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兆寿
徐兆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42,097
  • 关注人气:13,4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性革命”真的到了中国吗

(2005-12-04 16:30:26)
 “性革命”真的到了中国吗
 徐兆寿
   (注:此文乃以前写的文章,曾摘要在《西部博览》杂志上发表,里面的一些事件我也在前几篇文章里提到过。一些观点可能已经变了,但因为是此前的文章,也就不必改了。)
 
   20021110日,我在“甘肃工业大学”做了一场题为“‘性革命’的到来”的报告,据说吓坏了很多人。
 
这是我第一次以一个作家的身份讲“性革命”的,说真的,我当时是怀着巨大的勇气踏入甘肃工业大学的。一方面,《非常日记》出版后,很多人都劝我好好搞文学创作,不要与性同流合污,要以一个作家扬名立万,千万不可当一名性学家,文学界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也在不同场合说我的《非常日记》纯属炒作,到处批评我,应不应该再涉及性,的确是一个艰难的选择,虽然我最终选择了,可是,在我内心深处,我还是想做一个作家,如果一来,我真的成了一位“性学家”。这使我颇为不安。另一方面,我在后来写作《非常对话》一书时,曾采访中国著名的性社会学专家、上海大学的刘达临教授,他认为,“性革命”不会在中国爆发,因为中国有以中庸之道为中心的传统文化调适,我当时也这样认为。我为这种提法颇为不安,后来我从人民网上看到,中国人民大学的潘绥铭教授已经有了这样的总结,我便放心了。
 
报告在当地的几家报纸上都作了报道,有很多人半开玩笑半讽刺地问我:“‘性革命’真的到来了吗?”
 
