朝,伴君如伴虎,时刻盘算着不被别人算计、如何保住位置、如何保命避祸……这还不包括那些无端降临的灾祸,比方盛唐朝的“安史之乱”,两都陷落,唐朝的社稷几乎被推翻,来不及逃走的皇族贵胄差不多被屠戮殆尽,杜甫《哀王孙》借一个劫后余生侥幸逃脱的王孙,设为问答之辞,述说了这个贵人在叛军狠如豺虎的血腥屠杀中的不幸遭遇:“问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为奴。已经百日窜荆棘,身上无有完肌肤。”据史籍载,叛军六月陷长安,七月肃宗灵武即位旬日内,安禄山即杀霍国长公主及王妃、王孙、驸马及郡县主等一百余人。传奇《章台柳传》(又名《柳氏传》)系唐人许尧佐作,是真实的故事,恰也发生在安史之乱时期,叙唐代诗人韩翃(字君平)之妻柳氏为番将沙叱利所取,他无计把她取回,侠士许俊(许虞侯)闻之,自告奋勇设计将之劫回,二人终得团圆。“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往日依依)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韩翃《章台柳》)至今尚流诵于世人之口。身份高贵,生活优越,处处高人一等,平时养尊处优自然不再话下,但天有不测风云,罹此国破家亡之类大灾大难时,他们的傲人之处便立即黯然失色,照样落单遭戕,甚至连自己的妻儿都不能保全,既有这么多的不确定悬在头上,所以他们这类人也不会有多大的快乐。至于其他人则更加悲惨,一出生便不可避免地落在冰冷污秽的泥潦上,他们的人生缺少光来照亮,只能在沉沉的黑暗中跌跌撞撞的前行。他们必须忍受人生的千般苦楚、万般忧劳,就像耶稣受难时戴着棘冠的情景,刺的血流满面,只能忍受而不能摘下……这类人之中,有的刻苦努力下来,遭遇许多磨难,夤缘际会,结局许归于圆满。

     

而另外一些人便不那么幸运了,时运不济,命途多舛,终其一生都很凄苦,这有陈子昂、杜甫、苏轼、金圣叹等人堪比,有初唐“王杨卢骆”可比。

     

杜甫“一生襟袍未曾开”,遭遇大水,断粮旬日,耒阳县令招待他牛炙白酒,他滥饮饱食无节,竟胀饫而死,死得这么没出息,一点不风雅。金圣叹出于友情难却和义愤,糊里糊涂地参与“哭庙”集会,终至于糊里糊涂被满人砍了头,在狱中还不忘风趣一把——“豆腐干与花生仁同嚼,大有蟹肉味道”;死到临头仍寄希望朝廷赦免,真真可气可笑,又没骨气。死后有人还不当放过他,将之归为“邪鬼”之流,撰文(归庄《诛邪鬼》)历数其“罪孽”:惑人心、坏风俗、乱学术,尝奸有服之妇人,诱拐美少年为奴,尝将友人钱财挥霍一空,可谓奸淫诱拐坑蒙,色色俱全,虽然他所列举的“事实”,有些纯粹捕风捉影、牵强附会,但在文章作者眼里,金氏的罪孽昭彰,算是坐实供状,他所深恨的是金氏死非其罪,流毒正未已,无法挽救倾颓的世俗人心。“四杰”与金圣叹,在有些正人君子眼里理所当然属于为人不耻的一路货色,当然实际上,“四杰”的确不拘细行,不够检点,其“行为都相当浪漫,遭遇尤其悲惨(四人中有三人死于非命)——因为行为浪漫,所以受尽人间唾骂,因为遭遇悲惨,所以也赢得了不少的同情”(闻一多《四杰》)。刘希夷也是初唐人,天分极高,他美姿容,好谈笑,善弹琵琶,饮酒数斗不醉,落魄不拘常格,他的遭遇与“四杰”类同,一生落魄不遇,结局悲惨,其诗“词旨悲苦,不为时人所重”,最奇的是他的死于非命,传说他被宋之问土囊压杀,不过这传说被证实不确,史籍评他“志行不修,为奸人所杀……”史官秉笔直书,并没有为他隐恶扬善。其《代白头翁》“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悟到宇宙永恒真理的意义,也算是给他悲苦的一生作了注脚。——这类人可令我们唏嘘嗟叹,一掬同情之泪。张爱玲鼎革不久,只身辗转美国,没料想身处异域,生存都成问题,她孤苦伶仃,也只得栖身文艺救济营,当初的一腔热望都成了泡影,她说过一句话:“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这真是有感而发。

     

 人生是苦乐参半的,一点不假,且相对于欢乐,痛苦显得更真切,就像钝刀割肉,一下下的硬剌,更令人难以忍受。佛家称人生为苦海,要人回头,并非无一点道理。人世的快乐太易逝了,只是飘忽不定的云彩,它存在的意义只相当于调剂,它羼入痛苦里,使得人生的痛苦易于忍受而已。我们精神上所能感受到的种种快意风情如白驹过隙,只有那么一晃而逝的光景,过后将浸入更加灰暗的虚空,就像偷情男女两情相悦尤云殢雨,不能缱惓朝朝暮暮,不能从容的宽衣解带,只能扯在铺上草草成欢,偷偷摸摸、担惊受怕换来片刻的欢愉风流。《红楼梦》里说宝玉的情性只愿常聚不散、花开不败,及到筵散花凋,便惹来万种悲伤。而黛玉却喜散不喜聚,她的道理是人之聚散是常态,没有长聚不散的宴席,聚时虽欢喜,但散时定然免不了添上惆怅冷清,所以倒是不聚得好。一个人的生与死都不能征求他的意见,人之契阔聚散也大多不受人主观意志的制约,道家形象地称人生为“浮生”,便是在形容人生如舟浮水流之上,动荡不定,不能自主,所以拥有宝黛这般心意的人终究都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永远不会如愿的。

     

李笠翁以为乐不在外而在心,“心以为乐,则是境皆乐,心以为苦,则无境不苦”。这说明快乐是一种心境,不假外求,钟鸣鼎食之家,金樽清酒、玉盘珍馐,姬妾环列,不一定快乐。古人把读书、济人、著书留世、不闻是非等事看作福。福即快乐。周作人把看秋河、观落日当成一种快乐,梁实秋把“‘风雨故人来’把握言欢,莫逆于心”当成一种快乐,梁启超把看着一件工作的完成也当作一种快乐,李渔以为善行乐必先知足,“退一步”即可得到快乐。叔本华说:人生无有所谓幸福,幸福只是无痛苦之谓。痛苦是真实的,存在的,积极的。幸福是一种心理状态,而非实际的存在,是消极的。他以为尽量避免痛苦,便是幸福。——大千世界固然不存在忧乐之分,快乐与否是人的一种心境,既然精神上有途径可避免一些痛苦,那么活着的时候,为什么不让我们尽量地忽视实在的痛苦而保有快乐呢?追求自由快乐的人生并非荒唐的奢望,只是千万别乐极生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茶事寻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茶事寻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