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江支队的故事
长江支队的故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591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七旬夫妇走遍上党为古建存照(转载自山西晚报)

(2017-02-03 21:32:12)
标签:

历史

文化

教育

健康

情感

分类: 综合

2016“感动山西”十大人物候选人系列报道之阎法宝、程画梅夫妇

○人物简介

  阎法宝、程画梅夫妇,均生于1946年。2002年,夫妇俩退休后,开始跋涉穿梭于太行山南部的乡野寻访古建。14年间,拍摄和纪录上党地区古建筑,先后推出《走近太行古村落》《寻踪太行古寺庙》《上党古戏台》《上党寺观壁画》大型摄影集。此举在国内摄影界、文化界绝无仅有。


  “退休以后做了些事情,还让大家惦记着。”1月6日晚,得知入围2016“感动山西”十大人物候选人,正在海南的阎法宝、程画梅夫妇心情激动。1月12日中午,本来打算在海南过春节的老两口,乘飞机抵达郑州,又坐车回到了晋城。当天下午4时许,在晋城市区凤翔小区,风尘仆仆的老两口在自己家中侃侃而谈,回忆起退休14年来寻访上党古建筑的艰辛历程。

  偶然产生拍摄晋城古村落的念头

  “动拍摄古村落的念头,纯属‘偶然’,也没想到要闹这么大!”回忆起四套古建系列摄影集的出版,71岁的阎法宝语气轻松。
  2000年国庆期间,在晋城市委工作的阎法宝陪程画梅到浙江楠溪江摄影。深秋季节,阴雨连绵,拍摄效果不甚理想。沮丧的二人走进附近的古村落芙蓉村参观。看到摩肩接踵的游客,联想起晋城古村落的凄凉现状,二人不禁感慨万千。也就是从那时起,程画梅脑海里产生了拍摄晋城古村落的念头。
  由于工作繁忙,两人难以抽出时间,拍摄计划没能付诸实施。2002年,根据当时对干部任职年龄的要求,阎法宝、程画梅同时退休。当年秋季,担任晋城市摄影家协会主席的程画梅,在丈夫阎法宝的陪伴下,开始了古村落的拍摄工作。
  “其实我俩都不是科班出身。”1966年,程画梅考入山西省艺术学校,专业是美术绘画。当年,阎法宝就读山西省艺术学校晋东南分校,学的是音乐。算是同学的俩人,那时就已经相识。
  1969年毕业后,程画梅到当时的晋东南地区文化站工作。当时恰逢新中国成立20周年纪念日前夕,当地举办各种类型的展览。“摄影对我产生了很大触动。”国庆节过后,当地举办为期一周的摄影、通讯学习班,程画梅参加了摄影班的培训,后来到晋东南地委摄影组工作。这就是从那时起,她与专业摄影结下不解之缘。
  程画梅回忆,摄影组只有4个人,“文革”后期,不少报纸期刊杂志陆续恢复出版,记者人少,发稿量却很大。“那时的图片新闻,内容以人物为主。”她扳着手指数着:“《人民画报》《解放军画报》等都需要投稿。”
  “当时晋东南地委摄影组在全国小有名气。”那时,由于约稿量很大,她一年就有10个月在乡下跑。1970年,与阎法宝成家。1972年、1973年,程画梅分别生下一儿一女。由于异常繁忙,每次都是在56天的产假后,她就将儿女留给母亲照看,背上相机去工作了。
  1985年,晋城撤地建市。晋东南地委摄影组整体转为晋城市委摄影组。后来,她担任摄影组组长。
  专业摄影是一项十分艰苦的事业,尤其对一个有两个孩子的母亲来说,选择了摄影事业,就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也难以理解的代价。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程画梅是省内屈指可数、自始至终坚持从事专职摄影的女摄影家。

  奔波在太行山的乡间地头荒山野岭

  “当初,计划拍摄的古村落只有12座。”阎法宝说,那时候的作息都很单调,每天清晨带上行囊,背上几十斤的器材,就上路了。由于曾在东北拍片被严重冻伤,天气一凉,程画梅的手就变得不听使唤。寒冬的荒山野岭,寒风刺骨夹杂着雪片,扑打在身上,拍摄工作进展艰难。
  白天全程陪着妻子拍照,晚上阎法宝就整理一天收集的文字材料。“有的古村落借鉴地方志、县志等史书就可考证,而有的连‘身份’都没着落。”阎法宝说,每走一个村庄,他就组织人们开会。由于史料缺乏,许多古村落历史都是自己通过查阅相关资料或走访当地村民,根据口述汇集而成。他常常从夜深人静,奋笔疾书到天亮。
  当初设想的12个古村落后来猛增至36个!为此,夫妇俩耗去两年多时间去拍摄。
  2005年5月,《走近太行古村落》出版发行。在晋城,图文并茂、系统地将古村落集结成册尚属首次,引起社会各界和读者的关注和共鸣,省内外乡土建筑保护部门及摄影界、文化界的朋友们纷纷来信索取。
  “《走近太行古村落》中的图片,是从千余幅照片中精心挑选出来的。”由于对未能入书的古寺庙照片难以割舍,让二人萌发了出版古寺庙专集的念头。
  说干就干!当年夏天,59岁的程画梅又奔波在太行山的乡间地头、荒山野岭中。她觉得,自己取得的成绩,与丈夫的支持分不开。妻子外出拍片,阎法宝一定陪着去,不仅照顾妻子的饮食起居,还帮着扛相机、背器材。
  2005年,59岁的阎法宝考取了驾驶证,心甘情愿地当起了妻子的专职司机。在拍摄过程中,为了记录和写作的便捷,他学会了操作电脑。在妻子的耳濡目染下,他也成了一名专业摄影师。“这都是逼出来的,没办法。”阎法宝的话语中浸透了喜悦和幸福。
  48座古寺庙,一拍就又是两年时间。
  2007年8月22日,中英文对照的《走近太行古村落》《寻踪太行古寺庙》同时出版。

