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朗天青713
云朗天青71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648
  • 关注人气:6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向饺克力致敬!(文章很长,但不看是你的损失)

(2009-09-29 14:01:34)
标签:

杂谈

艺名:饺克力
出生: 1980年
毕业学校:华西医科大学(现并入四川大学)药学院
工作经历:03年—04年任职于豪杰数码影视广告公司负责动画广告制作
04年—08年辞职在家创作个人短片《打,打个大西瓜》(英文名《See Though》)

 

视频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IxOTQ2NTAw.html

 

作者的话

不知网友们看完上面的简历会不会被雷倒一片:名牌医科大学毕业转行来搞动画;正经的工作辞职不干一个人饿着肚子做短片,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啊呀呀呀呀呀呀呀——所以我常说群众眼睛是雪亮的嘛,一下就被看穿了,我真的有病耶!是怎么个病法呢,让我慢慢道来,说不定同行尤其是刚上路的朋友们能从中有所收获,甚至能同病相怜。
  我是一个潜水高手,潜了6年多泡儿都没冒一个,最近个人短片完成了才刚浮上来吐口气,没想到就被火星时代的编辑逮到了,让我写一篇自己的历程。本来我现在才刚刚闭关结束,个人作品连参赛都还没来得及,成就连随便一家公司的美术总监都比不上,所以真是无名无分,我的经历能有什么吸引力呢?但我转念一想,反正我现在正要开始作些宣传了,写出来没人看是正常,有一个人看也是赚。我们做动漫这一行的就是娱乐行业,一定要有娱乐精神,网友们就算不认可我在创业路上的那些经验和看法也没关系,我是用笑嘴讲苦事儿,笔调尽量放轻松,大家当搞笑也就好了。况且行业内还有千千万万和我一样正在艰苦跋涉中的兄弟们,大家眼前是苦,脚下是苦,心中是苦,已经太苦了,让我们用想象力和言语创造点儿甜,调剂调剂,苦中作乐,彼此温暖。
  从2002年刚接触MAYA开始到现在,我在CG这条路上爬了也有6年多了,最近一照镜子,原本光光生生的一张脸,发现嘴角也有了浅浅的V字纹了,不得不感叹为伊销得人憔悴啊!发给火星编辑的个人照片也被我自己PS了一下,涂掉了那点V字纹,方便以后找女朋友。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坚持了不该坚持的,放弃了不该放弃的
  咳咳,扯远了,言归正传。我所遇到的人最常问我的一个问题就是:好好的医学你不干,你转行干嘛?对于一般的人我就回答说:鲁迅弃医从文,酷得掉渣,他的文采咱学不来,但至少皮毛也能学学吧。这种回答其实也是一种没有办法的自嘲式回答,因为在大多数世俗的人观念中,你给他如何解释也不容易解释得通,他会把你当火星人,况且而今眼目下我确实是要钱没钱,要名没名。我今天到这里来讲这么大一堆,也是寄望或许火星上还能遇到知音。
幼儿园时,阿姨问我理想,我说我要当总统,阿姨说我给总统擦屁股的资格都没有(原话),当时我不服气,现在想一想,确实有道理,我这辈子应该没有碰总统屁股的机会了;
小学时,老师问我理想,我说我要当科学家,因为那时对华罗庚,袁隆平崇拜得不行;
初中时,同学问我理想,我说我要当漫画家,我刚刚成为《圣斗士》和《七龙珠》忠实的信徒;
高中时,高考志愿书问我理想,我终于开始认真思考了,最后我负责地说:我要吃饭!
