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洞
小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9,048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的元代有八思巴文的金质牌●次考

(2009-06-27 16:48:51)
标签:

八思巴文

文献通考

内蒙古大学

丁字

文化

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的元代有八思巴文的金质牌●次考
QQ:346604221/alibaba
2009年6月27日

写在前面的话
自《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的元代有八思巴文的金质牌●考》(以下简称《考》)后,有幸得到内蒙大学的包祥教授及内蒙考古所陈永志研究员的指点和帮助。俗话说身后有两只老虎是个人就可以登上珠穆朗玛峰。他们提出的主要质问是:皇帝出宫有必要给自己制牌子吗?其他朝代有皇帝给自己制牌子的证据吗?带着这个问题,我又游历了下历史长河,好在现在的计算机检索功能的强大着实再次帮我较快地找到了答案,而且更加丰富了《考》中主要观点的史料。在此先谢谢包陈二位专家。

冲击顶峰
在两位专家的督导下,加上《考》中的设想、推论,这次把重点放在了“巡幸”、“出巡”上,而不再把金牌作为重点。结果有了意外的发现,终于在辽史中找到了皇帝出巡给自己制作符牌的直接证据。

續文獻通考卷九十五
木箭☉内箭爲雄☉外箭爲雌☉皇帝行幸還宮則用之☉勘箭官執雌箭☉東上閤門使執雄箭如勘契之儀☉

木契☉正面爲陽背面爲陰☉閤門喚仗則用之☉朝賀之禮☉宣徽使請陽面木契☉下殿至於殿門以契授☉西上閤門使云授契行勘☉勘契官聲喏跪☉受契舉手勘契同☉俛伏興鞠躬奏内外勘契同☉閤門使云准勅勘契☉行勘勘契官執陰面☉水契聲喏☉平身立少退近後☉引聲云軍將門仗官齊聲喏☉勘契官云内出喚仗木契一隻☉准勅付左右金吾仗☉行勘勘契官云合不合☉門仗官云合☉凡再勘契官云同不同☉門仗官云同亦☉再勘契官近前鞠躬奏勘官左金吾☉引駕仗勾畫都知某官某對御勘同☉平身少退近後右手舉契☉云其契謹付閤門☉使進入閤門☉使引聲喏門仗官下聲喏☉勘契官跪以契授閤門使上殿☉納契宣徽使受契閤門使下殿☉奉勅喚仗☉

辽史卷五十七志第二十六◎仪卫志三(符印)
木箭,内箭为雄,外箭为雌,皇帝行幸则用之。还宫,勘箭官执雌箭,东上阁门使执雄箭,如勘契之仪,详具《礼仪志》。

辽史卷五十一 志第二十
车驾还京仪:前期一日,宣徽以下横班,诸司、阁门并公服,于宿帐祗候。至日诘旦,皇帝乘玉辂,阁门宣谕军民讫,导驾。时相以下进至内门,阁副勘箭毕,通事舍人鞠躬,奏“臣宜放仗”。礼毕。

勘箭仪:皇帝乘玉略至内门。北南臣僚于辂前对班立。勘箭官执雌箭,门中立。东上阁门使诣车前,执雄箭在车左立,勾勘箭官进。勘箭官揖进,至车约五步,面车立。阁使言“受箭行勘”。勘箭官拜跪,受箭,举手勘讫,鞠躬,奏“内外勘同”。阁使言“准敕行勘”。勘箭官平立,退至门中旧位立,当胸执箭,赞“军将门仗官近前”。门仗官应声开门,举声两边齐出,并列左右,立。勘箭官举右手赞“呈箭,”次赞“内出唤仗御箭一只,准敕付左金吾仗行勘。”赞“合不合”,应“合、合、合”;赞“同不同”,应“同、同、同”。讫。勘箭官再进,依位立,鞠躬,自通全衔臣某对御勘箭同,退门中立。赞“其箭谨付阁门使进入”。事毕,其箭授阁使,转付宣徽。


