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澄泉
徐澄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527
  • 关注人气:3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2019年4月《诗歌月刊》“诗版图.四川乐山诗群作品小辑”

(2019-04-17 10:12:51)
标签:

转载

[转载]2019年4月《诗歌月刊》“诗版图.四川乐山诗群作品小辑”

 

无法进入一滴水的内部(外二首)

龙小龙

 

只有水,容得下故乡也容得下异乡

容得下天空与大地

容得下满身的愧疚与负累

容得下我这个两手空空、无所建树的孩子

 

它为我洗去了目睹麦子和稻谷倒伏的忧伤

拭去大地日夜奔逃卷起的灰尘

它浅浅的笑容

早已让我忘记了自己是一段失水的枯木

 

但我不明白,它为什么要把自己隐藏起来

让别人看见的永远是它光鲜一面

而世事如此纷乱芜杂

它一定有过痛彻骨髓的劫难和苦楚

 

熟悉的水一直晾在墙上,开始生锈了

与它相关的事物已剥落,比如童真、青涩

四十多年了,我仍无法走进

一滴水的内部

 

 

雨点从空中落下

 

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来

砸在我的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疼痛

我感觉你是一滴冰凉的水

要么就是一缕风,要么就是一粒失去硬度的石头

 

越来越近的天空

仿佛手持黑布的法师,一脸严肃,正向我走来

除了听到云朵背后的喘息、沉重

一切并无异样。我只是停下了脚步而已

 

看来,我们被季节俘虏了

我别无杂念,寻思着你来到世上的目的是什么

为什么甘愿做一滴水,为什么傻傻地

奔向我,并在我眼角的沟渠里来来回回

 

 

清晨遇见

 

我站在高处,你就在高处

我站在低处,你就在低处

多少年了,我发现我们一直就这么无言

对峙着,仿佛注定要相克相生

 

而此刻你淡然若菊的盛开

像经过青草的梳子过滤后的水,没有杂质

若无其事地从我心尖上漫过去

让我顿悟了什么

 

你不知道,这是一个可能引发暴动的清晨

无名的手指拽着一条无形的引线

发出的颤栗

让人摇摇欲坠——

这一次,我差点没控制得住

 

说出关于春天的怀念

 

龙小龙,四川南充人,现居乐山。作品散见于《诗刊》《中国诗歌》《绿风》《散文诗》《星星》《草原》《中国诗人》等。著有诗集《自然的倾述》《诗意的行走》。

 

 

与一朵雪花相遇(外二首)

李小平

 

在每朵冰花上

微缩着一个雪国

谁的宏誓大愿

在冰雪的掩护下

梦想悄悄发芽

 

这异界的精灵

呼啸而至

随风飘舞的雪花

患与我相同的易感症

外表冷漠

内心却是熔岩的河

 

我满腔热情拥抱它

它只一吻将我冻成雕像

误读了雪花的表情

如同扑火飞蛾

误读了光明的邀请

 

 

风行者

 

赤脚行走荒原

风一样奔跑

夸父的速度

玩劣正当少年

轻薄了太阳

又戏弄月亮

南辕北辙无妨

 

我是极速之王

瞬间饱览无边色相

北极光、南海沙

佛国仙山优昙花

捉住闪电

驱赶白驹过一隙

看万马奔驰如画

红日色诱江海

浊浪无我张狂

 

世间景色看遍

不过是盆景花园

宇空浩渺,星光灿烂

听秋蝉叫醒了睡莲

 

我行走我快乐

我风驰电掣于我心路

行万里胜读一屋书

我奔跑的速度

往返于超时空的维度

古圣先贤、神魔佛祖

生发一心万千面孔

如露如电、虚实纠缠

拈花一笑永恒瞬间

 

 

追 魂

 

那一天,宇宙维度混乱

十亿年前与十亿年后的你

折叠成我子弹呼啸而过的心痛

我们正在各归本位

星空退化为背景

各自叙述自己的故事

 

