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随星飞
梦随星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069
  • 关注人气:7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梦苑诗赏:每个人距自己是最远的

(2006-08-05 22:11:50)
分类: 起舞弄影(评论)
                       每个人距自己是最远的
                          

                           --------小隐《我不想说。。。。。。》赏析

忘了谁曾经说过:戏剧是别人的演出,诗歌是自己的剖白。且不说它的客观性有多大,却或多或少地显示出诗歌对于表现个体的力量。可是,有谁能够看清自己周围的一切呢?又有谁可以真正用诗歌剖白自己以及与自己相关的世界呢?

其实,每个人距自己都是最远的。我们深陷于有自己存在的这个世界里,痴迷或者冷静,疯狂或者超越。可是,说来说去,有一些话题我们不想去说,却又不得不说,比如,生离死别,比如,黑暗寒冷。于是,小隐这样写自己:

《离》

整个下午闷热
你带着伞骨去了远方
我罩在伞面下
剥完莲子
开始剥离自己
剩下的骨头被蚂蚁衔走
他们不知道
我因此得以开放
如莲

这一场离别中,不幸的是,“我”恰是那被带走了伞骨的伞面。离别的分量不知道,只知道剥莲子,而后剥自己,最后连骨头也被一点点带走。那么,“我”便以另一种形式存在,莲,那不弃不离的寓意,那不折不断的象征。这一场离别伤感而不沉溺,冷静却又炽烈。手法并不复杂,展开的空间却也不简单。一个场景一场事件一个人物一种感受,简洁而生动。

《尴尬》

写到一百二十一页
你放下笔走了出去
外面下雨了
做为未曾出场的剧中人
我因此一直湿漉漉地
忍着关节的疼痛
等待你一挥手
便从封底处转出来
可花落人亡两不知
你这一去便销声匿迹
我就如此这般地呆立着
未知经年

写你?写我?其实是你留给我的无所适从。“未曾出场的剧中人”在雨中忍着疼痛,未知经年地等待,可是,会有结果吗?这尴尬胜于独对花落,呆看流年。走的走了,留下的人面对那些不灭的痕迹,除了尴尬还能如何?!

其中没有新奇的意象夺人耳目,只有淡淡的有类于叙述的剖白,冷静得如面对他人悲欢,这难道就是对于自己的距离?

这其中的“我”或可以是我,也或可以不是。因为“我”剖白的是我的你的或者他的某一个细腻回转的瞬间。

小隐说“别”——

《别》

刚下车
便见你拉着死去的小儿子
从车轮下爬起来
穿过马路,不见了

马路很干净,没有脚印
雨突然而至
我不敢捡起你遗落的伞
一如怕再见你的眼神
空洞的,带着钩子
只一下,便和你一样空了

塑造的是一个小儿子遭遇车祸的母亲。“死”,没有谁可以坦然面对,可是这世界不管,马路,雨,伞都不会在意。只有当事人,只有她的眼神“空洞的,带着钩子/只一下,便和你一样空了”。只此一句便将之前漠然的景物涂上了一层深深悲哀的色彩。景皆人心之镜,所有周遭的一切不因这事故而改变,却因这一个眼神而顿改神态。这冷静的事物,疼痛的距离,深蕴的眼。

而《恨》的主人公就带有一种超现实主义的色彩,作者写了她两个时期的两次出场,春天的长安城里,现在的人民广场。彼时,她对着镜子在唱,此时她对着人群在画。场景很简单,就像一出两幕话剧。可是主人公因何而如此?常人?还是疯子?或许都是,而常常可以促成人们完成从常人到疯子这一转变的,却只有一个字“恨”。可是,我不想说,我只说这个人,只说我见到过她两次的情景。这情景不着色彩,不痴不疯,却痛极疼极。

至于《七夕随笔》则更不露痕迹。她写的是一个特殊的时间:七夕,一个特殊的人物:外祖母,两个特殊的场景:未雨的白昼和似雨的夜晚。在未雨与似雨之间把一个老人强作欢笑而实则思念的心理刻画得惟妙惟肖。全诗不着一字想念,而想念却无处不在。这不动声色手法实在令人赞叹。

无论是写己还是写人,这一组的主题都是暗的,冷的,伤的,痛的,它们并不因为我不想说而不存在,它们构成了我们真实的生活。小隐把它们捕捉在笔下,做成了这一组人物速写,表面看起来简短,却极富神韵。每个人都采取了一个小小的侧面,以冷静的视觉去展现其独特的一面,深具“画眼睛”之神妙。

整体来看,小隐的诗歌都很善于掩藏,往往藏于其当藏,止于其当露。藏处冷静,露处惊心。是一种极冷与极热相反相成的诗歌之美。

如此贴近地看自己和与自己相关的世界,小隐的距离在她的笔下让人惊叹不止。


附:

我不想说。。。。。。

文/小隐

每个人距自己是最远的。
                ——尼采

《离》

整个下午闷热
你带着伞骨去了远方
我罩在伞面下
剥完莲子
开始剥离自己
剩下的骨头被蚂蚁衔走
他们不知道
我因此得以开放
如莲

《别》

刚下车
便见你拉着死去的小儿子
从车轮下爬起来
穿过马路,不见了

马路很干净,没有脚印
雨突然而至
我不敢捡起你遗落的伞
一如怕再见你的眼神
空洞的,带着钩子
只一下,便和你一样空了

《恨》

春天会落叶
长安城里见你时
你正握着大把大把脱落的头发
对着镜子咿咿呀呀地唱:
“春日苦短——”

再见时
你坐在人民广场的长凳上
画古戏中的人物
他们都有着一张苍白的脸
和同一个人恋爱
而后溺水
盖在脸上的是
一枚枯叶

《尴尬》

写到一百二十一页
你放下笔走了出去
外面下雨了
做为未曾出场的剧中人
我因此一直湿漉漉地
忍着关节的疼痛
等待你一挥手
便从封底处转出来
可花落人亡两不知
你这一去便销声匿迹
我就如此这般地呆立着
未知经年

《七夕随笔》

七夕不曾下雨
外祖母笑曰:
生活好了
女人没有男人一样过得好
大家哑然

夜里
她开始辗转
说天花板上在下雨
一如当年外祖父抛洒药片
一把一把
毫不吝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2006/08/06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2006/08/06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