结合
清光緒朝卷一千一百四十二
又奏准☉白塔信礮章程о大内所藏白塔山信礮金牌о每遇聖駕巡幸о仍存大内о製造信牌一分о左右兩扇☉右存大内☉左交紫禁城内直班王收存о其請領金牌о

显然皇帝出巡必然要制符一份,只是辽代使用了木箭而已。我自己也忘了在《考》中的叙述“依照本文所述原理,其实是否金质牌已经无关紧要了,只要能对密码即可。”。再看看历史,竹符木契古而有之,仅仅到了唐代才废止(新唐书卷二十四志第十四◎车服“初,高祖入长安,罢隋竹使符,班银菟符,其后改为铜鱼符,以起军旅、易守长,京都留守、折冲府、捉兵镇守之所及左右金吾、宫苑总监、牧监皆给之。”)。也就是说至少在唐以前是没有类似的金属符牌的。

文獻通考卷一百十五


文帝二年初☉與郡守爲銅虎符竹使符(應劭曰銅虎符☉第一至第五☉國家當發兵遣使者至郡合符符合乃聽受之☉竹使符皆以竹箭五枚長五寸☉鐫刻篆書第一至第五☉張晏曰符以代古之珪璋☉從簡易也☉師古曰與郡守爲符者☉謂各分其半右留京師☉左以與之使音所吏反)

这里印证了《考》中的两点:1、“是否金质牌已经无关紧要了,只要能对密码即可”;2、“只要便于书写刻录更换即可”,一切出于简便而保密。

以外的收获
此次历史巡游,不仅找到了皇帝出巡要专门制符以备回宫之用,而且在此类符牌具体管理上以及具体使用程式上也找到了鲜活的印证。

續文獻通考卷九十五
至是斟酌漢唐典故☉其符用虎並五左一右☉左者留御前☉以侍臣親密者掌之☉其右符隨路統軍司招討司長官主之☉闕則次官主之☉若發兵三百人以上及徵兵召易☉本司長貳官從尙書省奏請左第一符☉近侍局以囊封付主奏者☉尙書備録聖旨與符以函同封☉用尙書省印記之☉皆專使帶牌馳送至彼主符者☉視其封以右符勘合然後奉行☉若一有參差者不敢承用☉主者復用囊封貯左符☉上用職印具發兵狀與符以本司印封卽日☉還付使者送尙書省☉以進乃更其封以付内掌之人☉若復有事左符以次出周而復始☉

文獻通考卷一百十五
畿内則左三右一☉畿外則左五右一☉左者進内☉右者在外☉用始第一☉周而復始☉

 

这段记述说的很清楚“左者留御前”“以侍臣親密者掌之”,印证了《考》中的猜测“关键线索”。但对“五一”、“三一”、“二一”一直是模糊不清的,直到再次模拟历史“实际”走了遍操作过程结合“丁字八十号银牌”才明白其中的奥秘。并纠正了之前在《考》中的误判“如果把‘丁字八十号’的长度做个测量与其前面的被砸痕迹做个对比,不难发现在长度上相差无几,其被砸宽度也与字的宽度相近,因此被砸处如果用更换字号来解释,似乎也是更合理些(当然在换字号的技术上存在问题似乎存在着穹孔护套短缺的情况)”。
 