  我的父母都在医院工作,对医生这行最熟悉,当医生至少是温饱不愁,另外我的学习成绩还可以,能进当时四川省收分最高的华西医科大学。名牌大学毕业的医生,那工作一定不用愁啦,再加上我其实骨子里是一个很实际的人,所以我就把“年少轻狂”的梦想抛到脑后,高考之后,就正式步入了神圣(而且赚钱糊口比较稳当)的医学殿堂。
  回想起大学的生活,让我感觉我不得不相信冥冥之中存在命数。拿着医生这张保险单,我并没有踏实稳妥的感觉,相反我隐隐感到憋闷,有东西在跳,有火在烧,仿佛一头猪在地震来临前的想要拱圈(它不知道是什么将要来临,但就是浑身不对劲)。三年的时间中,这股无名火越烧越旺,可我就是找不到釜底之薪。
在大三下期,也就是2002年,我们药学院的另一头猪(那一届药学院就我们俩头猪转行了,他做软件去了)——胖子黄雷,对我说:哥们,听说隔壁饭馆背后有一大垃圾堆,NO,NO,NO,是说做CG很来钱……
  我的那股无名火瞬间喷发了,我终于想明白了一切。原来我那股创作的激情一直没有熄灭过,我从小到大一直就酷爱绘画,历史课的课本上满布的涂鸦就是我对绘画热爱的见证者(因为历史老师最和蔼可“欺”),同时我在我所接触的同龄人中画画算得上第一(因为接触面狭窄),大家的赞誉又反过来提升了我的成就感和我对美术的喜爱。但我们毕竟生活在现实中,我的家境普通,而且我又是个危机感特强的人,在我们之前的社会上能靠画画赚钱的人真是凤毛麟角,所以我强行压灭了兴趣爱好的火焰,准备好好地做一头圈养猪,了此一生足矣。但当我听说圈外还有食物时,而且说不定是更多食物,爱好可以用来赚钱,原本已被盖灭的死灰复燃了。
 不过我是一个理性完全压倒感性的人,义无反顾和奋不顾身不是我的擅长,我并没有立刻背叛药学,向CG投诚。这同时也是我对初学者的建议,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坚持了不该坚持的,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关键是你要区分开什么该坚持什么该放弃。若你问我什么该坚持什么该放弃,抱歉,我也答不出来,因为这是几乎可以和“我是谁?生命是什么?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等人类的终结问题相媲美的问题。要是我能答出来的话,我选哪只股票哪只股票就会涨,我投资哪个项目哪个项目就会赚钱了。网友要说了:那你不是在废话吗?嘿嘿,您别慌啊,我虽然没有准确的答案,但我可以把我的经验和想法和盘托出,至少能作为单一的一个案例,希望可以给各位初学者一些建议。毕竟我也算是手里端着铁饭碗的猪啊,能说拱圈就拱圈吗?让我再考虑考虑。
第一个问题:隔壁饭馆背后是不是真有垃圾堆?
  我当时听了黄雷的传言后并没有轻信,我又在其他渠道认真打探了个究竟,这就好比投资前要做项目调研和市场调查,最后我发现:咦,隔壁饭馆背后果然有一堆垃圾,而且还不小耶!2002年CG行业的竞争虽然开始日趋激烈,但毕竟还算新兴行业,利润率还比较高,至少在效果图行业比现在高多了。有搞头那就快上吧!慢来,慢来,年轻猪要学会冷静。
第二个问题:那个垃圾堆的饭菜我是否吃得到?
  2002年的CG行业已经不像90年代那样了(以前的从业人员普遍是技术人员出生,美术基础普遍薄弱),在早期的先行者们开辟了市场,证明了三维美术商业化的可行性后,又涌入了一大批有着深厚美术基础的从业人员。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在各大网站上密切地注视着竞争者们的作品,和他们以自己的实力能找到了什么等级的工作。调查完毕对手后,还得审视自己,我的作品与他们相比如何。但是当时我还没学过CG甚至电脑都用不熟,没有CG作品。可是怎么说呢,其实你能做出什么样的CG作品并不是只有当你学了CG后才看到的,这就是所谓的胸有成竹。那棵竹子其实早就存在于你心中了,也许你之前用的是铅笔画竹子,毛笔画竹子,钢笔画竹子,只不过现在要换成键盘和鼠标了。所以对于还徘徊于是否选择要进入CG界的后来者们,我的建议是竞争有风险,入行需谨慎,要充分地估量好自身的能力。一味地励志是不负责任,但你如果是经过谨慎思考后才选定了方向的话,我相信你一定同时也充分思考了可能遇到的风险和考验,那其实不用任何人的鼓励,你都能坚持到最后。
第三个问题:那个垃圾堆的饭菜够吃多久?
