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语文教育:文化堕落背景下的艰难爬行(一)

(2007-08-20 15:21:08)
标签:

教育杂谈

分类: 教育行走
 2005年冬旧作:

语文教育:文化堕落背景下的艰难爬行(一)


     不才河北草民,从教九年,公办、私立都在过,为了寻找教育理想,走过江苏、浙江、山东、新疆等地。早先教过一年半初中英语,后教语文(其中高中一年)至今,兼过七年班主任,还兼过五年教研组长,还兼过三个学校的文学社指导教师。曾经年少爱追梦,一直试图构建理想的语文天地,在纷繁芜杂的潮流和争名逐利的教育夹缝中踽踽独行着,冲突,困惑,思考,求索,一路走来不能回。漂在各处,偶遇同志和朋友,就互诉语文忧乐。近日独处,蓦然回首,忽然发现我所经历的困惑也正是语文教育自身在社会历史大潮中的困境,于是爬行出不成体统的几行文字,留给日后清算,同时也敬希方家指正,是为记。

阅读取向:浅阅读泛滥时代的无奈选择


       这几年,中国的文化市场轰轰烈烈,一派繁荣景象,且不说影视“超女”之类的“造星运动”等娱乐对观众的巨大吸引,也不说网络游戏对青少年的掠夺,单是出版界,就已够热闹非凡了:“戏说”与“水煮”系列油腔滑调的调侃,《Q版语文》的另类篡改甚至恶意歪曲,日韩版的网络文学“黑旋风”的劲吹,“八十后”再插上一脚,如今指点江山,风华正茂……真个“你方唱罢我登场”。鄙人身为语文教师,在被迫收缴学生们跟风读书的“罪证”后(鄙人还是比较温情的那种老师,并非见了“异端”就“一棒子打死”。),也偷偷随波逐流看两眼,幸亏我免疫力强,而不至于中毒。但掩卷长思,而又无休止地为学生课堂表不清话题、作文胡言乱语而苦恼困惑之后,还是禁不住要问:是谁在纵容这些书横行霸道?
        文化走向市场,带来出版界的竞争,这是历史的必然,竞争的目标当然是争夺读者,道理很简单,谁吸引了读者的眼球,谁就抢占了市场的先机,谁就可以赚得大把大把的钞票,于是迎合时尚、投其所好和炒作就成了出版界的惯用伎俩,这头组织写手们加工制造,那头拉拢媒体献媚吹捧,再加精心设计包装,争取第一时间、第一空间用最刺激的声色名号攫住你的眼球,我就是赢家,管他什么社会效益精神文明,再加上监管部门种种原因的“管理不善”,快餐一样的文化垃圾就这样顺利通过,大批大批地“新鲜出炉”了。赚一把就走,看完就扔,“一次性产品”就这样在写手、出版商和读者大众之间演绎着快餐消费精神版。流毒所及,教育也不能幸免,应试图书看好,各家就纷纷关心起教育事业来,组织一线名师,推出王牌教练,你是“海淀名师”,我就是“启东中学”,你是“特级”挂帅,我就是“全国高考命题组”组阁,不管是不是狗肉,先挂上羊头再说。图书市场看一看,学术专著寥寥无几,教育理论门前冷落,唯独应试教辅图书“年年岁岁花相似”,换个包装还照样走不出那座“围城”。
        再看与之相连的那头的作者。现在写书、出书已经容易得像感冒、打喷嚏一样了,去书店逛一圈儿,你就什么都明白了,这里不想多说。文化被这样整来整去,结果可以想象,两方面:一是卖方赚了大把钞票,二是卖方制造了成批成堆的历史垃圾。从买方来看,也不外两方面:一是损失了钞票,二是损失了最该长精神的青春好时光,装了一脑子垃圾,当然其中也会有微量营养元素,但是,与垃圾相比,孰多孰少,自不待言。
    最后看看这头的读者。
    不读书的姑且不论,现在读书的大多数不外这两类:
一是读应试、读升学。从小学大学,从校内考学到社会晋职,从考文凭到考级考证……中国的考试文化数千年来就是一道风景,近年来更加靓丽多姿,这自然催生了考试市场经济,并逐步走向繁荣。笔者为文凭所逼,曾参加过自考、成考专升本和考研攻读,斗胆自剖一下,还为人情所迫,学生时代替政府职员考过党校文凭,从教后帮师大朋友写过研究生毕业论文,身经考试之“炼狱”,回头想想,自己文化没长进多少,最大的感受就是考了就忘,那些为考试的学问,除了最后只残留了一张“敲门砖”外,其余皆成了速朽玩意儿,诸君难免怀疑愚记性不佳思维迟钝,但我日来记诵一些诗词文章,吟诵把玩,浸淫其中,印象倒如刀刻斧凿一般,恐怕要带到坟墓中去了。今供出个人感受,不知有同感知音否?
    二是读流行、读消遣。读书不管“红”与“黑”,跟着畅销书,跟着排行榜,跟着媒体炒作,跟着别人侃大山的屁股根儿,以满足猎奇之心,或弄来谈资以显示自己并非浅薄或孤陋寡闻。
    青少年大多是容易盲目从众的,不能过分苛责,但我们做老师和文化工作的人不能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读什么书,引导青少年读什么书,我们自己读什么书,实在不是小事情,这可能关系到一代人的精神发育和文化视野,关涉到一代人的民族素养和思想境界。再说远一点,教师读书境界有多高,决定着他给学生施加的影响境界有多高,而不仅仅是给学生多少知识;而一代人在青少年时期打下的精神底子,关系到若干年后这代人作为社会的接班人能否担当起国家兴亡的重任,能否在国际竞争中立足。
