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雾中风景(中国电影文化1978-1998)/电影与文化研究

(2006-07-22 21:48:27)
分类: 书摘
雾中风景(中国电影文化1978-1998)/电影与文化研究丛书
雾中风景(中国电影文化1978-1998)/电影与文化研究 戴锦华简介
  戴锦华,北京人。曾任教于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文学系。现任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东亚系教授。曾在美国,欧洲,日本,中国香港、台湾等数十所大学任客座教授。从事电影史论、女性文学及大众文化领域的研究。著有《浮出历史地表——现代中国妇女文学研究》,《电影理论与批评手册》,《镜与世俗神话——影片精读十八列》,《隐形书写——90年代中国文化研究》,《犹在镜中——戴锦华访谈录》,《涉渡之舟:新时期中国女性写作与女性文化》,《电影批评》,Cinema and Desire:A Feminist Macism and Cultral Politics in Dai jinhuas works等专著10余卷。
书摘
英雄的出场与终结

如果说,《孩子王》以一种反英雄/反父亲/反历史的艺术铭文成就了
一个英雄/逆子的形象,并且将第五代的历史困境/语言困境呈现为历史的
悲剧;那么《红高粱》’则以英雄/父亲/历史的出场而完成了的一个臣服
的姿态,它以对第五代历史困境/语言困境的喜闹剧式的消解,实现了第五
代延宕已久的成人式。从而“结束了第五代英雄时代”。《红高梁》标志着
第五代的陷落,尽管这是一次辉煌的陷落。
如果说《黄土地》、《孩子王》是拯救中的陷落,那么《红高粱》就是
陷落中的拯救;如果说前者是要以本雅明所谓的“寓言”——历史的消散与
碎裂来将“大地沉重的遗嘱”交付给空明一片的未来,那么后者则是要以叙
事/表象呈现给我们虚假的、历史的完整与绵延;如果前者是要以对英雄/
父亲神话的解构来重申并自我界定子的身份,那么后者则是要以对英雄/父
亲的讲述(讲述,而不是重述)以抹去逆子额头上“天雷击劈的印痕”。这是
一次回归社会的历史性行为,并且借助“想像关系”成功地完成了第五代的
赦免式与成人式,这不仅是个体生命史与意识史的回归与臣服,而且作为一
种社会象征行为,它还是一次成功的意识形态祭奠与实践。
P40
图书目录
第一部分 余塔瞭望
余塔:重读第四代
断桥:子一代的艺术
遭遇“他者”:“第三世界批评”阅读笔记
性别与叙事:当代中国电影中的女性
《人·鬼·情》:一个女人的困境
寂静的喧嚣:在都市的表象下
《心香》:意义、舞台与叙事

第二部分 幕落幕启
裂谷:后89艺术电影中的辉煌与陷落
历史之子:再读“第五代”
《霸王别姬》:历史的景片与镜中女
《血色清晨》:颓坏的仪式与文化的两难
《炮打双灯》:类型·古宅与女人

第三部分 镜城一隅
梅雨时节:1992-1994年的中国电影与文化
《二嫫》:现代寓言空间
雾中风景:初读“第六代”
狂欢节的纸屑:1995中国电影备忘录
冰海沉船:中国电影1998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