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氏兄弟
刘氏兄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6,691
  • 关注人气:2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飞刘跃:电影《泰坦尼克号》剧本大揭秘

(2007-08-26 21:39:04)
标签:

艺术赏析

电影

电影剧本

编剧

小说

文学

中国电影

好莱坞

泰坦尼克

分类: 电影研究

“文学本”不是电影剧本

——中美电影剧本之比较

by 刘飞刘跃兄弟

 

电影剧本不是给普通读者阅读的,它的唯一功能就是为拍摄而存在,为拍摄而编写。电影剧本不需要华丽的辞藻,不需要“文字之美”,不需要文学读者。编剧可以是一个不称职的作家,可以不会写小说,但必须是一个真正懂电影的编剧。

 

下面是电影“文学剧本”《人生》片断(编剧:路遥)
 

                             第二章


  早饭后。大马河川通往县城的简易公路。

  熙熙攘攘涌动着的庄稼人和各种职业的工匠,大路上扬起了一股又一股黄尘。

  刘立本熟练地骑在光脊梁驴背上,正一只手扳着另一只手的指头,和他旁边的马拴说着

什么。马拴自行车后面带着两筐哼哼唧唧的猪娃,和立本投机地谈着大概是生意一类的话题。

  巧珍骑车出现在公路上。她看见了父亲和马拴的背影,从他们身边骑过去了。立本喊她,但她头也不回。

  巧珍骑车看见了人流中的高加林。他正提着蒸馍篮子,在人群中垂头丧气地走着。

  巧珍骑车经过了高加林的身边……

  加林提着篮子在公路上走着。他的眼前都肩挑手提的庄稼人。他看见一个老太婆也像他一样挽着一篮子馍,在他不远处走着……

  他的脸在痛苦的抽搐着。

  …… 
 

与“文学本”《人生》如出一辙的是《英雄》文学剧本,两者的创作年代相差近20年,但在剧本创作上仍不见突破和长进。下面是《英雄》(编剧:李冯)“文学本”开篇:

 

第一章 杀了杀手的人
一、引子

 

  大漠孤烟。
  骤起的马蹄,几乎将人的胸膛迸碎!
  几十骑精锐的黑甲骑兵,在沙漠中呈遍扇形突进,紧紧护卫着中间一辆马车。铁马金戈,锋利的戈刃熠熠闪光。黑色的大旗,黑色的面盔。马蹄狂奔,卷起腾腾尘烟。
  秦国最训练有素的死士!
  这是中国的战国时代,天下分裂,分为七国:秦、赵、韩、魏、燕、齐、楚。
  七国之中,秦国最强。
  没有一个士兵脸上有表情。
  整支队伍,就像一把黑色、冷酷挥出的刀!
  侠客坐在车上,双目内敛,面若寒霜,看不清他的具体年龄,因为他虽然年轻,却像一件藏在鞘中,随时可跳起使人致命的武器!
  看到他,没有人有信心能阻挡他的一击,因为他本身就是杀气!
  虽然,他连眼睛还没有抬。
  车内,摆放三只漆盒,两长一方,盒身雕满龙形花纹,极为名贵。
  滚滚尘烟,掠过盒面。
  三只长盒,将轰动秦国!
  一位长髯老仆,默默策马,跟在车后。
  马蹄踏破耳鼓,前方出现一座小市镇。队首掌旗官将黑色大旗一挥,马队立即变阵,收为两列,护住当中侠客马车,如一枝黑色快箭插向镇中。街道两旁,地方官员与仆从跪伏在地,几案上堆满水囊、干粮、肉脩。马队即刻不停,呼啸而过,骑兵们只飞快俯身,将食物抄起。
  往前,又是一道雄关,关墙城门已洞开,任马队通行。
  守关士兵已准备好,催着空马跟住马队跑。掌旗官大旗再挥,黑色甲士一起腾身,换马,动作整齐得如一个人。换下的马撤后,竟没有半点耽搁,马队奔驰的速度更快。
  掌旗官两侧,弓箭手持有强弓利箭,虎视眈眈。
  侠客在车上,声色不动。
  他跟着秦王派来的卫队,已不停地跑了两天两夜。
  他们奉命,要在第三天早朝将他送到秦宫。
  途中如有阻碍,可格杀勿论!
  没有人知道,车中的侠客为何对秦王如此重要,他究竟是秦国的英雄、功臣,还是要犯?
  他只是一个无名侠客。
  他无名到没有名字的地步。
  由于没有名字,他才有了一个名字:无名。
  暮色苍茫,残阳似血,黑色马队如一只张开翼的巨鹰,滑翔进越来越浓的黑暗。
  “呼”,一团火把率先点燃,接着“腾”、“腾”、“腾”,是一枝又一枝火把。两行火龙,护送着侠客无名,奔行在黑夜。

 

上面两个片断应该是中国现今流行的最典型“文学本”,第一个尚且算作文学,但第二个连小说都谈不上。《英雄》是我们迄今为止见到的最装逼的“文学本”,里面充满矫情和故弄玄虚,是假大空的蒙事之作,恰好体现了某些编剧倡导的、混淆概念的“文学本”的“文字之美”。这就是中国主流编剧的水准,这就是中国“大片”的编剧水准。一些“编剧”就是拿着粗糙劣质、与电影的边儿都挨不上的小说冒充“文学本”。在这种“文学本”里,看不到丝毫电影元素,看不到电影语言,毫无电影感,读起来就像七拼八凑的大杂烩。不客气地说,这种不伦不类的文字,为什么偏要冠以“文学本”之名。“文学本”决不是电影剧本。