在今天,在未来,在过去

我们常常疏离,偶尔合为一体

各自经历着磨难

痛苦映射入彼此的心镜

 

你住在我的隔壁

只隔了一个时空的维度

随一个U型槽的跃升

静止于一个跨维的牌坊

你看到了某种史前的影像

 

而我,在未来看着你的眼睛

你想说什么,告诉我

一瞬间宇宙分裂,灵魂出窍

各自流落它乡

从此牵连却永远迷茫

 

李小平,四川江安人,现居乐山。四川省作协会员、乐山市诗歌委副主任、犍为县作协副主席,出版有诗集《没有回应的呼喊》。

 

 

重温一场雪(外二首)

徐澄泉

 

雪轻轻地下,重重击打

一个举着火把回家的人

他走在耀眼的阡陌上

踩着云朵,踩着棉花

脚步,是忽轻忽重的岁月

斑斑驳驳的梦……

 

摘一瓣盛开的晶莹之花

重温家乡的味道

入口即化,如盐入水

咸还是淡

水最清楚

 

少小离别的雪

陌生得冰冷,坚硬

保持着玻璃的品质

又如一粒天降的白子

重重打在

一个黑色归人内心的劫上

 

 

草木醒

 

风吹旷野

草木躲进细雨的怀抱

左耳享受音乐的轻抚

右耳倾听蜜语的呢喃

千只手,抓住柔美

万只脚,踢出矫健

沉睡一个季节的懒汉

被酒灌醒

 

一桩春事

如此简单

 

 

秋天的背影

 

一棵树的身材越来越瘦

一只鸟的影子飘然而至

天空多么高远

 

金色的鸟

轻盈的鸟

用风的喉咙歌唱的鸟

她温柔一刀

把秋天这匹细腻的丝绸

撕裂一条大口

一些多余的事物

遁向深处

 

鸟,口衔花瓣的余香

风流倜傥

靠爱情的口粮活着

他振臂一呼

就美女如云,胭脂横行

染红西天一角

 

秋天渐远

美人迟暮

 

徐澄泉,生于重庆万州,现居四川犍为。中国作协会员,乐山市作协副主席。出版有诗集《寓言》《坐看蝴蝶飞》《与影共舞》等。

 

 

缅怀父亲(外一首)

罗玉田

 

那个叫长乐沟的小山丘

是您生前提着茶壶,抽着叶子烟

最爱转悠的地方

 

岁月把您筑成一座小小的房子

房子里锁着您七十三载心事

从此,春风秋月于您而言

只是一朵小花或一片枯叶

 

以前,我总是贴着您的耳朵大声说话

以后,我怕一声虫鸣都扰您清净

 

春风很努力地想把您吹散

吹吧,吹吧

吹的越紧

您会更快地像山坡上的野草

长满我心头

 

多想,您只是去林中采摘蘑菇

赤脚沾着新鲜的泥土

披着一身清晨的露珠

从山野里回来

让我嗅不够这蘑菇的清香

和您手指的烟味

 

 

荒原上的一棵树

 

荒原上的一棵树

有人说是风景

有人说是孤独

孤独的人看风景

风景成了孤独

 

荒原上的一棵树

有人说是驿站

有人说是回眸

回眸的人过驿站

驿站成了回眸

 

荒原上的一棵树

有人说是云朵

有人说是寄托

寄托的人问云朵

云朵成了寄托

 

荒原上的一棵树

有人说是平凡

有人说是坚守

坚守的人堪平凡

平凡成了坚守

 

荒原上的一棵树

有人说是乡愁

有人说是远方

远方的人嗑乡愁

乡愁成了远方

 

罗玉田,笔名雨天,重庆开县人,现供职四川井研县委,作品见于《四川文学》《星星》等报刊。

 

 

走来或走去(外三首)

阿洛夫基

 

毕摩的经语一大片

前半夜在风中飘

后半夜在梦里飘

“前面走去的是来世的自己

后面走来的是前世的自己

你是现在的你自己”

外祖母也肯定地说

月光下,一拐弯向左移动

脸和手随时触到神的右脸

 