  “衣、食、住、行”是古人归纳出的生活的四大必需,但观念要与时俱进,现今的生活中还要加入第五大必需:“娱”。保暖思淫欲,当人满足了基本的温饱后,他就开始无聊了,空虚了,得变着法儿地折腾自己,打发时间。史玉柱、陈天桥这些人就是典型的靠替别人打发无聊时间赚钱的。人类的享受是靠接受外界对自身五感的刺激达到的,而人类五感接受的刺激中视觉占了70%。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在“娱”上的消费比例会不断提高。退一步讲,CG这个行业和影视、广告、动漫、游戏、图书等等大众娱乐消费都是密不可分的,只要不到饿死人的那天,这么多条路总不会都堵死了。一句话:CG既有强大的发展潜力又有强大的抗风险性。
  第四个问……拉倒吧你,都仨了还不够你臭屁的!呵呵,毕竟那时我是少不更事(现在还是),自以为想得清楚透彻了。在经过一堆表面上看似无懈可击实则充满了浪漫主义和主观色彩的分析调查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和黄雷拱圈而出。当指导员听到圈墙垮塌的声音出来观望时,两猪已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其实现实不是这样,我们的指导员人很不错,她对我们的选择非常支持和理解的,我对她很感恩,我这样写是为了渲染氛围,娱乐大家)
“猪头,你还有完没完啊”这是编辑在吼!
  呵呵,不知不觉已经说了那么多才讲到怎么开始入行的,本来编辑是叫我讲历程的。但我认为万事开头难,三国演义中的赤壁之战为什么花了80%的篇幅讲战前的酝酿和准备,因为战争往往在打响的最初那一刻起成败就已经分晓了,在战争的进程中双方都没有退后的余地,只有被时间推攘着向那个注定的结局前进。对于业内的老人们而言,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思考已经很充分了,他们坚持或者放弃都不是我的言语所能影响的。我想编辑要我写这篇文章的本意也是能给行业的新人们一些参考,少走弯路。所以我觉得针对这一群体最有意义的就是说出我当初在他们这种情况下的看法和经历,还有之后梦想与现实的碰撞。
  应为寓教于乐才是最好的学习方式,一次性讲多了就腻味了,我想我得就此打住。在我决定了转行之后,我如何学习MAYA;如何找工作;为何又辞职做了3年半《打,打个大西瓜》;我最初那些无懈可击的理论和残酷现实碰撞出了什么火花;小猪是否找到了传说中的垃圾堆……这些零碎要是大家感兴趣的话,我以后会再回来唠叨唠叨的。
我和MAYA闪婚了
  熟话说得好: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儿。我想转行的第一个门槛就是得学款三维软件。当时市面上的主流三维软件有MAYA、3D MAX和SOFTIMAGE三款(现在也是哈)。随便选一款吗?NO,这和我的作风不符合。每一款都深入了解了解吗?我当时的咨询相当有限。而且以我那时有限的咨询也根本没觉得选她们任意一款会对今后的发展有什么影响。在听几个人神吹了一通MAYA后,我就和MAYA闪婚了……
  值得庆幸的是,婚后的生活是幸福的。
  “~啦啦啦~我的眼里只有MAYA,没有3D MA……”
  ——梆!!!
  “谁?谁这么缺德?这块砖头谁扔的?”
  这么说吧,MAYA确实是难于上手,但它的难于上手就是难在她的功能庞大齐全和效果调配的自由度高。直到我在制作《打,打个大西瓜》时,我才深刻地体会到了她这两大易让人敬而远之的壁垒正是它最让人销魂之处。靠着它齐全的功能,《打,打个大西瓜》通片几乎没用插件(只多用了个RealFlow),因此在长达3年半的制作周期中,虽经历4次MAYA升级,但却省去了寻找插件和学习插件的麻烦,也使得我所有的原文件自始至终都能统一兼容性;靠着她的高自由度,我才能在编程能力贫乏的情况下,总是多项功能灵活搭配,剑走偏锋,以非正统的方法完成了最终效果。
  所以MAYA先是会多费你一些时间去追,追到之后却会为你提供很多方便,省下你很多时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俗话说得好:“每一头肥猪的背后,都有一款功能强大的软件!”