一周以后,兰州某职业学校有关处室也请我作这方面的报告,因为这类学校大学生的同居行为更为普遍,性教育更为缺乏,可是,海报贴了不到两个小时后,据说是一位退休教授找到了该校校长,怒斥海报内容,于是,那位校长亲自前去把海报撕了。请我做报告的处长让我悄悄地去讲,我严辞拒绝了。这样的学校也能称得上大学?见鬼去吧。
    兰州大学新闻系的几个学生从遥远的榆中校区来找我,我答应了,可是后来也被取消了。我在兰州铁道学院讲过两次,是把性教育和文学混为一谈的,题目也被模糊了。我听说有很多学生写文章批评我,说我讲得太开放了。
    “性革命”真的来到了中国吗?当然是真的,并非危言耸听。
    与欧美六七十年代的那场声势浩大的“性革命”相比,中国人的确是在暗中进行着一场巨大的革命,而这场革命的主体正是青年。我想起在我上大学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们在团组织生活中讨论的是“大学生该不该谈恋爱”,而现在的大学生要求的是“学校应该允许大学生结婚”。不需我列举那些生硬的数字,从大学生要求结婚这一现象就可以确定,大学生的同居和青年的婚前性行为已经很普遍了。
    这只是“性革命”的一项内容。相比于我们上大学时偷偷去看黄色录相,在暗夜里惊慌地进行手淫,当然是更为人性了。在过去的中国,女子年芳二八就可以有婚,男子最多也就二九可以过上正常的性生活,而现在这些年龄的男女却要在寒窗下苦读、压抑,让他们过上同居的生活应该说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性革命”只是让性的本体回归而已,用不着大惊小怪。
该震惊的是另一事件。去年年底,传媒报道,在广州惊现“换妻游戏”。“换妻游戏”是近年来在美国中产阶级间中盛行的一种性活动,据统计,目前全美已有超过500个“换妻俱乐部”,有些大型的换妻俱乐部甚至会包下一整座大饭店,让多达4000人举行热情如火的换妻派对。这是“性革命”的余续。洛杉矶换妻俱乐部负责人拉齐莱特表示,上个世纪70年代从事换妻游戏的人大多是个性叛逆、长发披肩的嬉皮夫妻,而今换妻人士多为30岁至40岁、有稳定工作和收入的中产阶级夫妇。那些自然是当年的“性革命”者了。每逢周末,从加州圣荷塞至旧金山等大城市都会举行交换性伴侣的换妻派对。在欧美,换妻不是新鲜事,尽管大部分人觉得这种行为非常荒唐,但参与其中的人却自有一套说词,他们认为夫妻相处久了,难免厌倦对方,为避免发生婚外情,不如在彼此谅解的情况下,透过换妻方式“疏解”一下。参与换妻活动的人多自认“思想开通”,他们坚信人性软弱,与其逃避现实、苦苦压抑,不如和其他想法一样的夫妇进行交换计划。
中国人跟得可真快!
    这使我想起欧美六七十年代的“性革命”中那些过着群居群婚的青年们。中国的青年会不会也做出这种事来呢?我又一次想起刘达临教授的话:“性革命”不会在中国发生。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即使“性革命”真的在中国爆发,那些过头的言行也会被中国传统文化预防并调适。
    半年多来,我一直在思考着他的话,中国的传统文化真的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吗?
    刘教授生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那时,正是新旧文化交替的年代,他所受的家庭教育大多也是两种文化。他们那一代人的身上,传统文化的基因还在起很大的作用。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正是大批特批孔孟之道、反对中庸的年代,他们接受的大多都是新式教育,在心理上对传统文化有一种逆反情绪。不过,在那代人的身上,由于父辈的影响,言行中仍然渗透着传统的礼教。可是,到了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中国传统文化对他们的影响可能大多仅限于课文中的一些概念。父辈们也很少会用传统的“旧”的观念来教育他们,家庭教育没有办法来给他们上这一课了。而社会教育呢?自然更是无法弥补了。二十世纪两次对外开放,特别是八十年代以来的开放,已经彻底地冲淡了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市场经济建立以来,中国人的文化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此一来,中国的传统文化已经难以在最新的青年一代身上起作用了。
    我深深地体会到,刘教授和我可能只是一厢情愿。
    实际上,从“性革命”产生的根源可以看出,“性革命”绝对不是单纯的性的革命,而是一种人类文化运动。
    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以前,人类对家庭的了解都停留在神学创世的阶段。从巴霍芬开始,人类学家对家庭的研究逐渐挣脱了神学的束缚,对人类的家庭婚姻制度有了一个简单的描述,认为原始初民最早是群婚杂居,即没有任何性禁忌和性伦理道德,后来才进行了最低的限制,出现了血缘家庭,然后是普那鲁亚家庭,再后来是对偶家庭,最后进入私有制社会,有了一夫一妻制。一夫一妻制是基督教的产物,本在基督教国家实行。既然尼采说“上帝死了”,上帝所安排的一夫一妻制也就可以取消了。在人们相信自己的祖先是猴子,而并非什么神所创造时,人类精神的神圣性也被取消了,人们再也不相信什么灵魂后世之说,只相信自己的大脑,相信自己的感官,于是,性——这一被文明社会一直压抑着的狮子渐渐地苏醒了。它也成了人们最信任的器官。
    与此相伴随的是西方社会的性研究。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有一位叫金西的生物学教授对美国17000人进行了性调查,结果发现,90%的人有自慰现象,而三分之一的男子居然有过一次或一次以上的同性性行为。它震惊了世界。人们想,既然大多数人都这么做,它肯定是对的了。调查报告还显示,婚前性行为和婚外恋行为也相当普遍。在没有了上帝和圣人的评判准则后,人们只有看大多数人的看法了,而大多数人的态度就在调查报告里,在那些百分比中。一座黑暗的城堡被打开了,那头黑暗喂养的狮子终于冲了出来,要复仇了。民意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于是,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们对旧有的一切文化制度不满了,而这不满,首先表现在性行为中。他们是有道理的。他们群婚杂居,就是要过上原始人的洞穴生活;他们随意同居,就是要打破性禁忌;他们交换妻子,就是要以对偶婚的方式来弥补一夫一妻制的弊端;他们裸露,也是要与原始人的生活相一致。有什么不对吗?人类学家不是说这就是原始人的生活吗?欧洲的文艺复兴不就是一次复古吗?既然上帝精神不存在了,人类就要寻找自身的原动力,就像弗洛姆说的那样,要寻找原始冲动,这原始冲动不就是性吗?不就要回到原始社会去寻找吗?既然人类学家说,人与动物没什么区别,只不过高级一些而已,但说来说去仍然是一个动物,过着动物的生活不是更本质一些吗?