那么,这片土地上

他们的梦就是我的梦

他们的痛就是我的痛

那么,攒动的人群

都是我,在走来或走去

 

 

踩影子的人

 

莫获拉达的街头

酒过三巡的阿克拉达

对着上岗喊了三声

夜空中一个人的心

被喊得乱了方寸

再喊三声,远山微微颤抖

 

“村子空了

但我不能离开这里

她突然从地里醒来

找不到我,她会伤心的”

 

月光流淌,思念流淌

他一边咬着牙骂命运

一边狠狠踩自己的影子

 

 

 

燕子啊,慢些飞

让我看清怎样才能

在风雨中舞蹈

 

还求一己私念:冥冥之中

女儿和你成为姐妹

 

燕子啊,快些飞

三更后,三两滴寒意

飘落在了额头上

 

 

我的马

 

父亲就是我的马

快速敏捷,温柔顺从

骑上去,就下不来了

一声驾啊,马更兴奋

笑声洒满童年的岁月

 

风吹天下,一路红尘

梦在梦中,踢踢踏踏

被马蹄声惊醒

 

马独自去了天涯

但绳还系在我手上

轻轻一拉

他就站在了我身后

 

 

阿洛夫基,彝族,曾用笔名阿洛可斯夫基。出版有《黑土背上的阳光》《没有名字的村庄》《月亮上的童话》《情满凉山(彝文)》《阿洛可斯夫基散文诗选》等专著。

 

 

黑夜引(外二首)

左 林

 

窗外的路灯

彻夜亮着

俨然是分割线

梦境与黑暗各据一边

 

透过这片光亮

甚至可以看到

那些苦心隐藏的秘密

在夜色里浮动

 

我的心也在浮动

一想起你

我就变成恰到好处的黑暗

来衬托你的光亮

 

 

虚妄经

 

山顶上

落霞在飞

你不言,我不语

恍惚都是唯一

 

桃花香浅

可堪打破氛围

直至多年后

我依然记得

 

世事莫过于此

我有九尾,兼隐于虚空

 

 

在人间

 

深深浅浅的绿叶

相互纠缠着

抚摸着

仿佛都是自己

在七月

在藤蔓深处

衣袂翩翩

你专心炼制着葡萄之毒

斑驳的阳光透下来

停驻在你脸上

 

左 林,女,笔名竹里梅,现居乐山市五通桥。诗作散见《星星》《诗歌月刊》《绿风》《诗潮》等。

 

 

慢下来(外三首)

罗国雄

 

年纪大不大没关系

知不知天命没关系

如果能像一棵垂柳

披头散发地站在小溪边

听时光从容落水的声音

那种幸福,像卸下重负的旅行者

有奋不顾身扑向一张床的轻松

潺缓水流里,绿草挽着苍苔

细碎的阳光顺着岸边的芦苇,爬啊爬

仿佛在给时间指一条明路

世上没有衰老的人只有衰老的心

 

慢下来的树,挽着孤寂在走

再也长不高了,还有根紧紧抓住大地

树叶出嫁了,流水带走了落英

牙齿稀落的树,头顶蓝天白云

坐等世界落幕,也在写一首诗

黄昏中最后一个离开的人

双目微闭,嘴唇动了动

吹一声口哨,向人间挥手

声音拐着弯,消失在夜色中

像没有人听见的祝福

树还没有全部领走

 

 

麻雀的祖国

 

大佛寺前的麻雀幸福

宽肩膀的小叶榕收拢了夜色

长满乳房的枝丫里,灯芯绒的月亮

点燃一盏油灯,仿佛母亲在梦里

喂养一大群孩子。星星在做巢

密密麻麻的叶子,像密密麻麻的爱

拱卫着一个寺庙,一个家国

挤在一起的温暖,你推我搡

被露珠里的闪电照亮

 

清晨,鸟鸣声里

小叶榕伸了一下懒腰

阳光,突然长了翅膀

拜佛的人,半空凌云虚度

影子也有落叶一样的颜色

望着岷江里饮水的根在飘

飘久了,或能从远方扑凤洲

搀扶一块泥土,为麻雀的理想

塑金身,念菩提心经

 