我对MAYA的褒扬是非常主观的,或许有失公允,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也情有可原。她陪伴了我6年多时间,她帮我完成了《打,打个大西瓜》,我不夸她夸谁?要承认的是3D MAX也是十分强大、不容藐视的,但如果是立志于向影视动画发展的新人们,我可以负责任地向你推荐MAYA,除了以上一些原因外,目前从Autodesk公司的举措上也可以看出些眉目,而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关键的一点:你们今后和饺克力合作起来就方便啦!!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倒过头来,客观地说,学习MAYA也真是辛苦的。遥想当年,我弃医学、学MAYA,可谓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不成功便成仁。要是学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愧对了父母的理解、指导员的支持、同学的帮助(我逃课在寝室学MAYA,同学帮我上课签到),也对不起岳飞的精忠报国、文天祥的舍生取义、秦始皇的扫平六国……国仇家恨集于一身,我是头悬梁、针刺股、通宵达旦、闻鸡起舞(虽然这种写法有些夸张,但夸张的成分符合国际标准,不超过20%)。
  现在的初学者们真是比我们幸福多了,因为有那么多的教材和师资力量任你们选择。而当初我学MAYA时,教材和师资都很匮乏(不过比王琦学三维的时候好,我也是看他的火星人MAYA视频教材入门的,因此我对他也必须心怀感恩),初级的教材为数不多,高级的教材就更是凤毛麟角了,大部分的知识要靠自己在实践中总结。
因此,我的结论是:
  你能学成什么样,关键在于你的自学能力,网络上、书店里,能找到的本专业书籍和知识,只要你想学,你花十辈子也学不完;而老师的作用是系统地引导你,以他们的经验让你少走弯路,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在你的心中树立起职业道德和行业标准,顺便还为你学成之后走向社会提供大量便捷通道。
  我喜欢看央视的《赢在中国》,在观看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选手包括评委在内,绝大部分的创业的成功人士都是穷苦家庭出生。要是你了解创业的话,那你一定知道,创业的艰辛和痛苦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的,那是对人精神和肉体超负荷的历练,它会让人在20岁时就拥有30岁的心智,让人在30岁时就感受50岁的沧桑。从小家境富足,衣食无忧的人是少有会去主动品尝这种痛苦的。其实学习CG也是一样,在我的观察中但凡是学得勤学得好的人,家境都不怎么样。他们有着更强大的危机感,更接近于背水一战的境地,而且因为贫穷,他们的生活也更淳朴单纯,工作就不会被生活所累。
  有句话说得好:你最大的敌人就是你自己!我想加上一句:在这场战斗中,贫穷是你最亲密的盟友!
  孤独让人有时间思考,痛苦让人更快地成长
  我另外再顺便扯一些题外话:少打游戏!少逛街!少呼朋唤友!少谈恋爱……
  ——当!!!
“哈哈,这块砖你白扔了,我已经带上钢盔了!”
  有网友说了:你的人生是生活为了工作还是工作为了生活?
  嘿嘿,我并不是个没有生活情调的人,我也很喜欢轻松舒坦地过日子,喜欢玩游戏,喜欢朋友相聚的美好时光,喜欢花前月下的浪漫氛围,但是重点是这中间的平衡点要靠你来把握,这个平衡点会由于各人的承受力的不同而大有不同。余秋雨曾经说过:“几乎所有的伟大作品都是在孤独中创造出来的。”
  孤独让人有时间思考,痛苦让人更快地成长。
  所以我个人认为能在薪水还可以的情况下辞职做短片;能在3年半中闭门独享寂寞(还因为外交也得花钱:);能在长相等各方面条件都不算差的条件下能挺到28岁都没谈恋爱(呕吐声一片),确实自己都感到骄傲啊!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网友们看在我忍受了这么些年煎熬的份上就允许我阿Q阿Q吧)