  上党古戏台涉及晋城长治两地,拍摄难度更大

  2005年5月,程画梅、阎法宝接到著名作家冯骥才打来的电话。原来,看过汇集8万多字600多幅照片的《走近太行古村落》后,冯骥才动了到晋城看古村落的念头。2012年清明节期间,冯骥才终于成行。
  古村落、古寺庙书籍出版后,61岁的夫妇俩又踏上拍摄古戏台的路。
  作为中国戏曲重要发源地之一,古上党地区遗存着大量上自金元下至明清的古戏台。与拍摄古村古寺不同,上党古戏台涉及晋城、长治两地,拍摄难度更大。
  上党地处太行山多山路,出于安全考虑,阎法宝购置了一辆越野车。
  一次,二人驾车去壶关县的白云寺拍摄,遇到堵车。情急之下,只好抄近路。途中有段200米的路,错一个轮胎宽度就是深沟悬崖。“咱往回返吧?”看着妻子担心的眼神,阎法宝安慰道:“哪能?没事。”他让妻子下车步行,自己壮着胆子,紧抓方向盘,硬是一点一点“挪”了过去。
  一次去泽州县柳树口镇的一个小村,路上也有一段窄得半个车轮悬在空中的路,上到坡顶又是急弯,弯处下面也是深沟。开过之后,二人惊出一身冷汗。
  4年多时间,老两口辗转晋城长治两地,行程1.6万多公里,走遍了100多个乡镇、500多个村庄,记录了上自金元下至明清不同时代具有代表性的200多座古戏台,拍摄了2800多幅照片。
  去年9月30日,上党寺观壁画精品展在晋城市荆浩美术馆开展,展品由程画梅、阎法宝刚出版的《上党寺观壁画》画册中精选而出。原来,就在当年9月,夫妇俩又合力推出摄影集《上党寺观壁画》。此时,二人已是70岁的老人了。
  “晋城的寺观壁画现存有6800多平方米,几乎占到全省壁画存量的1/4,其中所存的五代、宋、元壁画,堪称是我国古代寺观壁画之孤品和精品,在中国美术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和影响。”提及《上党寺观壁画》,阎法宝聊得津津有味。此书的出版,夫妇二人耗时4年,行程近万公里,实地走访了上党地区的156处寺庙,共拍摄资料图片1600多幅。
  为了让《上党寺观壁画》成为精品,夫妇俩到北京的出版社,一住就是几个月,几乎成了厂里的职工,中午和职工一起打饭,上班时间仔细校对文字。2016年9月,在晋城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上党寺观壁画》终于出版。
  说起14年的拍摄经历,从枯燥的数字中人们能够感受到夫妇俩的艰辛:从2002年至2016年,为拍摄古建,老两口跋涉于太行山脉,行程3.4万公里,为古建遗珍存照近万幅,将晋城的38处古村落、48座古寺庙及上党地区200多座古戏台、156处寺庙的壁画等散落于太行山间的独特古建文化结集成册,完整地呈现给了世人。
  “14年的奔波之苦,现在有了结果,以后的生活节奏就不用那么紧张了!”阎法宝、程画梅说,出版的4本书中,《上党古戏台》最花心思、最费心血,比前两本书也更具特色。2011年,《上党古戏台》面世不久,《大众摄影》《环球人文地理》杂志分别刊登8个、16个页码的图片、文字,对上党地区古戏台文化进行翔实的报道。
  “中国古建筑博大精深,任何一个构建,都可能成为摄影反映的题材。”《上党寺观壁画》出版的喜悦还未散去,这对“准备放松生活节奏”的七旬老人又给自己下了任务:将历年来拍摄的图片资料归类整理建成一个图片库,让更多的人通过图片了解、传承和保护上党文化。

本报记者 李吉毅

  ○记者手记

  不为什么,只为了爱!

  “近年来,类似的书出了一些,但是,中国多大呀,几千个县市,几万座村落,我们还需要多少本这样的书,而且这样的好书,认真的而不是粗糙的,深入的而不是浮躁的,精致的而不是急成的,总之,是出于爱和责任而不是为了别的什么。”这是著名古建筑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陈志华在《走近太行古村落》序中的一段话。
  阎法宝、程画梅夫妇14年来一直就是在写书,尽管这样,“动手还是有些晚了!”采访中,总能听到老两口的这句口头禅。二人觉得,拍摄不只是给后人留下这些古建筑的影像,更是为了抢救和保护祖先的悠久历史文化。14年间,那些早已残破、坍塌,渐渐消失的古建更是让老两口心急如焚,寝食难安。2011年3月12日,原计划去阳城县东冶镇拍独泉寺,因临时有事没去成。没想到,两天后,寺院大殿和戏台在一场大风中被吹塌。后来,阎法宝拍回来的独泉寺照片全是断壁残垣。为将曾经的历史留给后人,老两口将这座古戏台遗址也收录书中。
  从2007年算起,记者与老两口结识已有10年时间。对老两口所做的事情,记者始终找不出一个恰当的语言表述。在仔细品读陈志华作的序时,记者找到了答案:“不为什么,只为了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