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信子
风信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9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年花开

(2006-02-10 20:54:04)
分类: 信子小说
  她在桑达的时候,我还没去;我来桑达的时候,她还在那。
  她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你最好不要去招惹她,上班伊始,一个眼神忧郁的男同事拍着我的肩小声地说到。我看着他那张写明表情的脸,活像发育不良的苦瓜。心中一阵反感后假惺惺地说声:谢谢。他听后心满意足地离去。
  我自始不知他的名字,因为二天后,他就失踪了。有人说,他因感情受到挫折到水库散心,后见那水颇为清凉就下水戏耍,再后来就失踪了。那究竟他是做了龙王的女婿还是怎的没有人知道,我翻便了这个星期深圳所有的报纸,连梧桐山上一条大蟒蛇因吃了吃了老鼠药的老鼠而丢下一家老小撒手跟唐僧去了西天取经的信息都看到了,就是不见有写着什么时候那里有人死亡之类的信息。所以我确信这家伙没死,而且活得好好的,心里一阵的不爽。二个月后我见到了这家伙。
  她的名字叫小雪,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子。虽说平时不苟言语,但微笑还是偶然会在她的脸上逗留;我左看右看看她也不像是那种难以相处的人,上看下看也不曾见到她那里有长刺,脸上也不曾结冰,坐在她工作台的左边亦不曾感到寒风阵阵。为何有人要说她不好惹呢,我不无聊也没有多吃饭,没去探索个结果。一个星期后我和她住在了一起。
  我任职的公司座立在华强北,这是个繁华路段,聚集了各地的精英,每时每刻都有形形色色的男女走过,在夏天里更是万紫千红,繁花似锦,蝴蝶翩翩,颇为养眼。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在这里却只能说是,地以闹为贵。改革的春风看来是爱上她了,不知疲倦地吹抚着,吹抚着,拥着她。雨后的春笋呀!这片地,长疯了。二房一厅没有二仟元人民币你就别想让你的身躯在这里躺下。当然,你在路上行走时用你的左脚绊倒你的右脚或者是你用右脚绊倒你的左脚然后躺在路上倾听车轮与大地亲吻的声音时,不算。
我知道,我的钱包还不许我在这里享受这样的待遇。一声叹息后,只得到远离喧闹的地方去落脚。
  民乐,这是个村子的名字,属于龙华镇的管理。在这边租房可以用比在市区少一半的人民币租到比在市区还要好的房子,我的朋友信誓旦旦地说到。这个好处在后来的生活中也只能说是唯一的一个好处。
这边的人生性好动然而记性又差得可以,总是在人多的时候拼命挤上车把别人口袋里的东西当作自已的后,再对售票员说要到什么地方,这时售票员会告诉他这车不到你要去的那个地方。然后下车,云云之类的。这样的情形一天可以出现多次,同一个人可以出现多次。这些是我以后才目睹的,那时我已经租下了这边的房子,和小雪住在了一起。
  小雪开门看到我时,我从她脸上看到了惊诧。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但为了我的清白我不愿她的思想走上歪路。我指着手中的租房信息说到,我是来租房的,你不打算让我进去坐坐吗?
  哦,进来吧!小雪恢复了她常用的表情说到。
  我脱下皮鞋放在门口的鞋架上,然后发现上面有一双属于男性的拖鞋。我迟疑了一下拿来穿上,软软的。
这是一个两房一厅的套房,此时落入眼中的是一个客厅,客厅的左边摆着个圆形的餐桌,桌子下板凳一只,也许它以前该是有着一对的;这桌子上也许摆过玫瑰,摆过红烛,也许有着那么一个人曾坐在另外一个凳子上。
关了灯,点亮了红烛,看着花一样的你慢慢羞红了脸。我这样想到。
  就在我联想翩翩的时候,小雪拍了我一下,说到:千寻,你在想什么。你看这是厨房,那边是房间。左边是我住的,右边是你住的,如果你租的话;还有有事请敲门,最好不要找我,小雪最后补充说到。
  后来,我一直没有敲过她的门也没有找过她。因为,在休息的时间里,除了睡觉,她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在客厅,要么看书,要么看我在厨房做饭。
  厨房里油,盐,酱,醋,锅,刀,勺,汤匙,筷子,做饭的工具样样具全,在一个家里有着这些本不奇怪,奇怪的是我却从未见过她做过一次饭。方便面也没再泡过一次,呵,写到这里,有一点要说明的是,为何这方便面也没再泡过一次。
那是因为小雪看到我做饭后,就闹着非要我以后做饭时要算上她的一份不可。至于吃什么菜都由我全权负责,好幸福呀!真想买块豆腐来撞头。
  我这人嘴比较馋,没事喜欢弄点新花样,看看一些做菜的书,到商场转一转,到小摊档吃一吃,到酒店--------门口走过,唉,没办法,谁叫我住在这酒店上面,谁叫这酒店开在我租的房的楼下,天天都得走上几回。不知闻走酒店多少的酒香,菜香,花香。我怕呀,我怕有一天这酒店的老板找上门来要我付好多好多的人民币,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小雪。小雪歪着脖子对我眨眼说到,别怕,我比你住得久,要找也是先找我,我想了想觉得这话有道理。
  再后来,这家酒店搬家了,没人上来找我们要好多好多的人民币。再再后来,有人在门口放了一通鞭炮,摆上几个花蓝,搬来一个桑拿。从此这边的空气弥漫着肉体的味道。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从那时便犯下了眼疾,有事没事总爱亮着红灯,为此路灯大队没少来。来得时间多了,也就爱上了这片土地,交通也就能顺利通行了,我上班从此不用再担心经常会迟到了,同时也少了一个迟到的理由。晕呀!
