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幽谷芷兰
幽谷芷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409
  • 关注人气:2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开时节,谈花朝

(2017-04-11 19:33:18)
标签:

花朝

祭祀

赏梅

杂谈

历史

文  清风介立

image

 花朝月夕,单听这泠然清脱、不染烟火气的名字便足令人神往;其实不然,二者无一不是世俗气息浓厚的民间节日。花朝的来历,案《清嘉录》:“(阴历二月)十二日为百花生日,闺中女郎剪五彩缯,黏花枝上,谓之“赏红”。虎丘花神庙,击牲献乐,以祝仙诞,谓之‘花朝’。”值春气生发、莺花烂漫之际,古人靡费资财操持一场祭神仪式,既要“击牲”又须“献乐”,向一个分明虚诞的花神顶礼,就像苏雪林《古人以胖女为美》所说的“人们无论生活多么艰难,无论光阴多么紧迫,也要全力以赴,以表对神明的虔诚”,那么其用意何在?翻阅典籍,原来祭祀活动属于古代祭礼范畴,属于礼制的一类,祭祀规程很是整肃,参与祭奠者须得衣冠整齐,奠仪周备,态度恭谨严正,犹如孔子所谓“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方为诚敬。南宋庄绰《鸡肋编》记载当时朝廷主祭的所谓“国朝祠令”,说“在京大中小祀”一岁之中至于五十次之多。“国朝祠令”指的是朝廷主祭的祭祀活动。说到各地民间自主的祭祀,种类之庞杂,更是多不胜数。可见当时整个社会对祭祀礼仪极高的重视程度。其实无论文明进化到多高的程度,适度的祭祀活动都是合情合理的,虽然只是一种形式,但形式背后传递出的重大意义不容忽视。比方清明祭祖,表示要“慎终追远”,就绝不能简单地目为迷信。历史上众多的祭礼文化现象多数湮灭不见,我们翻阅卷帙往往只识其名而已,有幸一睹其形制的仅为极少数,比方历朝沿袭的“释奠礼”,《礼记》记载:“凡学,春官释奠于其先师,秋冬亦如之。”是祭奠先圣先师的典礼,现在中国大陆称作“祭孔典礼”,古人亦称之为“春秋二丁祭”,据说始自唐代,历代沿袭,是一种国家范畴的祭礼;其定规:每年仲春、仲秋上丁日为祭孔日。至于本文所说的花朝祀神,我们所了解到的只是极少的资信,它大约作为一种民间祭礼曾在历史上长期存在过,主要盛行于南方,今已不传,亦不知何本,其寓意不明,有人臆测与生殖崇拜有关。   

image

  揆之典籍,我们只知道花朝与月夕(月夕又称中秋节或八月半)并称,是民间传统节目,在古代,曾经风行江南,冠绝一时。花朝时令正值仲春,江南气象暄妍,千红万紫,锦绣一般,男女老幼游兴炽烈,如旺火烹油;《清嘉录》引证《吴县志》云:“吴人好游,以有游地、有游具、有游伴也。游地,则山、水、园、亭,多于他郡。游具,则旨酒佳肴、画船箫鼓,咄嗟而办。游伴,则选伎声歌,尽态极妍,富室朱门,相引而入,花晨月夕,竞为盛会,见者移情。”在繁华靡丽的氛围里躁竞征逐,真是奢靡存心,习俗移人,“江南自古繁华”的说法并非虚言。《陶庵梦忆.西湖香市》说:“西湖香市起于花朝,尽于端午……此时春暖,桃柳明媚,鼓吹清和,岸无留船,寓无留客,肆无留酿。”盖纪风和日丽之际,吴人游兴之豪放气象也。  

image

   
 

 春季赏梅是江南春日出游一大节目,“花朝”前后即可行此乐,苦寒的北地无福消受。乾隆《吴县志》云:“梅花以惊蛰为候,最盛者以玄墓、铜坑为极。”“香雪海”梅林蔚为大观,也有人不以为然,其人认为:“武林梅花最盛,惟西溪更为幽绝。小河曲邃,仅容两小舟并行。舟可五六人,一坐宾客,一载酒具茶灶。深极处香风习习,落英粘人衣袂。所持酒盏茶瓯中,飘入香雪,沁人齿颊。觉姑苏元墓邓尉,犹当让一头地也。”这是《在园杂志》作者刘廷玑的观点。“元墓”即“玄墓”,“姑苏元墓邓尉”即是“香雪海”,那么“香雪海”景致到底何如?沈三白《浮生六记》作如是观:“邓尉山一名玄墓,西背太湖,东对锦峰,丹崖翠阁,望如图画。居人种梅为业,花开数十里,一望如积雪,故名“香雪海”。”《清嘉录》详载“香雪海”之名由来:“康熙中,巡抚宋荦题‘香雪海’三字于崖壁,其名随著。”据古籍记载,每年花开时节,玄墓迤逦至香雪海,红英绿萼,层层叠叠,芬芳流溢恍若香国;郡人舣舟虎山桥畔,整理行装,在此遨游,夜以继日,三月三上巳日达极盛,可见“香雪海”并非虚谈哉。其实今天我们看来,“西溪”幽绝,“香雪海”大气,各有其妙处,难分伯仲。

  image

 

 
 