 

告诫中国电影人,谨防某些作家拿着小说来蒙事,假文学之名,掩盖对电影的无知。

 

下面是电影剧本《泰坦尼克号》(TITANIC)的开篇部分(编剧:詹姆斯·卡麦隆,翻译:刘氏兄弟)剧本原作与电影略有出入。

 

1 幽暗的海洋深处


两道微弱的光柱由远及近……,逐渐变亮。两艘深海载人探测器显现出来,正在自由下潜,它们像高速电梯一样朝我们驶来。

 

深海探测器一前一后,逼近画面,然后像太空飞船在镜头前掠过,带着闪烁的灯光,像昆虫一样垂直下滑。

 

镜头跟随两艘深水潜艇向下摇,它们向无尽的黑暗深渊驶去。很快它们变成两只萤火虫,随后是两颗流星,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切入(CUT TO):

2 内/外。米尔(和平)1号深海潜艇/北大西洋深海


镜头推向其中一艘深海探测器——米尔1号,逐渐靠近探测器的圆型舷窗,可以看到里面的乘员。

 

米尔1号内部是一个只有7立方英尺空间的狭小球体,里面塞满各种仪器。驾驶员阿纳托里·米开拉维奇,弓背坐在他的操控设备前,轻声哼着俄国小曲。

 

他身旁一侧是布鲁克·罗维特,一个刚到中年,皮肤晒得黝黑,喜欢把防火工作服的拉链拉开,把从某著名沉船上淘来的金饰炫耀地挂在满是胸毛的胸口上。他正用诱惑性的语言,喋喋不休地谈论寻宝探险。布鲁克·罗维特是一个沉船寻宝超级明星,有历史学家、冒险家和真空吸尘器推销员的三重身份。现在,他已经难以抵抗二氧化碳的侵袭,很快鼾声响起,进入梦乡。

 

在阿那托里另一侧,萎缩在仅存的一小块空间里的是有着熊一样身躯的是路易斯·波丹,他也在熟睡。路易斯是一个R.O.V.(遥控操作)导航员,也是一个泰坦尼克号专家。

 

阿那托里扫了一眼声纳,调整了一下下潜姿态。


切入:

3 外。海底


一片暗淡的,犹如月球一样平坦死寂的景象出现在眼前。海底被探测器的灯光照亮,米尔1号入画,它降落在海底,探测器的推进器搅起混浊沉积物。在发出沉闷的撞击声过后,米尔1号经过2小时的自由下潜后,终于到达深海海底。


切入:

4 内。米尔1号


罗维特和波丹在探测器触碰到海底时从睡梦中惊醒。

 

                              阿纳托里:

                          (带着浓重的俄国口音)

我们到了。


切入:

外/内。米尔1号和2号


5分钟后,两艘深海探测器掠过海底,启用大号推进器,前往出现横向扫描声纳信号的方向。

 

海底平淡的灰色泥土在探测器灯光的照射下呈现出来。波丹在注视着横向扫描声纳显示器,上面显示一个巨大的突出物体。阿纳托里侧卧着,操控着深海探测器,他的脸紧贴着中央舷窗。

 

                                波丹:

往左一点,她(泰坦尼克号)就在我们的右

前方,18米,15米,13米……,你该看到她了。

                                阿纳托里:

你看见了吗?我什么都没看到……!

在黑暗中出现泰坦尼克号的船首,仿佛是深渊的恐怖魅影。锋利的船首直接朝我们扑来。当年她沉入时,船首像犁翻起的沉积物犹如大海的波浪。她依旧像84年前沉没时的样子,至今屹立在海底。

 

这就是泰坦尼克号,或者说是泰坦尼克号的残骸。米尔1号上升到船首弧形的围栏的上方。围栏除了被茂密生长的西班牙苔藓包裹住,基本完好无损。

 

布鲁克·罗维特眼睛紧靠摄像机的寻像器,他的脸折射在黑白画面的取景框里。

 

                                罗维特:

它依然每次让我神魂颠倒。

摄像机的黑白影像摇到前方的观察窗,越过阿纳托里肩。在探测器灯光下,看到船首弧形围栏。阿纳托里转过身。

 

                                阿纳托里:

从死人身上偷东西,你不会内疚吧?

镜头从摄像机的画面切回船舱,布鲁克正在自己操作摄像机,他把摄像机对着自己的脸。 

 

                                罗维特:

谢谢你提醒,我们现在是一伙的。

布鲁克恢复他严肃表情,沉思地凝视窗外,手托着摄像机对准自己。

 

                                罗维特:

每次它都那么吸引我……,看着一艘庞大

而凄凉的船骸躺在哪里。1912年4月15日

凌晨2点30分沉没,从此她远离了上面的尘世。

安纳托里翻翻眼睛,用俄语嘀咕一句。波丹咯咯地笑着,查看着声纳。

 

                                波丹:

头儿,你真能装蒜。

……

 

《泰坦尼克号》的剧本文字并不“优美”,但阅读时,在你眼前已经出了现电影画面,就像是在看电影,这就是可以用来拍摄的标准剧本。小说与电影是两种艺术形式,两种截然不同的表达语言和语法。有些“编剧”的“电影文学剧本”,其实就是让导演捧着小说来拍电影,拍出来的电影一定惨不忍睹,不伦不类。

 

我要啦免费统计
刘氏兄弟电影博客首页http://blog.sina.com.cn/LiuBros

(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Copyright2007 Liu Fei & Liu Yue Bros. All rights reserved.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