 

整个夏天我都是湿的

 

这个夏天我不用再回到故乡

用一条小溪,找到另一条小溪

虚度的春光。童年也不需回忆了

儿子一声啼哭,就是一座清水寺

他晶莹的呼吸里,世界仿若初生

 

紧搂着我的腰,时而安静,时而扇动翅膀

像我的人生,又长出了一枚新叶

叶子上抖落的一滴生命之水

顷刻点燃了,我身体里的闪电

 

整个夏天我都是湿的

心捧着一滴露珠摇晃

安静的生活又泛起波浪

一个奔跑的孩子,带回了血脉里

走散的自我澄清之水,走着走着

他将成为一棵树,时间也将在这个清晨

追上我,揭秘尘世尚未凋零的美

 

像极了两个人,当年曾小心捧着我

却毫无预兆地变成了流水,从我指尖流走

一团蒸汽携手去了天堂。只有在梦里

才隔着银河,隔着老家屋檐

撒天堂的雪,和一汪水月亮

给我又大又温暖的拥抱

 

 

悬 崖

 

在大风顶,埋头吃草的牛

吃着吃着却发现,它吃掉的

不是草,而是自己的青春

 

小凉山挺拔之躯,转眼佝偻了

牛翻过的,不是草莽里的孤独

而是自己的年龄,和体重

 

干瘦的理想里,养着一个灵魂的悬崖

落日消失的山坳,是第一个陡坡

下雪的槐花,在代替人间受活

 

吞咽过清晨的露水。暮色中

牛反刍的,是嘴角漏掉的星星

时间有一副好牙口,记忆抽搐

落叶腐烂的大地,已经死了的草

又在牛眼睛里,痛苦地死了一次

 

岁月陡峭而且芬芳。顺时针的惯性

逆时针的恐惧,都是回忆的深渊

牛,来不及看一眼世界的苍凉

就被牛背上的云,卷入了时间的屠场

 

而牛的生前好友——草,还没想好

如何爬出梦,到牛的血液里散步

用带刀侍卫尖锐的爱,繁殖和拯救

每一个枯萎的日子。一命换一命地

讲述,生命的共生和永续

 

天黑之前,春天正在酝酿光与影的秘密

我从那里经过,无处不在的偶遇,既是悬崖

又是出路。光的悬索上走着的诗,如果你觉得

它是天堂,就是生命的归宿……以另一种形态活着

很安静,也可以取暖。像扒开了一团火灰的摩罗翁觉

四千米海拔的呼吸上,尚有一缕绿色的狼烟居住

 

罗国雄,客家人,生于四川眉山,现居四川乐山,诗歌民刊《诗行》主编。作品入选多种诗歌选本和“中国5.12地震诗歌墙”出版诗集《幸福燕》《遍地乡愁》,主编有《乐山百年新诗选》,“老乐山”系列丛书等。

 

 

我看见过那栋华丽的房子(外二首)

程 川

 

那栋华丽的房子已经不在了

唯见那雨露注满野花的酒杯

但它一直在我的记忆中高峙

比春风吹又生的青草还茂盛

 

它有着高高的台阶让你想象

当年回家的人迈着朝圣的脚

地下是无比光滑的大理石面

象极了一床锦缎雍容而冰冷

 

那栋华丽的房子好像从来就

没有主人。弃于大野的深处

叽叽喳喳的麻雀,登堂入室

是我们童年梦靥游荡的乐园

 

它一直虚幻而又真实的存在

像潜伏的幽灵在幽暗里出没

与时光对峙。让人心生畏惧

 

 

家门前

 

常常都是这样,一归家

赶紧打开前后门,让幽禁多时的风

对穿对过,自由行走

阳光、月色,和雨雪

静静地呆在门外,隔着生死这两道门

 

门前,一只落单的鸟飞过

恍若前世的知音,我们互致问候

后门是菜地,一茬茬的碧绿

把我们羊肠般的生活,喂养得有滋有味

 

