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兆寿
徐兆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42,685
  • 关注人气:13,4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2015-12-14 20:12:03)
标签:

杂谈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每每想起第一次读萨义德《东方主义》时的义愤。西方文化对东方文化的殖民是随着工业文明滚滚向前的,先是军事,然后是文化。当李希霍芬将古代中国与中亚、西亚、欧洲交往的那块古大陆简单地贴上丝绸之路的标签;当斯坦因揭开中国西北的大陆,挖出楼兰美女,并打开莫高窟的时候,其实他们以学者的方式呼应的恰恰是1900年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的炮火。当他们把从中国、印度以及伊朗等地抢去的文物在欧洲展出时,激怒了一个青年,那就是常书鸿。

铁路是殖民的臂膀,但我们恰恰需要。久而久之,因需要我们适应了殖民,就像动物适应了主人用食物进行的训化。我们彼此相依,忘了殖民。

但每读萨义德的书,便忽然意识到我们脖子上无形的项圈。我摸着我的脖子,感到无力的愤怒。

如今,殖民的手段已化于无形,它通过强大的沙尘暴一样的新媒体,蚕食着古中国早已枯竭的灵魂,中国传统文化将毁于旦夕,我们是甘于此毁灭?还是奋力一拼?但我们又怎能抵挡?拿什么来抵挡?抵挡有无意义?这都是问题。

这使我又一次想到萨义德。

身在西方文化腹地的萨义德赤手空拳,用伊斯兰文化作为中心,以福柯的方法和理论试图拯救东方。今天中国的学者多在引用他的知识分子观点。那么,我在想,我们是否能像他那样,以华夏文明为中心,仍然用福柯的方法和理论拯救东方?

我一直记得看伊朗电影《一次别离》时的疑问:为什么我们花了那么多钱,竟拍不出这样一部电影?还有那部小说《追风筝的人》。那样一部轻盈的小说,不算什么,但它传向全世界。我们的传播在哪里?

记得2012年夏天,与美国杰普曼大学终身教授贾文山先生谈起传播学时,我谈到建立东方传播学时,他也表示共鸣。只是我不搞传播学,一直在门外望洋兴叹。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今看到李红博士在其刚刚出版的著作后记中也有类似的观点,真应了那句佛语: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宁愿相信,这是传播学界的一个共识。

祝贺李红兄!望中国的传播学者能以中国传统文化为起点,有所作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