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方金
宋方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194
  • 关注人气:1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尘归尘,土归土

(2015-04-26 14:39:47)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尘归尘,土归土作者:韩宗宝

尘归尘,土归土

 

——读宋方金长篇小说《清明上河图》

 

韩宗宝

 

这个春天,当我一口气读完方金的长篇新作《清明上河图》,内心里充满了激动,幸福,惊讶,赞叹,并生出无限的感慨。浸淫文学数十年,方金终于在一部小说中向我们充分展示出了他的过人才华。这是一部迄今为止,最能代表他思想高度和写作水准的长篇小说,作品凝聚着他的思想、智慧、心血、情怀和人生态度,这是他倾尽才情和文学储备,精心孕育出的一颗耀眼的珍珠,是一部足以令洛阳纸贵的经典之作。

这部奇特的引人注目的小说,它所反应的社会历史内容和它所重新塑造出的历史人物,以及它和著名的《清明上河图》的关系,让它从一开始就具有了别样的“震撼”效果和某种程度的“轰动”效应。可以用横空出世来形容它,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对长篇小说艺术的创新和《清明上河图》研究均有卓异贡献的具有某种标志意义和独特价值的作品,也是一部平淡中饱含宏大社会历史感悟和幽微的人文情怀、真切的悲悯意识、苍茫的命运之感的,不可多得的长篇力作。

就篇幅来说,《清明上河图》故事并不长,但它语言洗练,寓意深刻,题旨广阔深远。小说以《清明上河图》串连起了一众历史人物,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结构缜密的故事,并赋予了人物和故事以更加浩远、阔大的历史文化背景和命运图景。起居郎左耳所回忆的故事,从隐秘的个人经验出发,完成了对历史的宏大叙事的“祛魅”。《清明上河图》在小说中既起到了结构上的筋脉作用,又兼具隐喻和形而上意义。围绕《清明上河图》所发生的不同人物命运故事,断中有续、碎中有序,小说既写出了别具一格的大悲悯和大关怀,也写出了莫可名状的大感慨和大乡愁。

三个来自山东琅琊东武的男人:画师张择端、兽医杜思卷,起居郎左耳。一个汴梁城最美的女人:李师师。帝王:赵佶。佞臣:高俅。梁山好汉:宋江、燕青、戴宗。著名女词人李清照。这差不多就是小说的人物表。左耳的人生是书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精神主线,是他把赵佶、李师师、宋江、燕青、戴宗、高俅、高衙内、张择端、杜思卷、李清照、李逵等所有人的命运,和宋朝的命运连缀成一部灿烂的令人浩叹的大戏。

小说以貌似平淡实则饱含深情的叙述方式,描绘了北宋时期围绕一幅图而派生出的波澜壮阔的人生、人世、人文图景和纷纭繁杂的社会历史镜像,方金用他天才卓异的叙事能力,成功塑造了左耳、李师师、赵佶、宋江、燕青、李清照、高俅、戴宗等各具特色的人物形象,并完成了对一众人物命运和时代风云的独到诠释和全新解读。有史实,有杜撰;有宫廷,有市井;有情,有义;有恩,有仇;有悲感,有喜悦;有一蹴而就的球赛,有玄而又玄的盲打,小说够精彩,够好看, 绝对是一部不容错过的令人拍案叫绝的佳作。

故事的核心是草根出身的起居郎左耳和京师名媛王师师(后隐姓改名为李师师)的爱情。与左耳同乡的张择端、杜思卷,都是山东琅琊东武人,三人是一起闯世界的同乡好友。张、杜二人都精于丹青,一个后来成了宫中的画师,一个成了汴梁城的兽医。左耳中了状元,成了宫中的一名起居郎。他是皇帝日常生活的记录者。他在爱情、皇帝、兄弟、义军之间,毕恭毕敬循规蹈矩地活着。他见证、记录了帝王的起居,他自身的命运和帝王的命运,朝代的命运,以及自己兄弟的命运,自己爱人的命运,因为一张图而纠葛在了一起。小说描述的是围绕画作《清明上河图》而进行的爱恨情仇,但方金没有止于爱恨,而是通向了一个更为阔大澄明的人生境界和生命境界。

北宋时期盛喝茶之风。小说在开头就是写风烛残年的左耳和李师师,生活窘迫,最后落到要卖掉当年的一饼茶来换取二两鲜肉来包荠菜饺子的命运。长篇小说《清明上河图》就是这一饼茶所引起的一场亦真亦假、虚实恍惚的幻境。左耳在茶坊主人李清照的分茶时看到的《清明上河图》的幻像,勾引他回忆起当年在宫中时的种种风云际会。

小说中真实与虚构并存,亦真亦幻,彼此纠缠,盘根错节。写人,写事,写爱情,写历史,写时代,写命运,写黑暗之书《兽部》,写孔雀的左脚,写细鸟的神奇,写藏獒的凶猛,写情感纠葛,写人间冷暖,写官场百态,写兄弟情谊,写刀光剑影,写悲欢离合,从小人物到大时代,从个人的兴衰际遇到人生境界,再到超越形而下牵绊的“天地境界”。小说从一般意义上的政治的、草根的、历史的境界上升到了一个哲学的、宇宙的、洪荒的境界,并通过个人清醒的精神视域,完成了对整个中国历史文化意识的独到阐释。

《清明上河图》充分展示了方金身上的那种潜在已久的伟大的小说家的天赋,精妙绝伦的人物对白,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扣人心弦的戏剧冲突,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炉火纯青的语言叙述,强烈的画面感和镜头感……小说很容易就可以把我们带入到那个已经无限遥远但又让人浮想神往的朝代之中。