 雪芹先生大作《红楼梦》曾称苏州为“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事实上,江南风气侈靡乃在于南人思想的开放超前,当地气候温和没有饥馑之忧,及文化古迹星罗棋布等方面的诸多优势有关。俗谚云:“天上天堂,地上苏杭”,杭州乃东南之都会,南宋驻跸之所,域内的胜景多如牛毛,画意诗情,俯拾皆是:孤山之梅,玉树参差,暗香浮动;长堤浅翠娇红,红桃绿柳佳偶天成,娇媚不可胜言。其他如天竺飞来峰、六一泉、凤凰岭龙井、苏小小墓等诸景皆足为湖山点缀增色。苏州之繁盛似乎更胜一筹,市井繁华,人民富足,一派风流逸乐景象。地理风光和人文古迹上,姑苏背依太湖之浩荡,有园林之奇、虎丘之胜、灵岩之雅,还有野芳浜之妖冶;更有天平、支硎之幽趣以娱耳目,可说四时游赏者几无虚辰。张岱著述《陶庵梦忆》以横恣的笔墨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西湖春、秦淮夏、虎丘中秋夜、越俗扫墓、西湖香市、西湖七月半、扬州清明展墓等等明代江南几大娱乐盛举,奇情壮彩,令人目眩神迷。 

image

 
 

  江南春深似海,北方却“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居于明水的李清照的《声声慢》词),袁中郎写给梅国桢的尺牍这样描绘北京花朝节傍晚的情形:“花朝之夕,月甚明,寒风割目,与弟闲步东直道上,兴不可遏,遂由北安门至药王庙,观御河水。时冰皮未解,一望洁白,冷光与月相磨,寒气酸骨。……树上寒鸦,拍之不惊,以砾投之,亦不起,疑其僵也。忽大风吼檐,阴沙四集,拥面疾趋,齿牙涩涩有声,为乐为几,苦亦百倍。”又云:“数日后,又与弟一观满井,枯枝数茎,略无新意。”花朝为春序正中,实际标志春天已阅半,但北地依旧风饕雪虐,景象不堪入目,作者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心底之沮丧无奈表露无遗。他的另一篇小品《满井游记》盖记于二月廿二,乃偕友寻春于京郊的闻见:“高柳夹堤,土膏微润……于时冰皮始解,波色乍明,鳞浪层层,清澈见底,晶晶然如镜之新开,而泠光之乍出匣也。……柳条将舒未舒,柔梢披风麦田浅鬣寸许。游人虽未盛,泉而茗者,罍而歌者,红装而蹇者亦时时有。”蕴蓄欣喜的笔墨如瓴水下注,一泄而下。并有当日所赋诗一首《游满井》,其中几句:“烧柳发柔条,卧槎吐红节。石沟注涓水,寒鉴泄空洁。燕女竞游骖,罗袜带春雪。梅花堆鬋髻,波影动文缬。”诗文里的“冰皮始解”、“春雪”之语,显然表明花朝之后的旬日,冰雪尚未完全融化,春寒并未褪尽余威;但是阳气的浸盛趋旺正是势所必然,你看,春意在柔枝上悄悄萌动之时,士女们已急不可耐,靓妆鲜衣到京郊踏青游玩了,看,作者期待已久的春天最终还是来了嘛。   

image

 

 
 

 其实中国地域广阔,域内大部,一年中最愉快、最爽朗的时光始自季春前后,而不是花朝。古书云:“春分后十五日为清明。”此时衰微的寒气早已疲不能兴,风和日丽,残冰消融,柳垂金条,百花争妍。尤其是春山雨霁,空气通透,娟然若拭,山色朗润,满目空灵,那种鲜妍明媚之态、洁净妍丽的景象令人心旷神怡。尽显富贵之态的牡丹被古人冠以“谷雨花”之称,大概因为它在谷雨节气前后开放吧,《清嘉录》有“谷雨三朝看牡丹”的说法。古人赏牡丹兴致蛮高,据古书载他们往往不辞劳苦,远近踵至,还动辄一伙人行动,号称“花会”;其间觞政齐备,不尽兴不归的。春暖花开之季,还有一件雅事不能不提,那是三月三的修禊礼,《晋书.礼志》载:“汉仪,季春上巳,官及百姓皆禊于东流水上,洗濯祓除去宿垢。”修禊礼本定于季春上祀日,后来改为三月三;这天,文人雅士水边行修禊之礼,曲水流觞,风月无边,可惜亦早不传了。杜甫的《丽人行》:“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说的便是杨家兄妹水边行祓除礼和即地宴乐的情形。《红楼梦》里提到闺中一件很有韵致的“饯花会”,与花朝无关,其来历据说是古代风俗,芒种节这天,都要摆设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天,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所以大观园中诸人都早早起来,她们用些花枝柳枝编作轿马,或用绫锦纱罗叠成旌旗干旄,将这些东西系在花枝上。这个“饯花会”大概也属民间祭礼一种,也是祭花神的。不必揣测饯花会其中蕴含的深隽的趣味,光是那“满园子绣带飘飘,花枝招展”,与“出其东门,有女如云”的绚烂的景象,大概无人看了不“坐弛”,毕竟尤物移人。李清照《武陵春》无人不知,首句是:“风住尘香花已尽。”兵戈扰攘,流离颠沛之际,她形单影只,眼见客居之地暮春花尽,禁不住婉曲凄恻,愁绪绵绵;但我们不可不知,引起她心情无限凄楚的落花之地,可是她客居的浙江金华一带;而她朝思暮想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乡济南胡尘漫漫之下的暮春时节,花儿这种被古人蔑称的“无情物”,不见人间契闊悲欢,仍是不管不顾,开得郁郁蒸蒸啊…… 

image

 

 

image

 花朝

一朝杏花绽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拜年
后一篇:闲话“七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拜年
    后一篇 >闲话“七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