    读应试,使我们急功近利,目光日益短浅;读消遣,使我们浅薄空虚,日益怠惰萎靡。一个周末,我看到一位女生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走来走去,问她为什么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茫然叹息:“学校真没意思,想出去上网啊!”我愕然,不知道该是为她悲哀,还是该为教育悲哀。且不说网络和其它流行文化的冲击,还说读书问题,我们的青年读来读去,书读了不少,快餐文化坏了我们的胃口,消了我们的意志,精神性贫血或缺氧,我们将在安逸中走向颓废或死亡,学生们厌读书、怕学校,老师们产生倦怠感,也就不足为怪了。
    人总是要成长的,多年以后,应试书和流行书或许早已化作粪土了,但我们的脑袋还在,我们受的影响还在,整理一下自己的脑袋,大浪淘沙之后,剩下的“脑黄金”究竟还会有多少?
        当然,我这里并非想对上述两类读物全盘否定,对于读者,应试书当然要读,休闲书也未必不能读,但如何处理休闲与专业的关系,如何解决长远利益和近期需要的矛盾,则是每个读书人首先要思考的问题。针对阅读的趋近避远、趋俗避雅(指冷落经典)现象,我想,呼唤阅读的理性选择还是当务之急。
    不妨再跟国际范围内的阅读教育比较一下。每年的4月23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定的“世界阅读日”,世界各国都有所响应,把提倡阅读风气、提升阅读能力列为教育改革的重点:英国教育部号召,要把阅读进行到底;日本政府积极推广儿童阅读运动,颁布儿童阅读推进法,指定4月23日为日本儿童阅读日;美国政府更是大力倡导,从“美国阅读挑战”运动到“阅读优先”方案再到“阅读、阅读再阅读”计划,无不强调由阅读而走向成功学习的道路。
请看我的一位朋友最近访英期间描述英国人读书的情景:“英国人,普遍地喜欢阅读。在火车上,在地铁里;在草地上,在公园里;在街头上,在酒吧里;在海滩上,在船舱里……凡我到过的地方,随处可见读书看报的人儿。我的那对年逾古稀的老房东,每天直接花在阅读上的时间最少达四个小时以上,连洗手间里,都时时摆着一本供如厕时阅读的书籍。好几次,我发现:已是夜里11点左右了,那位75岁的老太太还靠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静静地看书……
    英国许多人都认为:读书看报,永远比看电视重要!随处可见的手捧书本的男女老少,成了这个“日不落帝国”的标志性景观。正是这种良好的阅读习惯,使英国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仅次于美国……”
    十年前——即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对当年世界各国出版的书籍数作了一个统计:英国名列第一,101764种;中国名列第二,100951种;德国,74174种;美国,62039种……这是绝对数字,倘按人口一平均,则是:英国每550人出书一种,德国每1050人出书一种,美国每4000人出书一种;而中国,每12000人才出书一种!
    有报道显示,目前中国人的人均购书量仅5.5册,如果去除教师、学生等职业读书人购书量远超过平均线以及考试类功利性图书售出所占的比例等因素,可想而知,有多少人有多长时间不读书,有多少书尘封已久没有人读了,这是很可怕的。所以,青少年学生不健康的阅读观,跟我国社会没有良好的阅读风气的大气候关系密切。试想,在这样的社会风气下,除了被逼无奈的应试书要读,剩下的就是彻底放松、不用思想的消遣书愿意拿来读了。应试逼得人极度紧张,消遣才能使紧张缓解,这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自发式互补的自然选择的结果。
    而人文素养的培养、人格境界的提升、语文表达的形成,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都需要依靠大量的阅读的潜移默化来完成,而不仅仅是师生一干人等一脚踢开人类丰富的文化宝藏,一头扎进有限的几册教科书里,拿着显微镜去共同肢解数十篇课文,以求闻一知百,举一反三。这就是著名特级教师韩军所批判的百年语文教育中的“举一反三”的错误思路,而韩老师提出的建设性意见“举三反一”论,实在不过是中国优秀语文教育传统“厚积薄发”的现代版。
综上所述,浅阅读泛滥的时代围困,加之中国社会淡漠的阅读风气,学校语文教育中的阅读教学要想走出困境,依旧阻力重重,非一朝一夕能够扭转。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