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杜涯
杜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221
  • 关注人气:4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春之轻》等一组

(2014-11-28 10:46:02)
分类:

《春之轻》

 

春天,一个孩子在学校的操场边睡着了

医院的病人在草坪上散着细步

护士们在楼窗处朝他们望着

而纺织厂的女工在抬头时望见了天边的云彩

远处的城河边,柳树又一年绿了

一株挨着一株,柳枝高挑,在风中轻摇

 

春天,一位老人坐在马路边歇息

她脚边放着青葱的芹菜、蒜苗、鲫鱼

一位中年人在人行道上走着时绊了一下

他扶扶眼镜,继续走向远处的人流

那里的十字路口处,正车水马龙,市声嘈杂

路口旁的紫叶李在浮尘和喧声中向地面飘落了粉红

 

城外,田野边的沟坎上

一行白杨树笔直地翠绿了

伸向远处的薄雾里,也伸向未知和无名

妇女们坐在油菜地里,交流起春菜和丝巾

 

而此时,风正吹过城市的上空

一条条的街道上,法桐树簇拥闪亮

轻喧着、婆娑着新绿的叶丛

此时邮电局的职工清点着邮件

此时,一个人正孤独地在城中走着

他身边漂过了救护车、建筑队、弦子、碧桃花

 

                                201443

 

 

 

《雨中树林》

 

细雨中,我窗前的树林垂落着静默,

一条林中小路现出了天空的一线亮光。

 

我犹豫地望着树林:以前,我也曾多次在

林边徘徊,被它的幽暗和神秘的温暖诱惑。

 

我知道那条林中小路:它通向一个幽远无尽处;

此刻它闪现幽微的光亮,好像一个暗切的召唤:

 

“来,请随我一起走吧,

永远告别,永逝此在!”

 

我也想永别现在:我已失望。

它也始终不停下它的鞭子、追逐。

 

而常在此时,清晨的霞光忽然在我心中流淌,

还有纯粹的晨星:它就闪耀在东方的白微处。

 

就如同此刻:我窗外的树林静默得幽迷,我身后的

万家房舍上,升起了生活的广阔、春树、桐花雨……

 

我知道树林中有着长久的宁静,温暖也充满、弥漫,

但生活在我身后也同样严肃,它警告:转向我的宽广。

 

于是,我望向树林和小路:我会随你永别。       

但此时,我将面向晨星、霞光、生活的银河系……

 

                              2014415

 

  

 

《花家地的秋天》

 

在透明的光中,新建的楼群默立成冥想

一棵银杏树在街头成为众人的风景

街旁的超市安详、温和,如天使的面容

它出售蛋糕、米面、奶粉,和神的甜蜜礼物

商家在喜悦中数着钞票。每到傍晚

银杏和白杨的叶片在路上沙啦啦打转

西边的天空横亘着辽阔的嫣红,像一道

伤口。一个地方,壮丽,召唤迷途者归去

 

一个又一个的白天连着,居民楼飘着橘子味的生活

公交车打着满足的哈欠,运送着日常、善意

美术学院的学生们在楼窗处晾晒着彩色衣服

星期天他们涌到街上,和一群头戴黄帽的

民工擦肩而过,一个修理自行车的微笑地望着

并未停下手中的活计,路旁的中年卖报人小跑着

去追赶被风吹走的报纸,而收废品的河南人

则坐在板车上开始享用寒碜的午餐。有时

 

我想象重新回到花家地,回到那样一种

存在,生活:它包含玫瑰,暗物质,光,阴影

引领悲苦、欢乐,生者和已逝者的心灵

以及胆怯、卑微、细小,未知和不可名状之物

它指向黎明、认知、终极、抵达和苏醒

它接纳无名、短暂、有限,最终朝向永恒

回到花家地,回到它的呼吸、呈现、完整

并问候纯粹的晨星、朝霞、树丛

 

在远处,花家地的秋天日益清晰

树木的金黄光影在地上拉长

楼群和站牌温存而可信赖地耸立

秋风相认了澄明,在一切之上延展

一只深情的手将万物的哀伤托起

还给高处的无限,蔚蓝

 

                        20121115

 

(﹡花家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北部,我曾在那里居住、生活。)

 

 

 

高处》

 

在从前,当我在清晨的熹光中醒来

树木翠绿,紧贴五月的山石

山榉和红桦树的光阴让小兽热爱

而在更高处,山崖陡峭,岩石排列

山峰已将庄严的影子印在青蓝的天空

很快,鸟声渐起,山谷明亮

群峰赛似壮丽,背面的天空

有如南风之家的巨大背景

我开始向高处攀登,五月的翠绿伴着我

一路闻听泉水,清风,鸟声

林木在远处森严,排列

并渐渐移向幽明的山谷

多少次我驻足,向森严和幽明里眺望

被它的绮丽、神秘和幻象诱惑

但我记着那高处:陡峭的山崖,巍峨的山峰

我记得幼年的经验,材料,芬芳,渴念

那是在五月,每当我向高处攀登

青春的荣耀的元素伴我同行

至爱者的面容在万物中隐现

当我望向高处:那万年无声,那缈蓝

在那里,时而触及星辰,满天星光垂挂

时而又峰峦明亮,孔雀的蓝衣铺展闪电

我知道,到达那高处还需要一段路程

而在我的脚下,年华已逝

两旁的树木迅速变换着季节

已然开花,俄而枯黄,继而落雪

许多的年岁已无声逝去了

像星辰在远处悄然黯灭

我知道我必须抛弃一切的形式

抛弃具体、日常,一切的物质、重量、形态

不再关注榆树的概念,生活的意义

我必须和自然的广在一起

和事物的存在、本心一起

现在,那高处依然庄严着天空

树木的青翠又一年伴着我

我必须在远离尘世和欢庆的地方攀爬

不再受景物幽明变幻的诱惑

我必须赶在日暮之前到达

——赶在衰朽与消散之前

因为一切都已如黎明的曙光显现:

到达那里,是到达万有的精神

到达那里,是到达纯粹之乡

 

                           20083

 

 

 

《忧歌》

 

五月的早晨与鸟啼一同醒来

树林中静默着幽暗的微光

风的清凉轻拂暗绿树丛

朝升的霞光正将高空映照得澄明

 

我是霞光引导的一缕迷惘

我是十年后归来的一颗远星

在围墙外,在旧日的树丛边,我多想

坐下来,歇一歇我这疲惫人的步伐

 

停一停那暗中的力量:长久以来

它像命运一样不停下它的追赶

让我看一眼蔷薇花丛:它正开得喜悦

鸟儿也在繁茂里婉转着清亮

 

它在将人世的欢乐和流年啼唱

像是婉转清亮的尘世的挽留

故园中的熟悉岁月亘古久长

看那村落,也在将持久的宁静拥有

 

而在遥远的高山之巅

静和的风又在缓缓流散

在那广阔无声的湛蓝里

至爱者在将纯粹和光明创造

 

他已获得无上的光荣的居住

像一个家乡,他独坐在广阔里

在曾经过往的春天和秋天

我这孤单的声音曾向他倾诉

 

现在光明的春天已在路上

他的慈悲和荣耀像预感显现

通向那广阔芬芳的遥远里

榉树和青杉林已像赞美一样排列

 

而在高山之巅,和风宁静

山林在辽阔寂静里发出轻微喧声

广阔的无声的湛蓝仿佛一个故乡

青亮高空仿佛尘世生命的归程

 

因此我须将告别现在,我须离开

而当我回到山峰,回到久别的故乡

当我回到了那里,当我回到了那里

我将不会把往日的忧愁倾诉

 

                         2009517

 

 

 

《挖煤工》

 

他的本意是想向人讲述光

但他身体的各部位却反抗

它们违背中央:讲述乌黑

 

他不知道,在雄厚煤层啃吃多年

他的双肺、肝和胃肠已变为煤炭

课本也有这样知识:由量变而质变

 

无须讲述,他本身是一件多么适宜的

展品:穿着乌黑的无影丝绸

像政府官员穿戴定做的合身制服

 

而他仍在讲述光——为了光

他每天自沉到深暗的地心(以不变的流年)

一条乌鱼在深海也比不过他望见的黑夜

 

有时他会在地心的深黑感到恐惧

他想起深黑:数亿年前地球的变更

他暗惊:速沉,黑,在数亿年前已注定

 

                        2008526

 

 

 

《偏远》

 

每年春天,山毛榉都会在那里生长

所有的事物再次被染亮,纯粹

除了浓绿,那里还有柿楸花的白

柞树花的黄和杜鹃花的红

四月,它们寂静地开了,映照着坡面

映照着溪涧,谷地,高冈。这一切

都是臆想:它开或落,它生长之地

几乎不会被人看到,不为谁知晓

我曾数次去过那里,那生长之地

除了寂静的盛开,我还看到了人类

三两个,四五个,或者仅有一人

在山腰的小院进出,劳碌,翻晒柿饼

或独自担着水桶、山果,走下坡谷

有时会有某个人出现在远处的山道上

很快地,被周围的群山、绿树、寂静湮没

只有风吹山林的声音,只有群山的寂然

让人怀疑刚刚的所见:是否影像,是否闪电

我想到了一些词语:穷乡,僻壤,深山

我想说的是:偏远

那是从前,那盛开,那劳作,那沉默

曾让我痛苦,对世间悲观

让我审视,怀疑:生命,以及造物

我是否足够勇敢,相向,深入,承载

我曾想过:留在那生长之地

我曾多次想过:请让我告别现在

告别我的浮泛,名声,语言

告别修辞,事物的准确或谬误

以及风,回忆,老年,遗忘

去到那生长之地

陪着无名,陪着万物的无言

寂默,无闻,顺应造物

让一切都是天然,接受,都是湮没,平静

一切也更不知,更深入,更偏远

在我的浮想里,我多次这样做着

重复着告别和到达。至今

我仍在这样做:放弃,重复,告别,到达

透过距离,透过时间的长臂

我看到了那生长之地,在那里

有一件事情自始至终存在着,呈现并清晰:

四月,鲜花会怒放在四周的群山

蓬勃,洋洒,轰轰烈烈

到了冬天,雪会落在那里

像它落在别处:它落在偏远里

那生长之地,它会成为天堂,梦想

时间的起止,万物的归宿

或者邮址,地名

天然的庄严的城池,肃穆的城邦

或者就是——它本来就是:

世界的中央

 

                       200752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