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发)今日感慨:中国有没教育家

(2009-10-07 15:25:45)
标签:

中国教育

腐败

庸俗

死路

教育

分类: 教育行走

   【博主按】下面这篇文章转自腾讯首页“声音”栏目,似乎是一个新话题,其实是一个老话题。早在2005年,我就写过一篇论文《语文教育:文化堕落背景下的艰难爬行》说的虽然是语文教育的事,涉及到的却是更为宽泛的大教育问题。其中也谈过类似问题。我还在博客里多次谈到中国教育的很多问题,比如,《导师“不导”,研究生“不研究”——早已成为事实!》《职称论文:“教育大跃进时代”的畸形儿!》等。可是,面对这么强大的腐败强势,我们民间觉悟的声音究竟能传多远?究竟有多少领导还愿意正视这样的声音?处于民间的我们,显得多么渺小和无力!

    现在何止是大学的教育官僚化,学术的腐败化和庸俗化,看看基层教育体制,何尝又不是教育官僚化体制导致腐败和不作为盛行啊?!!!这样下去,中国教育整个走的都是死路一条。懂教育会管理的教育行政专家越来越少,像老爷的教育长官越来越多;有良知、有追求、肯钻研的学者型教师越来越少,为饭碗活着的老师越来越多。更何况,懂教育会管理的专家以及学者型教师,他政府和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领导还不让你到那些能为教育发挥更大作用的岗位(也就是所谓的各级教育官位)上去呢,因为你不会搞关系,不会让某些手握实权的人获得利益!这是整个国家教育制度的悲哀!这是时代的悲哀!

 

 

  今日感慨:中国有没教育家

    有一位教学研究的专家给我传来据说是耶鲁前校长数落我们中国高校的贴子(现在已经知道这不是真的),大致是说中国高校多的是当官的,没有教育家,教育家的量甚至还不如民国时代;说我们学校里太多把教学当成饭碗而不是职业追求的人;说我们的那些老师没有太多的学术精神,很难得到美国学术界的礼遇。话说的挺狠,挺绝对,挺不留面子,也一定是我们很多高校的老师与校长们看了不爽的,我们的教育部门看了不会太同意的,是我们日渐扩大的高教界很难接受的,最后据说也证明了不是施密特先生说的。以我的看法,真的说我们的学界一个教育家都没有,一个受国际尊敬的学者也没有,一个把教学当神圣职业追求的人都没有,我觉得当然是一种偏见,我本人多少也在高教圈子里行走,这样的人我都偶尔见过个把。但有一点,这样类型的学者与教育家不多是真的,很多时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昨天坐在飞机上,一位名校的院长再次给我这篇段子文章,对我说了三句话:文章说的好,你们这样中国民间的人为啥就没敢说,我们这样学校里面的人知其然而不能言其然希望你们体制外的多说。

  以我有限的观察,我们的高等教育界存在着四多四少的情况:一是热爱钻研所教所研专业的老师少(平心而论,留校与热爱教学科研之间的关系的确越来越疏远了),照本宣科杳无生气的老师多;二是擅长启发与创意教学的老师少,积年不变固步自封的老师多;三是擅长沟通与学生为友的老师少,敏感虚荣沾染官气的老师多;四是富有才华的老师少,平庸无新的老师多。这也不奇怪,实际上今天的大学,行政化的现象非常浓,教学资源的行政控制者更优于学术钻研者,从而产生官化驱除学术化的现象;同时由于现在的研究生资源普遍存在因为希望缓期走向社会而考,而非热爱研究而考的现象,以研究生为主要人才资源的教师队伍快速走向平庸化;而同时因为整个学术圈、出版圈充斥了人情风与小圈子内形成的平庸风尚,结果我们的博士生导师越来越多,博士生也越培养越多,但我们的真正才华出众而且能主导学术圈的人才可以说越来越少。说今天高等教育界的很大一部分已经为行政化与圈子化操弄成为一个特殊的利益集团和一个对于社会响应能力很弱而自我保护能力比较强的特殊领域,我想这话不算很过分。如果这是个别现象当然我们可以说那是少数老师、少数校长、少数学校的事情,但如果现象到了如此普遍的程度,那我就不能简单把这个责任归到老师与校长,其实现在的老师与校长只是我们现在的高校行政化管理模式的产物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