门前一帘山水,是土著

好像几辈子前就占领了这方宝地

绿的树、黄的草、青黄相间的庄稼

是新来户。被时光伐倒了一些

又新长出了一些。我们相看两不厌

已有些年头。我时不时起身

又忍住请他们进屋小坐的冲动

 

 

孤独的雨

 

每一滴雨,都想

抓住另一滴雨的手

从天上

追到地下

汇成你眼中盈盈的清波

汇成我心中泛滥的欲望

 

我们在雨中洗净双手

与一株庄稼,另一株庄稼

与一片树叶,另一片树叶

在沉默中守望

 

一滴雨,总想拉紧

另一滴雨的手。那是

前世今生的我们

从天上追到地下

从地下追到天上

 

程川,四川省乐山市中区人。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星星》《诗歌月刊》《四川文学》《青年作家》等报刊。

 

 

八月桂花(外一首)

李 静

 

讨伐的日子来到

不动声色,香如故

 

夏天的喉咙,得到至高无上的宠爱

与八月,与八月的媒,八月的棋

争夺一壶桂花酿

 

蜂蝶自此又安了家,半个身子沦陷

恨不能挤榨整个夏天

 

你的玫瑰旗袍,滑入骨节

三丈外,香草的手语,收复了夏天

 

于是,还是决定接你回家

从八月的旗语,到达一河之滨

到达青花瓷,到达错落的喉结

 

你终不是来时的愿望,阴差阳错

每一粒明朗的过往,为八月所依托

于是,走过去,走到夏天的眉眼处

 

 

我在洗墨池,长出了幽幽诗苔

 

从眉州到黄州,辗转中

你就从苏轼走到了苏东坡

是孪生,又是蝶变

你是自己的牵引,也是兄弟的扶手

你们在一驾马车前,肝胆相照

 

许多的车轮声已过,水患已止

家国天下,诗篇绝唱

桥梁横在了心上,苏堤又升明月

你们还没有归乡,莲在等,井在盼

荔枝里,剥出守望

 

千余年了,归程如此慢

书信渺渺,锦字成灰

我在树根里牵出了藤蔓

我在洗墨池里,长出了幽幽青苔

 

李 静,笔名卡噜噜,祖籍四川德阳,迁居乐山。有诗歌,散文等发表,出版诗文集《我问伶仃》。

 

 

春日池塘(外一首)

沙 雁

 

其实我很低调。低调的潜行云端

或者隐匿水底

 

偌大一面铜镜躺在那里

叫人犯困,叫人宁静

还叫人寂寞。冷场的情况下需要主动者

比如东风,像一缕幼稚而顽皮的狼烟

就这么轻轻拨弄个响指

好多冬眠的鱼,以及鱼眼里的色彩

一睁,一闭,

已经浓得化不开

 

七秒能走多远?一条鱼的记忆无须怀疑

一枝荷的执着也无须怀疑

可以问问那条鱼:荷呀!

有没有在黑暗深处悄悄拔节

 

世界上最美的距离:你守望我成长,

我崇拜你飞翔

如果我是一只鸟。池塘边的柳树上

该有我的巢

从春天开始,从月亮升起的时候

我便住进去

 

 

每一次飞翔,都是朝圣的旅程

 

如果我爱你,就带你一起飞翔

像蒲公英一样说走就走,随遇而安,心怀虔诚

如果你爱我,就陪我一起绽放

像蒲公英一样落地生花,饱含甘苦,入药济世

 

在路边,在田野。轻风携带一粒种子

飘过头顶,飘过边界

翅膀掠过的地方

便是驿站,或者故乡

 

在三江水岸,在伏虎溪旁。浅雪纷飞似羽化的精灵

听梵音袅袅有形,离垢园落叶无声

月光星辰投影的地方

便是归处,或者梦乡

 

在海拔3000米以上,在峨眉金顶。我风尘仆仆

白云手牵手,莲花朵朵开。每一步台阶都是修行

每一次低头都是朝拜

每一次仰望都是释怀

 