  2004年6月5日,让我记着这个日子吧!这一天是星期六,晴天,气温在25度至30度之间,风力二级,适合出行会友。这一天一个五年未见的同学将携女朋友从花都前来深圳,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大清早我便在镜前打扮,多年未见总得给同学看到我正年轻的样子。
  在我打开门将要出去的时候,小雪打开了她的房门叫住了我。千寻,你今晚六点能回来吗?不会吧!还等着我做饭,我心里这样想到。但我嘴里却说:“你今天想吃什么菜,我回来时带回来。”“不用你带,我会去买,你今晚六点能回来吗?”小雪依在门框上又说到。我想了想说:“可以,你有事吗?”“没事,不过,你说话得算数哟。”小雪的眼中亮光一闪,我竟有了触电的感觉。回过神来,那房门却早已关上。
  在罗湖火车站我见到了五年未见的同学,一开口那语言还如当年的生动,身体倒比当年丰满了不少,看来是混得不错。
  在他的身边我没有看到他在电话中说的那个他所谓的女朋友,同学也看出了我的疑惑,拍拍我的肩说道:“女人吗?总是爱逛商店,这不,刚到就和她的朋友们跑了,还让我下午到女人世界去接她。”看着同学幸福的样,我深深地祝福了他一下。然后,找了一家客家酒楼包了一个厢房和后来赶来的在深圳的同学为他接风洗尘------------
  回到楼下的时候,手表的指针指向17:30分,我提前回来了。在四楼的转角处,我看到了他,是的,就是那个提醒我的那个我不知道名字的人们说他死了我认为没有死的那一个同事。他现在好好的,活生生的站在我租的房间门口,他来找人吗?他的手上拿着一束玫瑰花,有十几朵呢!
  他看到我了,也看到了我手中的钥匙。你住这里吗?他问到。是的,我住这好久了,你呢,找人吗?我反问。他笑笑说:“没有“,转过身走了。
  打开了门,我看到了小雪。吃了一惊,她竟然穿着裙子。在我的印想中,她从来没穿过裙子,也没有像今天这么美过。我怀疑我是在做梦,在被小雪用筷子敲了一下,我知道了我没做梦。“愣什么,不认识了,快过来吃饭”。小雪大声说到。
是,我大步走到饭桌前,看到了七,八样菜,还有二瓶红酒。今天是什么日子呀!这么奢侈。还有呀!你这是那里打包回来的,看上去还不错,我边说边伸手去拿菜吃。小雪一筷子向我的手扫过来,说道:“什么呀!这是我做的,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会做饭,今天还是你生日,我又愣住了。
  是呀!我平时不做饭可这不代表我不会做呀!别说了,快来尝尝我做的菜。小雪给我夹来一块鱼,我连忙用碗接住后说道:“你怎不早说你今天生日,我礼物也没买”。“没事,有人陪我吃饭我就很高兴了”。小雪笑笑说道。
  这时,我想到了那个不知名的同事,我问小雪刚才有人找你。哦,是的。你想听吗?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我还是有点好奇心的,呵呵。小雪喝了口红酒,开始说起了往事,就是那些天鹅和蛤蟆的故事,结果是这只天鹅不为蛤蟆的所作所为而心动。
  小雪说完,问道:“千寻,还有疑问吗”?我一时脱口而出,你这里还有男孩子的鞋子哟。小雪看了看我的脚,说道:“你穿的这鞋吗!是我哥的,我以前和他一起住,他前三个月结婚了就搬走了;我哥是我们的上司何总,你不知道吗”?天呀!怎能这样,我赶紧喝下一杯红酒--------
  那一晚,是她先吻了我,还是我先牵了她的手。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还是天天要做饭,只是,我不用再亲手洗衣服了。因为,我刚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台洗衣机;只是,我们真正住在了一起,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吗?
  那一年,一些风吹过,一些留了下来,一些开了花。
  那一年,我掉入了幸福的漩涡,不愿起来.

2005年7月17日(y)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康河与蝴蝶
后一篇:爱的感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康河与蝴蝶
    后一篇 >爱的感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