如果说“五一”、“三一”、“二一”中多出来的与“一”都是一一对应、都是一样的那么还有必要多出来吗?还有必要“用始第一☉周而復始”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只有当一对多的情况下这样的数量上的差异才有存在的必要。什么样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是一对多呢?这里不能用式样来解释,因为符的式样外观上肯定都一样,否则就很难作为一组了。结合字号的使用,因此只有在字号上做文章。只有当在外的“一”有对应的“五”、“三”、“二”组字号做验符之用,而在内的每个符上面都只有一组字号,只有这样才注意解释“用始第一☉周而復始”。再看“丁字八十号银牌”,其上面被砸的痕迹,并不是《考》中所猜测的“换字号的技术上存在问题似乎存在着穹孔护套短缺的情况”,而是因为“丁字八十号银牌”已经被调用了一次、被符验了一次而已,砸痕所掩盖的是调用“丁字八十号银牌”所使用的字号;也就是说“丁字八十号银牌”是在外的牌符(由陈老师2003年的《蒙元时期的牌符制度》得知:“一八四六年,在前俄国叶尼塞州米奴辛斯克发现一枚长牌,银质金字,首部有圆孔式环形纽,一侧刻划有‘口字四十二号’六个汉字”,但未见到实物照片——当考其是否也有砸痕,有则与“丁字八十号银牌”性质一样:属在外的牌符;否则就属于一对一或在内的牌符)。

 
  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的元代有八思巴文的金质牌●次考

向我开炮
上述基本属于关于“张字九十六号”牌符的一般性讨论,就其特殊性,随着我了解到的尚未公开细节的增加,更加深、巩固了我在《考》中的设想与判断。
1、牌子在发现时带“张字九十六号”的那个环与牌体是分离的。可见“之所以被毁坏的穹孔护套是在背面,正如才硬币正反面一样有点随机的意味,只是上苍有眼,让他选择了背面,把有字号的那面保存了下来。”一说更符合实际情况。

2、蒙陈老师提供的“丁字八十号银牌”的细节看,它与“张字九十六号”刻字的那面是相反的,也就是说这种刻字号“面”的选择的随机性。
 

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的元代有八思巴文的金质牌●次考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的元代有八思巴文的金质牌●次考

 



3、关于“张字九十六号”质地的问题。如果了解了换字号这个秘密,那么对其为什么是近50%的金与银而非90%以上使用金了。高比例的金是不能承受频繁换号所带来的操作上的冲击的,势必导致牌符的变形,而采用了近50%的金与银恰恰可以弥补这样的不足且又可以张显牌子的身价(元代有几个老百姓或官员有类似现在银行、金店、学校对材质的检验手段呢?)。此非素金的含义,而是为了字号的更换(是谁提出的在此略过)。只有想到利用牌符上穹孔做字号更换之处才有可能实现使用金银牌符而非竹或木(关于这一点,我怀疑在唐是否真正已经解决了金属上更换字号的问题)。

4、关于“張”、“号”、“號”似乎不少人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千字文》似乎是用来解释字的来源、而“号”用了其他字典的解释。我以为这样在统一性上欠缺了点。应该考虑到《急就章》、考虑到书法上的问题,因为《急就章》成于宋时的黄门令史游之手(与秦赵高类似都是书法好手)而在章草里的“张”字是简体的,如果章草始于史游的《急就章》,那么“张字九十六号”的“张”就应该是简体的“张”而非“張”。只有把“張”、“号”落到类似《集韵》的解释里才有统一的可能。放眼看下所有制式牌符,哪个不是使用的“號”而非“号”呢?为什么?而且《千字文》里的“号”是繁体的“號”。原因之有一个——更换字号所使用的字符集的问题。或许《考》文里的解释更合理些。
 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的元代有八思巴文的金质牌●次考
(王蘧常章草千字文-张号)
就目前看,史料及实物信息越多就越证实、丰富了《考》文的推断,让试图反驳《考》文的史料及实物信息来的更多点吧。

相关边缘问题2
1、本文如果没有百度以及北京书同文公司的史料检索系统,要想一个人完成是很难的。
2、“奉天玉诏”铜牌不是李自成所使用过的物品。如果是那么‘盢古帝王勅’铜牌又是谁的呢?加上与道教的这两枚牌符情况一样——大小、孔未穿透。“奉天玉诏”还有哪条路可选呢?

 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的元代有八思巴文的金质牌●次考

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的元代有八思巴文的金质牌●次考 内蒙古大学民族博物馆的元代有八思巴文的金质牌●次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