    似乎是在与文化叫板,似乎是故意如此,似乎又是很认真地在寻找人类的精神,似乎是在痛苦并快乐地选择。一切都混为一团。
    让我们还是关注一下当时的文化吧。“性革命”是由那群被称为“垮掉的一代”发动的。这群人与中国七八十年代出生的青年一样,面临了同样的童年的幸福与青年的痛苦。从今天看来,“垮掉”的实际上并不仅仅是那群青年,而是人类过往的古典精神,既神示的精神,而那群青年所要承担的,恰恰是要用他们乱七八糟的生活和内心来寻找和塑造新的精神,既人的精神。他们创造了后现代主义文化。这是他们反对传统所堆积的一些东西。他们把人类的无理性因素发挥到了极点。只要是正统的就是他们要反对的,只要是传统的就是他们要否定的。不相信过去是对的,但也不知道自己的现在和将来是不是对的,对与不对似乎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存在本身,是发言,是行动,是自己,因为将来是怎么回事谁知道呢?金斯伯格成了大师,他《嚎叫》着乱写一气,居然成了经典。现在中国的青年不是很崇拜金斯伯格吗?不是有很多人正在标榜身体写作吗?不是有下半身诗歌团体吗?不是还有美女作家,甚至还有妓女作家吗?
    也许人人都听到了那句振聋发聩的宣告:“人死了。”但听到又能怎么样呢?还是我行我素。
    我不是批评他们,我只是想说明,中国现在的文化与欧美六七十年代的文化非常类似。我是说,中国的“性革命”在文化上早已开始。
    现在让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中国的传统文化对“垮掉的一代”有没有制约和调适作用。
    只要经常上网的人,就会看到,在网上,人们对性内容的点击率远远高于其它任何内容。在网络文学和各种聊天室里,性被真正地解放了。无论人们在别人面前是多么地“文明”,但在网络中就可以毫无顾忌地“野蛮”了。意淫——这一人类原始群居时代的遗传基因在网络中发挥了。当然,它不会仅仅限于网络这块虚拟的空间,它会影响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多诗人或初写诗者,都可以在网络中找到知音。我上过很多网站,比如著名的北大新青年网,那里的“性革命”者比比皆是,“下半身”诗歌团体的很多作品也是在网上流传并被青年模仿的。反正就是这样一个时代,谁越反叛,谁就有道理;谁越反传统,谁就是大师或英雄。
    在网络中,你看不到中国中庸的传统文化有什么地位。在网络中,性似乎就是国王。
    实际上,我们犯了一个逻辑上的错误,就是“垮掉的一代”根本就是反传统的,怎么可能会被传统左右呢?更何况他们根本就对传统知之甚少。
    呜呼!时代如此,能奈何耶?
我在采访刘达临教授时,他说:“赶紧要补上性教育这堂课,要防止性享乐主义的泛滥。”他给我介绍了中国目前可怜的性教育现状和国外的性教育状况。欧美的性教育开始得最早,美国于1912年7月开始培养中学性教育师资力量,对青少年开始了性教育,但是,美国的性教育并不成功。瑞典是性教育比较成功的国家。从1942年起,瑞典就开始对义务制学校学生进行性教育,到1970年“性革命”中途,范围扩大到全国所有的学校。他们认为,开展性教育既能使人们从传统的性保守、性禁锢中走出来,又能有效地阻止现代的性的纵欲偏向;通过性教育,人们会充分认识到性在人际关系中的作用,树立对性行为的责任感。瑞典是性自由的国家,但是也并非人们想象的那种年轻姑娘与谁都可以发生性关系。早在五十年代,瑞典政府相继采取了色情解禁、口服避孕药解禁、同居等新的性解放措施,一度在全世界掀起汹涌的波涛。但是,重要的是,瑞典推行的不仅是性革命,同时也进行了性教育,而且是彻底的,成为世界性教育的典范。这场性教育表明了他们对性的看法和态度。瑞典还有一点是非常成功的,就是对性伦理的教育。
《新闻周刊》在去年报道我的《非常日记》时,采访了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博士。当记者问她大学生的性教育该如何进行时,她说只需要办几场讲座就可以了。半年多来,我发现几场讲座也许根本无济于事。事实之一,中国的青少年根本就没有接受过性教育,对性可以说一无所知,需要系统地进行性教育;事实之二,性教育是一种文化、伦理、历史教育,绝非单纯的性的教育,而性的历史便是人类的历史,是另一种历史,而这正是大学生所要接受的最高的性教育内容。
长期以来,很多人一直以为性就是性,与文化、精神似乎无多大关系。在写《非常对话》之前,我也持这种态度。但是,在我认真地学习研究了人类性文化之后,我发现性才是人类最本体的文化因素,是人类社会制度和伦理道德的一个出发点。从人类学家给我们描述的简单的家庭婚姻史来看,人类最早在群居杂交,那时没有婚姻与家庭观念,更没有伦理道德。在那个时期,亲情、友情、爱情往往混在一起。如宙斯既可以跟自己的母亲生孩子,又可以和自己的姐妹生孩子,亲情和爱情还没有分离。根据有关资料还可以看出,那时,同性恋行为也相当严重,也就是说,兄弟之间或父子之间也可能有同性恋行为,亲情和友情也没有分离。这就是今人认为的性的乱伦时期。后来,原始人有了一些规定,不同辈之间不得发生性关系,才使亲情和爱情、友情分离开来,再后来就有了更为明确的化分,有了一夫一妻制,使亲情、爱情、友情真正地分离了。对同性恋的限制,使友情与爱情也彻底地分离。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而家庭中处处都是性的关系。试想想,如果没有今天我们所谓的文明的道德,家庭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从这一个基点出发,我们再来看道德、伦理以及各种文化,就一目了然了。有了这种基本的性历史文化的教育,我们也就能判断自己的性行为了。比起那种政治的和经济的历史观,这种历史观似乎更为人性化一些,也更清楚一些。
神话中的创世说被实证的历史学消解了。中国文化也一样。在古老的中国文化中,天地间只有阴、阳二性,并不像柏拉图所认为的有“二重男性”、“二重女性”、“男女兼性”三性。对同性恋的认同,从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传统的阴阳哲学观。而与国外文化的对比和吸纳,又从另一个角度将隐藏着的传统文化改造并消解。传统本来就所剩无几了。
这是我们的悲哀!
好在人们都知道,“性革命”在欧美也只是盛行了二十年就沉寂了,那位以《嚎叫》出名的金斯伯格也皈依了佛教。好在这几年人们又开始认识到传统文化的力量所在了,再说,传统也必须要改。我的心理也安稳多了。
明天,应兰州大学中文系五泉文学社的邀请,我又要去讲文学和“性革命”了。不知道这一次能否按时进行。这篇文章也算是我思想上一次较为真实的斗争和鼓舞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