  总而言之,人生是苦和乐交错缠成的一根麻绳,你可别奢望没有苦只有乐。而且这是一个充斥着残酷竞争的世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A.先苦后甜,B.先甜后苦,两个选择摆在你面前,自己看着办吧。
CG这一行的一大特色:我们都是毫无遮掩的裸奔者
  学习MAYA六个多月后,我自己说出收集学习各种教材,差不多把MAYA几大模块囫囵吞枣地摸了个遍,我就趁着大四的那个寒假自己做了一个短片,以便把零零星星的知识点应用于实践、作个归整,同时也是为了方便找工作。这也刚好可以说到我们CG这一行的一大特色:我们都是毫无遮掩的裸奔者。
  呵呵,这是一种形容,形容我们这一行每个人的技术实力是袒露在外,毫无遮掩地让观众品头论足的。我们的作品就是我们的脸面,是牛人还是菜鸟都写在额头上了。这个特点对于脚踏实地、有真材实料的人来说是良机、幸事,对于想滥竽充数、混吃混喝的人就是噩梦、浩劫。这也正是我敢毅然拱圈的另一原因,因为在其他大多数行业中,个人的能力大小是很难一下子看出来的,比如我的老本行—药学,我要想证明自己的能力真比证明我是处男还难,所以我们才需要成绩单、毕业证、学位证这些基本上没太大说服力的东西拿给招聘单位看来证明自己,但我也不是说这些单据没意义,在没有更有效的考评机制时,它们总是聊胜于无嘛。要到CG行业找工作靠的不是文凭学位资历,是作品,作品可以说明90%以上的东西,所以我也把找工作的筹码全都压在了作品上。
三维动画广告公司的历练:功力不是学出来的,而是练出来的,捱出来的
  原先在猪圈里想出的那套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后发现还不太离谱,比较顺利,我在成都一家三维动画广告公司找到了工作。虽然这家广告公司比较小,但正因为它小,我有幸负责起了从创意设计到后期制作的全部流程,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锻炼机会,由此我实现了纯粹的个人兴趣爱好到商业创作的转变,学会了多以观众的视觉来审视作品。同时在这一年多的工作中,我也得到机会全面完善自己的动画技术和艺术。这期间我深刻体会到了经验的重要,“功力”(这里所说的功力偏向于艺术)真不是学出来的,而是练出来的,捱出来的,累积出来的。
  在这上面毫无花巧可言,你得摒除浮躁,实实在在地花时间花精力,一幅一幅地画,一帧一帧地调,要像运动员反复千百次地练习同一个动作那样,把那些艺术思维转变成你机体的本能反应,即便你出意外失忆了,忘了你是谁,但你也仍然记得你的语言你的艺术思维。“功力”这玩意儿最花时间精力,但请相信我,它物有所值。社会在变,行业在变,软件在变,只要你下足了功夫去培育它,它会成为你不变的依靠,你的最强大的核心竞争力。就像电影《神辫》中的那句经典台词:“辫没了,神还在!” 对于我这种危机感特强的人,它简直比养老保险还保险。

终于到压轴了,我后来辞职去做个人短片了。
  要不怎么说我有病呢?猪见了垃圾堆不去拱,相反还退出来了。
  在此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之前你得先向我发誓:不可以告诉第三头猪!
  好啦,我相信你了。让我小声地告诉你,这个秘密就是:我轻轻地拱过一下垃圾堆,我灵敏的嗅觉发现这个垃圾堆并非只有表面那些煮白菜,炒黄瓜的普通残羹剩渍,里面分明散发着满汉全席的味道(可能之前摆过一桌大酒席),只是埋得深了轻易拱不出来。这不,我退开来不是不拱了,而是要助跑加力,拳头要收回来才打得出去,就是这道理。
  编辑又在咆哮了:“你都说些啥乱七八糟的?”
“别理他,编辑智商没咱们猪高,咱们接着聊。”
其实干CG这一行靠两样:实力、关系
  其实干CG这一行靠两样:实力、关系。有人也许要说还靠良好的服务态度,这我都算在实力之内。你只要牢牢把握一样就有的瞧了。我是平头小老百姓,关系是没有的。我的选择就是没得选择,只有拼实力。而且我也不倾向于选择关系,因为关系会变,而且有了关系没有好的实力把握不住机会也是枉然(不过也有先有了关系这种资源再吸引来有实力的人才的情况,但这是公开发表的文章,我得表现得正义凛然一些,大家也好高看我一眼对吧,另外我们吃不到葡萄的还不准说葡萄酸吗?。
实力如何体现?兜了个圈子又回到了那两个字——作品!
