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兆寿
徐兆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39,454
  • 关注人气:13,4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什么是真正的生态精神

(2007-08-24 11:39:38)
标签:

文学/原创

 

前几天参加一个生态文学会议,听了很多学者的发言,对生态文学有了一定的了解,但对生态精神越来越模糊。生态文学是近些年来在中国兴起的一个文学名词,自然与生态有关。大意是人与自然应该和谐相处,但目下是人异化了自然,所以,要反过来反对这种异化,重新确立人与自然的关系。作为文学家们,在进行写作时大概是崇尚自然的,实际上是有一种精神信仰内在地起作用。

 

 

所以在会上,有两种生态精神:一种是基督教精神,一种是中国的道家精神。还有一种精神没有人述及,即佛家的众生平等精神。信仰基督教精神的学者,大凡举的都是西方的一些经典文本,多是国内的学者,恰恰相反,国外的一些学者,谈论的又是中国的道家精神。后者大概唤醒了一些学者的记忆,于是,在讨论中对道家的自然精神多有赞赏。

 

 

但是,说到道家的自然精神便是生态精神,我倒是有些不同的看法。当时在会上没机会来讲,便在这里讲讲。

 

 

很多年前,我看到国内到处都在修草坪,把很多树都砍了。当时就想,这就好吗?如果大地上全是草坪,没有森林,会怎么样?所以对城市里大修草坪颇为反感。心想,还是自然的好。人家想怎么长就让人家怎么长好了。人算不如天算嘛。老天对自己的土地自有经营,何苦要人来指手划脚。所以,那时看到修草坪和种花的人,特别是那些搞绿化的人,就想,别自以为是了,谁能说得清你们不是在破坏生态平衡。这大概就是道家的自然无为的思想吧。

 

 

再后来看很多地理和生物知识,又看出另一个问题。这就是自然的精神其实就是进化论的弱肉强食的侵略意识。恐龙的灭绝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弱肉强食的结果。不仅动物界如此,植物界也一样。田埂上若有棵大树,旁边的麦苗自然就虚弱。强势的植物也会逐渐吞食弱小的植物(将弱小者需要的土地、阳光、水分占用,使弱小者成为强者的肥料即食物)。自然界的殖民思想是自然而然的。强者更强,但最后仍然免不了灭亡。地球的每一次剧烈的地壳运动无不是生态被破坏的结果。如果真有自然而然的生态精神,大地为何常常荒漠而导致生命灭绝。

 

 

人类大概是第一个看到这种残酷的生态意识的物种,并有意识地改造自然和自身的。如大禹治水便是对自然的改造,人类种植粮食也是对自然的改造。如果人类对自然不进行改造,人类大概也难以生存。而社会便是人类改造自身的结果。想到这儿,便对道家自然无为的思想有了怀疑。能自然吗?什么才是自然呢?

 

 

比如,在性的问题上,很多人也强调自然。意思是性与吃饭一样,是一件愿意就可以吃的东西。近五十年来的很多性学家都这样强调。但是,真的可以吗?亲人之间的乱伦恐怕在今天仍然是禁忌。不要说这伦理是人类约定的道德规范,单说近亲结婚的祸害是古代科学也有定论的。

 

 

能自然吗?如果人类没有一系列有意识的文明制约,人类也像猴子一样,那么,一个社会将只有一个公猴和数不清的母猴。除了那一只强大的公猴外,其他的公猴将全部被杀死,最后那只公猴也将像西门庆一样累死。人类不死才怪?

 

 

所以,农民们会将田埂旁的大树砍去一些,直到它旁边的麦苗都能被太阳照亮。这是最简单的思想了。也就是说,自然界根本就不存在平等与和谐。这是自然的物理性质决定的结果。也就是说,这是欲望的道理。平等与和谐只是人类的梦想,而它才是人类需要的精神。这就是基督教精神。确立一种人为自然界主宰的位置。

 

 

于是,道家精神与基督教精神之间便有了强烈的冲突。在道家那里,人是渺小的,人只是自然的一分子,而在基督教那里,人是强大的,人可以改变一切,人是伟大的。在《红楼梦》里,人最终消失,只留下白茫茫大地一片。而在《约翰·克利斯朵夫》那里,老约翰·克利斯朵夫穿过一条大河,终于成为巨人,人被放大了。

两千多年前,庄子曾问过一个问题:这个世界真的有真宰吗?若果有,在哪里呢?为什么怎么也找不到呢?若没有,为何这世界又如此有秩序?庄子跌入了茫茫宇宙中。两千多年后的今天,物理学家霍金先生也发出了同样的疑问,只不过他的问题更加具体,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世界是怎么来的,最后又到哪里去。在无奈之中,这位物理学家说,也许有一天,不论是人类,还是整个宇宙,都需要上帝的拯救。

 

 

庄子的这种迷茫始终是中国人精神世界里的一种犹豫不决与徘徊、后顾,恰恰是这种精神使中国人与自然之间有一种捉摸不定的约定、契合,中国人内心中的那种忧伤便自然产生了。但是,从伏羲开始制定了婚姻,从神农氏、大禹开始改造了自然,中国人到底在与自然的斗争中达到了和谐,也产生了与自然的伦理关系。道家的自然无为似乎与真正的生态精神有一种冲突。

 

 

而基督教精神所确立的巨人思想,在某种程度上恰恰是后现代时期所要修正的思想。人与自然之间不仅仅是人主宰自然的关系,而且还是平等的关系。大地上的一切生命皆以其它生命为牺牲而存在的,这种殖民思想和残酷的精神恰恰是生态之间达到动态平衡的一条法则。不杀生,禁食,是对这种法则的一种克制。而佛家的这些人与自然之间的伦理精神恰恰是基督教若缺乏的。

 

 

似乎是每一种生态精神都存在一些没有解决的问题。如果解决了,也许人类今天就不会被生态所困扰了。

 

 

那么,真正的生态精神究竟是什么呢?这就是人类今天的现实留给我们的一个新的伦理问题。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