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樵夫萧红史料
樵夫萧红史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768
  • 关注人气:1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向端木“泼大粪”……周立民(转帖)

(2014-10-24 00:23:18)
标签:

萧红

端木蕻良

分类: 论述考据

  要我来拍萧红的电影,有两个镜头必不可少:

    一个是萧红扎着花围裙在收拾房间,胡风、梅志夫妇来访,见她累得气喘吁吁,便问:“怎么你一个人,三郎(萧军)呢?”萧红无奈地回答:“人家一早到法国公园看书用功去了,等回来你看吧,一定怪我不看书。”不久,萧军夹着几本书兴冲冲地回来了,与胡风夫妇打过招呼后,又带着夸耀和谴责的口吻对萧红说:“你就是不用功,不肯多读点书,你看我,一大早大半本。”(梅志《“爱”的悲剧———忆萧红》)

    另一个镜头要转到抗战时期重庆的嘉陵江畔,用这样的画外音直接叙述也未尝不可:“那个叫作D的人,全是艺术家的风度,拖着长头发,入晚便睡,早晨十二点钟起床,吃过饭,还要睡一大觉。在炎阳下跑东跑西的是她(萧红),在那不平的山城中走上走下拜访朋友的也是她,烧饭做衣裳是他……”(靳以《悼萧红》)

    说实话,在持家上,我看不出这两个男人半斤和八两的差别(都是东北男人,阿弥陀佛),然而,他们所获得的评价却截然相反。萧军最多是大男孩的天真,是豪爽,是不拘小节。可是,端木蕻良就是虚伪、狡猾,欺负萧红。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还成了没有名字的人,什么D,T,某君,××……萧红的友人同仇敌忾,在回忆录中硬生生把这个与萧红正经办过结婚酒席、生活了四年的正牌丈夫,变成了不名誉的插足者。

    在他们的眼里,端木一出现便是反派角色:“有一次,一个长头发,脸色苍白,背微驼,有着嘶哑声带,穿着流行的一字肩的西服的人走进来……”(梅林《忆萧红》)这还是客气的,在萧军笔下:“他说话总是一只鸭子似的带点贫薄味地响彻着。这声音和那凹根的小鼻子,抽束起来的袋口似的薄嘴唇,青青的脸色……我厌恶这个总企图把自己弄得像个有学问的‘大作家’似的人……我不独憎恶他,也憎恶所有类似这样的可怜的东西们。”(《从临汾到西安》)端木何罪?直到1996年,《端木蕻良传》(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的作者孔海立提及他时,梅志本能的反应还是避而不谈。一个人被如此众口一词、如此长的时间内不待见,端木可以创记录了。

    可是扳着指头数一数,在萧红生前或死后,端木的所作所为何至于享受如此“荣誉”啊!他没给萧红尝老拳吧,不是朝三暮四花心大萝卜吧,比起萧红的那位前夫,多少总让人温暖些。这不能不令我想起鲁迅的话:“我先前总以为人是有罪,所以枪毙或坐监的。现在才知道其中的许多,是先因为被人认为‘可恶’,这才终于犯了罪。许多罪人,应该称为‘可恶的人’。”(《可恶罪》)更重要的一点,在那些骂端木的男人们之中,唯有端木的才华可与萧红般配。常常说话不大着调却又总有调调儿的夏志清甚至认为:端木二十一岁时完成的长篇《科尔沁旗草原》,比《子夜》、《猫城记》、《家》都要好。这么说是嫉妒?不能轻率地这么说。1981年丁玲对葛浩文说:“端木蕻良就不是和我们一路人。”(《端木蕻良传》第82页)他不大拉帮结伙,与胡风曾一度很近但又疏远了。再加上,他是茅盾力荐的作家,而尽人皆知,茅盾与胡风那个不对付……文坛如江湖,一位朋友曾说“文人最狭隘”,我信。

    想一想,他们哪里是在为萧红打抱不平,不过是穿着友谊的马甲在往萧红的墓上泼大粪。

 

    转自南方都市报    2014年10月23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