  我找工作前也做过一个作品,但那时的技术还很不成熟,并且用心不够,无法代表我现在真正的制作实力。而我在广告公司制作的动画广告又受到了客户要求、项目时间、人力成本等条件的限制。要是继续这样发展下去我的提升空间不会太大,但要做出真正让自己满意的作品需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后来事实也证明我抛开一切全身心投入地做也做了三年半,要是边工作边利用休息时间做真不知道要做到何年何月去了。有人要问了:“做短点儿不行吗?”呵呵,一开始没经验,想要讲的故事想复杂了,做到一半发现收不住啦,管他三七二十一,正好我的创作欲望也憋了好多年了,妈的,豁出去了,就让我一次爽个够吧。
  就这样,我一爽就爽了三年半,爽得我工作一年多的积蓄很快爽完了,没法,只有把老爸老妈的养老积蓄拿来接着爽,最后,在我爽得都快不行了的时候,《打,打个大西瓜》终于被我爽出来了。
  三年半期间,我过的生活跟生活在空间站中似的,三点一线
  回到正经说话的风格,别看我左一个爽右一个爽,其实同行们应该看得出来这里面的苦与乐。
 三年半期间,我过的生活跟生活在空间站中似的,三点一线:客厅、卧室、厕所(又夸张了15%,其实我也偶尔出去锻炼锻炼身体,或者散散步,要不我早就疯掉了)。我父亲在我刚工作时就去世了,我母亲退休了每月1000的退休工资,她和我住在一起,在消费方面我们是能省就省:“衣”服基本没买过新的;“食”物上多亏有母亲的打理,她经常去超市找特价,而且我们以素食为主,健康又经济;“住”宿是靠父母的积蓄在成都买了套二手房,是按揭,每月700多的按揭款占了我们的一半的支出;旅“行”那是富人们干的事儿,对我来说是天方夜谭,这三年半我没有离开过我家超过40公里;“娱”乐毕竟还是必需的,我听评书、音乐,看电影、动漫,偶尔玩玩游戏,全是最低廉的娱乐消费,但网游不玩,太费时间和金钱,我家甚至网线都没牵,我要上网就去朋友家上,这样可以减少娱乐时间,减少社会浮躁气息的影响,还保证了用于动画制作的电脑系统的稳定性。而且这也是我所从事的行业,我在娱乐的同时也在不断学习、积累。
 最后,我要以感恩作为结尾,虽然以前我也觉得这样好像非常俗套,但现在我发现这是根本不可能省掉的一环,因为有太多的帮助、太多的关怀、太多的爱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支持着我们前行,没有他(她、它)们我们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但当我们攀上新的高峰回头张望时,他(她、它)们仍然站在远处对我们报以微笑,继续鼓励我们前行,而我们却无以为报。所以我现在必须在这里向他(她、它)们一一道谢,以弥补我心中的愧疚。
  首先,我要感谢我的父母,因为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没有他们的开明豁达,我不可能轻易转行,没有父母的无私支持,我不可能不放下梦想,为五斗米折腰,没有母亲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料,我不可能全身心地投入到短片制作中。
 我还要感谢我的一帮朋友,他们有的在我制作过程中给我以帮助、鼓励,有的在我作品完成后协助我进行推广,没有他们我会在单人独骑的战斗中倍感寂寞,会在举步维艰的跋涉中更加寸步难行,会在精疲力竭时愈是回天乏力。
 我还要感谢我所居住的成都,她深厚的历史底蕴为我提供了艺术氛围,她优美的自然环境保证了我清醒的创作思维,她休闲的气息为我挡住了四面八方方吹来的浮躁的作风,她相对低廉的物价使我能暂时忘掉金钱的诱惑。
  我还要感谢那些靠着做了三四年个人短片获得成功的先行者们,你们在茫茫汪洋中开辟了新航道,你们是我精神世界的灯塔,在和你们披荆斩棘摸索探路的痛苦相较之下,我沿路而行的困难不值一提。
  我还要感谢软件开发者们,没有他们的努力,在电脑动画技术成熟之前,一个人凭一己之力完成一部动画是不可实现的梦想。
  我还要感谢互联网的发展,没有她的发展,作为沧海中一滴水珠的我不可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她让世界变得一切皆有可能。
  我还要感谢读者,听我唠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