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人独酌
伊人独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849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只飞在练车场上空的灰色鸽子

(2006-08-24 16:16:54)
分类: 闲言碎语
一只飞在练车场上空的灰色鸽子(最近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班得天天上,活一天一天多;老爸的书稿还没有帮他打完,几十万字哪,国庆节就要交稿了,真郁闷,天天晚上帮他打到超过十二点,都熬成熊猫眼了;驾证还没有拿下来,居然还不安排俺考试,又熬哪熬哪,每天想方设法抽一点时间去倒两回桩上两回桥,天天从事这太阳底下的事业,真是郁闷。还有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俺实在没有时间再打理这博了,且休博几天了。)
 
  我能把汽车开得呼啸而过,却被一辆教练车折腾得咬牙切齿。

  但不管开着车在路上跑得多欢,毕竟是无证驾驶。又极神往可以放肆地在马路上疾驶,却只能偷偷摸摸的趁个天黑路僻开出去溜上几圈。一看见交警就小脸发热心头发紧双手发抖两脚发软,这日子真折磨人。

  于是,下了决心,纵是被晒成了非洲难民,也一定把汽车驾证拿到手。一放假,便邀上三几好友,一同去学车。孰料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怕风怕雨更怕毒日头,这一个多月下来,也没好好学过几回。据说从下月开始,考倒桩与考路试要分成两个月完成,这样一来,考个试也要拖上两个月,又郁闷不已。只好又拼命的挤时间出来争取每天都跟那辆破旧的教练车来两回亲密接触。

  偏偏那又是一辆几十头老牛也难以拉动的破教练车,有时我们几个弱女子打方向盘,几乎要跳起来才扳得到位。每每嘴里嘟囔着拼命扳方向盘,直呼遇人不淑报错了点。

  O教练是一个黑瘦的小伙子,整天戴一顶黑色遮阳帽,着深色短上衣;模样周正,肤虽黑人却精神,眼神深邃,只有嘴角一弯时才会显出一丝笑意,典型一个酷哥形象。或许对一些小妹仔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于是,一些故事,教练与学员的浪漫故事,就在练车场上上演着。

  同车学员里有一个十九岁小妹仔儿,可真是晒得黑不溜秋的。除了牙齿,几乎找不出一寸白的地方来了,就连皮肤的每一个毛孔,每一道褶皱,都是透出一种灰黑色。当初见到她的时候,皮肤虽偏黑,但光滑细腻,现在在这太阳底下炙拷了这些天,活脱脱一个从黑非洲逃难过来的小黑妹。小妹仔儿早我们一些时日来学车,现在车已练得很不错,早就可以考试了,不知是什么原因,却一直没有安排她考,她就这么天天跟都着教练出来练车,然后与O教练亲密接触,搂靠在一起锄大地你捏我鼻子我打你手心的。也许她也不想考,教练也不愿意让她考吧,就这么耗着,然后在练车场上浪漫着。

  据说O教练本是一个脾气很火爆的酷哥,但有了这个小妹仔儿在身边,居然柔情似水。小妹仔儿嘟着嘴叫嚷我饿了,教练屁颠屁颠地拿来快餐;小妹仔儿又跺着脚说我就要吃榴莲,教练捏着鼻子给她掂来黄澄澄却要熏死人的榴莲块:这鞍前马后的,服务周到。中午吃饭,大家伙儿一起凑份子请教练,O教练积极主动的掏钱出来凑了小妹仔儿的份子。O教练不但对小妹仔儿呵护有加,就连对我们也温柔耐心。我们真是受益匪浅了。虽然我们这几个是又笨又懒又怕吃苦的家伙,但他也没有对我们发过一回脾气,还很耐心地教我们如何看点,如何掌握要领。或许他要在小妹仔儿面前树立柔情似水的深情酷哥的形象吧。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真信了这话了。

  只是我们这几个不解风情的老怪物,对他俩的卿卿我我视若无睹,任他们打情骂俏,任他们摸打搂抱。我那散漫的眼神,常常飘过他们的身影,看天边散漫的流云。

  但有时他俩也会激起公愤。O教练太沉迷在卿卿我我中,未免就疏忽了对学员的指导。甚而至于,昨日,中午,众目睽睽下,小妹仔儿的头枕在教练的腿上,像只小鸽子般睡去,教练一手抚着她的背,一头帮她打着扇。一位新学员尚未学过移库,连喊了十多声教练,教练太沉浸在温柔乡中了,居然听而不闻,直至有学员提醒。我们几乎要瞪爆了眼珠子!

  于是我们便盼这小妹仔儿快快考完试,在我们眼前消失。每回有人去考试,我们就想,这小妹仔儿,总要考过了吧?但每回去到练车场,却总是见她坐在教练的身边,然后在教练面前耍点小脾气,然后便是教练对她言听计从,再然后便是我们在一旁恨得牙齿咯咯响。据她说,本来早就安排考了,但上报资料时报错了,只好等下回了。我们都感到奇怪,其他人的资料都不会报错,为何偏偏她的就错了这许多回呢?转念一想,恍然大悟。

  小妹仔儿的肤色,黑中带着灰,那天我开着久先生的车载着同去学车的两位同事疾驶,聊起小妹仔儿,我们想了好久,才很恰切地形容她:一只灰色的鸽子,一只飞在练车场上空的灰色鸽子。这样形容完后,我们都大笑,这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她不但肤色灰黑像极了灰鸽子,而且在教练面前温顺的样子,也颇像一只被驯服的鸽子。

  这是学车期间的花絮了。虽然有时也恨得牙齿咯咯响,但这小妹子也给我们单调乏味的学车日子增添了谈资和乐趣。有些教练甚至叫她“小蜜”。每回看见我们自己在琢磨着如何倒桩才倒得正,如何才能顺利上桥,便总要问,教练又跟小蜜亲密接触去了?于是,大家便会心地笑,练车场上就有了一些叫无聊的东西在上空飘上好一阵子。

  昨日午饭时间,几个教练又在逗小妹仔儿:小蜜,你是O教练的第几个老婆?小妹仔儿咧嘴咕咕地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教练再逗,小蜜,你知道O教练有几个老婆?小妹仔儿仍笑而不答,也不知道如何回答。O教练伸手刮着她的鼻子说,真笨,就说是最后一个老婆不就行了吗。小妹仔儿听了哈哈大笑。

  我们这几个不解风情的半老徐娘,也抿嘴偷笑。小灰鸽呀小灰鸽,你娘不放心你十九岁去工作怕被人骗了,她岂能料到在这练车场上女儿也能跟已是孩子爹的教练日日亲密接触呢?
  
  看这形势,这只灰色鸽子想要在近期内拿到驾照,绝非易事。

  我们,也只好继续一边恨得牙咯咯响,一边又从中寻些谈资和乐趣。

                 06/8/2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