在春天舒展,在四季轮回。参悟与涅槃

从黄色小花到白色飘絮

每一次蜕变。每一次飞翔,

都是朝圣的旅程

 

一棵名字叫做蒲公英的草

自我从容、平淡泰然。不歌唱也不表达

面对一棵小草的慈悲和智慧

我双手合十

 

沙 雁,原名冯 勇,广播电影电视工作者,出版有诗文集《散落乡野的音符》。

 

 

华山道(外二首)

梁先琼

 

众人簇拥着山道

抬着浮云往上走

好像抬着巨大的白色棺椁

抬着抬着,就把自己埋了进去

 

站在山顶俯瞰八百里秦川

感觉像当年的始皇帝   

挥手指点江山

 

事实上,脚下除了坚硬的岩石

什么也没有

悬崖边,风不停在响

树木都透着小心

 

 

金口河大峡谷

 

大风吹着瓦山,大瓦山赶着一场雪

雪舞着银鞭,把牛羊赶下河

谷底,我立于左岸

数着绿皮车箱,一节又一节

 

顺流而下,山开始打围

草木迁往更高处

结盟的风交出身体里潜藏的秘密

两岸的悬崖便又更陡了些

 

大渡河急红了眼,侧身

一步从汉源跨入金口河

 

从此成就真身,成就一条河的荡气回肠

从此时间一分为二

前面的水穿过窄门,涌向未来

而未来正一波一波赶来

成为过去

 

 

三苏故里忆东坡

 

尾随一众词牌

拐进弯弯曲曲的宋朝

你就站在北宋的枝头

用一枝狼毫升起中秋的月亮

 

老苏家的古井旁

黄荆树长的情节紧张

掬一捧井水,微凉

正是宋朝的温度

 

从汴京不断传来的夜风

正快马加鞭抵达民间

无论黄州,惠州还是儋州

你只管把那些阴晴圆缺

与一杯浊酒煮了

 

至醒处,你说:

回首向来萧瑟处

也无风雨也无晴

 

梁先琼,笔名临海听风。生长于四川乐山。诗作散见《星星》等报刊及网络平台。

 

古镇巷子(外二首)

廖淮光

 

蒙尘、斑驳、低矮的房屋

在几张蛛网里陈旧

而青石板始终是新的

 

从巷子这头走向另一头

你便有了洞穿历史的青灰色长衫

 

骑在瓦片上的月光

像那只缓缓踱步的大白鹅

伸着脖子,将院里的南瓜花一朵朵喊开

 

这个春天,她将作母亲

她将载着更多的掌,将时光拨慢

 

 

 

在罗目古镇,比檐下灯笼更扎眼的

是铁匠铺的炉火

师傅夹着一块火红的铁,突然放进水里

强烈的嗞嗞声里热浪腾升

有好长一段时间,一遇到水

我就会将手掌竖起放进水里

像石头没入水里,像鸡毛浮在水面

沉默,还是沉默

真正的刀握在菜市场黄屠夫的手中

在讨价还价的声浪里

在若隐若现的光影里

像古镇仅有的几扇玻璃窗,闪着幽幽的光

 

 

在罗目古镇

 

刀已入鞘

杀牛的人

安坐在老榕树的绿荫里

目光像青石巷里慵懒的猫

 

吆喝声里

烫锅沸腾

执长勺的厨子

仿佛刚刚从临江河里

打捞起最陡峭的波涛

 

牛在对面山上悠闲地吃着草

它们是镜头里的风景

 

晚些时候

它们会披着月光的风衣

兴高采烈的下山来

 

 

廖淮光,重庆酉阳人,苗族。作品散见《诗刊》《民族文学》《星星》《北京文学》等刊物。现居四川峨眉山市。

 

 [转载]2019年4月《诗歌月刊》“诗版图.四川乐山诗群作品小辑”

[转载]2019年4月《诗歌月刊》“诗版图.四川乐山诗群作品小辑”

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