在中国艺术史上,北宋是个璀璨的黄金时代。《清明上河图》的原创地东京 汴梁是一座当之无愧的梦幻之都,繁华之城。《清明上河图》的主题是汴河,它描绘的视点是航行在汴河上的各种船舶,展现的是汴河水运在当时所建立起的社会经济发展样貌。千百年来《清明上河图》有着各种各样的仿本、伪本、复制本、复制本的复制本……有人说“清明”是指“清明节”,有人说是指“清明盛世”;“上河”有人认为是指“河的上游”,有人认为是“逆水行舟”,也有人认为是指御河;有人认为画的是清明时节,是春景,有人通过种种考证认为画的是秋景。从来没有一副画卷能带给人们如此充沛的研究热情和考据热情,《清明上河图》因而具有了无数的谜团。《清明上河图》的作者张择端,史料中只有区区71字:“翰林张择端,字正道,东武人也。幼读书,游学于京师,后习绘事。本工其界画,尤嗜于舟车、市桥郭径,别成家数也。按向氏《评论图画记》云:《西湖争标图》、《清明上河图》选入神品,藏者宜宝之。”由这71个字,历史上衍生出了多如牛毛的故事。无疑,方金的小说同样丰富并延展了这71个字的内涵。

在方金的小说中,《清明上河图》并不是一幅画作,而是一张城市规划设计图,一幅施工图,它是赵佶心目中那座伟大之城的蓝图。宋徽宗赵佶想筛选一位天下最有想象力的画家,画出一座繁华之城,富庶之城,伟大之城。最终张择端成了不二人选,赵佶令张择端边画图边施工,包揽工程的是太尉高俅的儿子高衙内。一场巨大的拆迁风波就此上演,旧城推倒,新城开封东京 依图重建。因为强制拆迁,东京 城许多平民流离失所。左耳即将成婚的恋人王师师也不知去向,后来更名李师师,成为了皇帝的宠妓。进京刺杀皇帝的燕青,为了熟悉路线找人把东京 地图刺青在自己身上,刺青手在燕青身上刺出了大麻致幻中的东京 。张择端无意中发现了燕青身上的秘密,这正是他渴望的想画而画不出来的伟大之城。他立即从燕青身上拓下刺青,开始照城画城。刺杀失败的燕青凭身上的刺青地图逃出了东京 ,不甘心于做兽医的杜思卷则凭强大的记忆也画出了一幅一模一样的图,而这份施工图偏偏落到高衙内手中,并在一场拍卖中被金国使者买下,金国凭此图灭掉了北宋。

在小说里,我们能看到鲜活的历史,也能透过历史的尘烟观照到我们置身其中的现实生活。或许方金写历史的本意,就是要完成对现实的某种隐喻。作为一部写历史而又接地气的作品,小说《清明上河图》中不乏对当代事件的观察与思考,比如本居东海钓鱼岛的钓鱼巷居民的钓鱼巷保卫战,比如城市的施工规划与拆迁,比如毒品、药丸,比如复印、复制,比如拍卖,比如窃听,比如丝绸之路。小说中的这些醒目而别有深意的元素,给我们以贯穿古今的大江大河之感。

如果说2014年贾平凹的长篇新作《老生》巧妙地利用了讲述了上古时期历史、地理、民族、宗教、神话、生物、医学等方面内容的天下第一奇书《山海经》,而赢得了各方盛赞,那么2015年宋方金推出的与天下第一奇画《清明上河图》同名的长篇小说《清明上河图》则有异曲同工之妙。写作此书时的方金是充满深情的,我从字里行间能感觉到他内心深处的那种悲悯与温热。小说通篇弥漫着一种贯通天地古今的大悲悯,大寂寞,和目下很多文艺作品中泛滥成灾的悲悯不同,方金的悲悯是不动声色的,是内敛的,是静水深流的。他有真挚的让人感动的大情怀,他对笔下的一众人物是充满爱和怜惜的,哪怕是恶贯满盈的高衙内,他也带有淡淡的怜悯。

《清明上河图》以宏大叙事为背景,展现了历史长河的一些细小的支流。大人物和小人物,平民与帝王,官与匪,都参与到“历史的巨大洪流之中”。无论是左耳与师师的爱情,还是赵佶对国家的梦想,高俅对权势的追逐,张择端与杜思卷对艺术的追求,宋江对朝廷的复杂心态,李逵对宋江的追随,最后都不能指向一种“有意义”的结果。一切都不过是浮云,是幻象,是喧嚣。“人生犹如痴人说梦,充满了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这种没有意义的迷惘与恍然,在宏大的历史进程中和时代洪流中,犹如一朵伤逝的小花,如此微弱、虚妄、无力。

《清明上河图》的意义,不在于图,亦不在于故事。二者的复杂互涉与精神对照,是《清明上河图》的迷人和珍贵之处。人物经历之于《清明上河图》是渺小的,那个朝代的人物命运是阔大的,悲伤的。小说中有对世事参透之后的“燕处超然”,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豁达,有老庄的无为与自然,有禅宗的静虚与自觉,也有“儒家”的仁爱与自省。

世事轮回,沧海桑田,世间万物不管怎样流转变化,最后都是尘归尘,土归土。小说《清明上河图》呈现出一种宏大的命运感,写尽了人生的大悲伤,大悲凉,大寂寥。小说的最后部分,一位冒充左耳的老者,在同样冒充者李师师卖唱完后,表白道 “鄙人左耳,一生追随李师师。”而真实的左耳正在台下。人生的无奈,悲欣,尽在暮年左耳轻轻的摇头一笑里。

 

(《清明上河图》,宋方金著,长江文艺出版社,2015年4月第1版)

 

                                     2014.4.24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