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洞箫
洞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079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管玉箫发悲声

(2017-03-31 12:53:38)
标签:

紫竹玉箫

哀婉

百转千回

簪缨世家

金步摇

分类: 洞箫散文
一管玉箫发悲声

一管玉箫发悲声

——读卢晓梅之《何园烟云》

 

看完《何园烟云》的当晚,情不自禁地给一位朋友发了短信:掩上《何园烟云》的最后一页,我依然沉浸在深深的震撼里,为这部长篇巨作的沧桑、跌宕、哀婉、忧伤掬一捧炽热的泪。我恍若行走在何园的回廊里,遥望缥缈的水中亭子,像是已经化身为何园芸芸众生里的一员,可是,我能是谁?即便是何园的一介老仆,即便是何园那位吹箫的哑叔,我也不配,我也经当不起。——我想,我便做那一管紫竹玉箫吧,于那薄暮萧瑟时分,缓缓奏起些欲说还休的心曲。

其实,我哪里当得起这管紫竹玉箫呢,这玉箫,真正是何家故园里的一缕精魂。

 

初读晓梅的这部小说还是春寒料峭时分,不经意间,却已是春意深浓。俗务缠身旅途奔忙,可我的耳边却总会回响起何园的箫声,穿过何园的薄雾烟云,那一缕箫声破空而来,令我沉浸,也令我一再重返那茫茫夜色,徘徊在何园故地。人影幢幢里,我依稀见到了那些个悲情男女,我为他们的故事心潮起伏,为他们的命运感叹唏嘘。在我恍惚的时刻,箫声又起了,令我蓦然一振。

在小说里,最开始出现的箫声是因为杜眉华,一个身世飘零的少女,孤雁南飞投靠故人,这箫声,是来给她温情的慰藉吧。听到若有若无的箫声,委婉如诉般地亲切,眉华披衣起来,只见一弯新月,愈衬得何家园子幽幽静静。亭子底下的流水咽咽地流逝着,眉华倚着红木栏杆,等了很久,却不见那个吹箫的人。

我也在等那个吹箫的人。

杜眉华本人就是一曲箫声,只是她的这一曲,是那样百转千回,令人柔肠寸断。这个远来的孤女,始终牵引着何家这一叶孤帆。而她和世勤的那一段情愫,原本起于阴谋,浑然无知即已陷入泥淖。丈夫沉沦,仇家张网以待。一介弱女子又如何逃遁?眉华和世勤的交集,让我想到罗密欧与朱丽叶,不同的是,在世勤一方,却是居心叵测的复仇者。然而,报复成了负疚,阴谋终究化作坦诚,这真是一曲九曲回肠的洞箫声!

 

再一次听到箫声,却是杜眉华怎么也没想到的,仿佛才刚是姹紫嫣红的春天,怎么眨眼就到了寒冬?曾经三个花枝绰约的小女儿,一个嫁了穷愁潦倒的看门人,悄没声息地去了乡下(怎么会是这样,一夕之间命运陡转,让人都来不及叹惋);一个更如同“昭君和番”,远嫁北方,危难之际,弱女子总面临着无从选择的牺牲,即便簪缨世家的小姐又怎样。在喜庆的锣鼓声里,一缕箫声自何园深处隐隐传来,是那样令人惆怅令人揪心。

我为这箫声痴迷,如诉的箫声里,分明演绎着何园悲怆的故事,何园开园时的歌舞升平曲声悠扬仿佛就还在昨日,转瞬却成了花谢花飞,冷月凄清。不知作者写到此际是如何感受,我却掩了书本,久久为之叹息。如花似玉小儿女,终究抵不过命运的风刀霜剑。

箫声幽幽咽咽,有时它稍纵即逝,有时它婉转缠绵。当它又一次悄然现身,却在兆示着大太太隐忍的故事,这一段故事,作者引而不发,惆怅、收敛、朦朦胧胧,省却了多少笔墨。然而,草蛇灰线,一支“玉鸟衔枝金步摇”,竟轻易地带了大太太走向末路。那座刻意为大太太修建的“贞节牌坊”,凝聚着大太太的哀怨和惊诧,久久不曾消散。只有这箫声,吐露着对大太太的怜悯、惋惜,宛若一个清秀俊逸、眉眼低垂,有着无限慈悲的书生,在给大太太以最后的抚慰。此刻的箫声,在我心头打下了一个重重的结。

 

很久没听到箫声了,怎么了,即便月明星稀。

箫的命运如此跌宕,在没有箫声的某个夜晚,火光弥漫,“一个幽灵样的影子闪了出来,她手里举着一个蜡烛台,一间一间屋子走过去,火越烧越旺”。这是何老太,只有她才有这一份决绝,大厦将倾,终不失何家的尊严。大火里,一个黑影冲了进去,在匾牌就要垮掉的瞬间,背起了老太太。他就是吹箫人,他再也不能吹箫了,他和何家老太太、和何园的玉绣楼一起,“玉石俱焚”。

这个夜晚注定没有箫声,可是,我分明听到呜呜咽咽的箫声不绝如缕,在诉说何园的湮灭、诉说何园家破人亡的哀伤,让我不能释卷、不得安眠。

好在,有了一个吹箫的少年人。

离难岁月里,箫声时断时续,再没有恬静与安宁。少年人吹箫,没有了箫声的悠远深长,有的,是岁月的凄厉和动荡。然而,就算动荡、就算凄厉,也好过了有一天,这箫声戛然而止。

戛然而止的箫声,是又一曲何园的离殇,战乱频仍,硝烟弥漫,何家人一回回颠沛流离。

紫竹玉箫回到了何家,玉箫上的那簇飘逸的红缨刺目锥心。又响起缓缓的箫声,是那曲古老的《平沙落雁》。箫声清凉、凄哀、迂回婉转,那种无法言说的痛楚随着箫声传扬开去。在箫声里,我的心情竟也随了书中的人物,一点一点,有被撕碎的感觉。

 

这是一管神奇的洞箫,后来,它漂泊流落到宝岛台湾,再往后,它又辗转万里,到了美国的波士顿。等它再一次回到扬州的何园,却已是五十年后的千禧年。五月春深,是扬州最好的季节,在水亭子里,堂兄妹二人摩挲着紫竹玉箫,虽然,他们都不擅长吹奏洞箫,可是,那毫无章法的箫音,在何园的水波里慢慢荡开,怕倒是这部《何园烟云》小说里最轻快、最曼妙的一段箫声。

在这轻快而幽婉的箫声里,我终于合上书本,这一刻,曾经的悲凉渐渐淡化,我拿起手机,很快写就了本文开篇的那条发给朋友的短信,然后,——安然入梦。

一管玉箫发悲声

一管玉箫发悲声

一管玉箫发悲声

一管玉箫发悲声

一管玉箫发悲声

一管玉箫发悲声

一管玉箫发悲声

一管玉箫发悲声

一管玉箫发悲声
一管玉箫发悲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